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城叹:媚乱天下 [目录] > 第9章: 金簪贯脑

《倾城叹:媚乱天下》

第9章 金簪贯脑

花满桑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句话,是来自黑暗地狱的恶魔的声音,是一个死而不死的灵魂从极恶的心灵深处,发出的最恶毒的诅咒!

没有人说得出话来,末了还是张老爷先回过神来,恃着自己是她父亲,上前一步,便要抬脚踹:“贱-人!”

一名随从头也不抬,一只手轻轻一格,张老爷砰地向后飞出,背砸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大的砰声,一个白眼便晕了过去。

这一下,再没有张府的人来胡言乱语,张夫人和赵夫人气狠狠地瞪着纯儿,赵俊文一直泰定的脸终于有了些不安,蓓儿怯生生地上前一步,朝纯儿伸出手来,眼中饱含泪水:“纯儿,别走,你一个女孩子,能去哪呢?回来吧,有姐姐在,总有你的一份!”

纯儿凝视着她,在她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对她好的,就只有这个姐姐,出了事后,尽力维护她的,也是这个姐姐,哪怕是在假山洞中被人冤枉勾引她未婚夫,伤心却没有一句苛责之语的,也是姐姐!姐姐,是她的软肋呵!姐姐……她几乎要抱住姐姐!

一声极轻微的笑声从轿中发出,轻得没有人听见,连蓓儿也不曾听见,但是纯儿听在耳中,却如晴天霹雳,声音像尘世间的无情水,从无情树滴落到无情根,世间的一切都无情了,她的心被浇了个透,马上清醒过来!

她脸一沉,双手将蓓儿往外一格:“滚!少给我来这一套!”

“纯儿……”蓓儿眼泪在眼里打转,楚楚可怜,可是纯儿心如冷霜,再无摇动,神秘人的轿子起动,她毅然转身,跟随在轿边,走向未知的将来。

从此没有人知道纯儿的去向,张府在不安了几年后,也放松了,那贱丫头能搞出什么鬼来?恐怕早被人杀了吧?

纯儿,确实是被人杀了。

她是被张府的人用阴谋杀害的。

一个人死了,世界不会为他停止转动,因为很快会出现无数的人来填补死去之人的空白,所以纯儿死得无声无息,只是世上多了一个妖姬,名叫媚流。

江上风光无限好,船娘送来一阵阵香艳曲,归入清爽晚风中,晚风便失了清爽味道,带上三分香粉胭脂味,虽然是船娘,却丝毫无粗像之像,个个年轻丰满又窈窕,这里是有名的烟花地,这里行走的每一个女子,都是风月中人,眼里无不含着挑-逗与性媚。

舷门边有一朵清淡的玉兰花,散发着幽幽的淡雅香气,纯白的花瓣,像极了女人的白玉肌肤,而那女人白玉的肌肤,正在一个男人的身下,招展着清香与诱惑,将男人的心神几乎挑逗殆尽。

她的肤色柔嫩而清雅,动作却大胆奔放,清纯与艳冶揉合在一起,男人几乎要把整个身子溶化在她的体内,他紧紧地掐住她的纤腰,一阵狂呼,那个温暖和湿润的人间天堂处,似有一股股开满香花的吸引力,将他男性的粗豪吸入黑色温柔乡……

名副其实的黑色温柔乡,因为在他达到最高处的喷发爆点时,一根金簪横穿过他的太阳穴,他死在极度的快乐中。

她面色一冷,伸手像推枯木一般,将他随手一掀,男人颓然向后倒地,表情犹带着欲仙欲死的诡异笑容。

是的,欲仙欲死,他真的死了。

“死追魂”百链,手中一条流星锁夺人性命于无形,在江湖上著有大名,却一朝死于非命,死时全身裸赤,一根金簪贯脑而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 素衣绿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