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19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1)

《卿舞:风落寂寂》

第19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1)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溆哥哥大婚那日之后,我和展夕轩之间,再不像以往那样拘束。偶尔兴起的时候,我甚至会跟他闹上一闹,一如幼时在溆哥哥与洌哥哥面前一般。

他虽然不再日日来暖园,可是各种新奇玩意儿却是从来不断,不管我喜不喜欢,只要他看上了,费尽了心思弄来,派人送到暖园中。

我天天呆在暖园里,一步不出庭院,外面的事,都已经离我好远。偶尔会觉得,如果这么一直住下去,也算是安然。

只是,午夜梦回之时,总是会觉得有些空茫,整个心脏空空落落,似乎在呼唤着什么东西,把它填满。

一日午后,我倚在软榻上,暖暖的秋阳照下来,一如貂儿身上光滑的毛,很是绵软。突然觉得腿上一空,我睁眼,就看见了展夕轩浅笑熠熠的脸。

他手抚着貂儿的毛,朝我扔过来一支发钗,我一怔,忙伸手接了住。

发钗式样简约,通体莹润,呈碧色,尾端坠下一小绺璎珞,虽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倒也看着喜欢。

我回手把它插到发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朝着展夕轩笑道,“你我这么相处着,不觉得有些奇怪么?”

他挑了挑眉,黑水晶一般的眸子朝我看过来,瞬也不瞬,却没有出声。

我捂着嘴笑了起来,微微想了想,蹙起了眉,“我是你捡来的,你又对我这么体贴,你说,像不像……金屋藏娇?”

展夕轩抚摸貂儿的手一窒。

我“扑哧”笑出声来,“说笑啦,你有这心思,我也没这胆——暖园是展府的别苑,我可怕你那十几房妻妾什么时候冲将进来,怕不是拉住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我用手遮着眼,看了一眼天空,细碎如同琉璃般的阳光,从指缝中漏了进来。重新看向展夕轩,也许是刚看完阳光,眼睛有些模糊。

“我要参加选秀。”

我字字说得轻巧,展夕轩的神色却是一变,他清澈的眸子里有仓皇的神色一闪而过,转瞬又消失不见。

“好。”他终于出声,嘴角勾起,一片凉凉的苍白。

————————————————————————

之后,他找了一大堆人来教我各式各样的才艺,先是丹青,又是刺绣,再是清歌丽曲,最后是舞姿身段。

我画得一塌糊涂,雪白的宣纸被我生生浪费了不少,有的时候展夕轩来,我正在学画,他会坐在檐下的软榻上,抱着貂儿,一坐就是大半天。

教画的先生转过身的时候,我会团了一卷儿纸,砸向一动不动静静倚在檐下榻上的展夕轩。璀璨的阳光随着他雪白的衣衫婉转,勾勒出挺拔英气的轮廓来。

画完画,我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睁开那双黑水晶一样的眸子,看我一眼,然后就缓缓笑了起来。

他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替我擦掉脸上每一点墨迹,说出来的话,却跟温柔再无半点关联,他斜睨我一眼,眉眼一片清俊。

“大画家,是暖园里的纸不够用了,还是你独具匠心,要用这如花似玉的脸当画板?”

我讪讪,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就见他强压的笑意,终于爆发出来。

我低头,才看见自己漆黑一团的双手上墨迹涟涟,想必脸上,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

我眼珠一转,他立刻会意,急急起身往后退去。我步步紧逼地追着,嘴上却是软语绵绵,“只是抹一下,一下就好。喂,你躲什么躲?”

在我三番两次故技重施之后,展夕轩下了命令,再不许我碰那些东西一下。而那个相貌慈善的教画先生,也再没有来过暖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