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22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4)

《卿舞:风落寂寂》

第22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4)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展夕轩走时,冷不防丢给我一句话。

我先是一愣一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他没有看我,而是垂着眼帘,声音有些低,凉凉的,“你介意你那未曾谋面的夫君的三妻四妾,但你,不介意我的。”

说完这句,他起身就走了,我的脚还肿着,再加我没听懂他的话,怔愣着没去送他。

等到我隐隐约约明白过来时,他早已走远了,我捏着貂儿小小的耳朵,另一只手里的花茶渐渐凉了下去。

坐了一会儿,起身回房补觉去,昨晚噩梦连连,睡得很不安稳。

刚刚起身,眼角瞥到廊下挂着的鸟笼里,那只浑身碧翠的鸟儿。

突然想起来,展夕轩好像无意中说过一句,就为了这只鸟,韩侍郎的公子曾经跟他一阵抢。我站定了,微微歪了歪头,仔细打量这只浑身碧翠的鸟。

直到这时,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能让两位豪门公子争抢的鸟儿,大约不会只是一只普通的玩意儿吧?

“啊切啊切”,鸟儿突然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

怀里的貂儿直起了小脑袋,直勾勾地看着那只鸟,我安抚地拍了拍它的小脑袋,手上动作突然就是一顿。

它叫的是……?

眼前突然闪现出展夕轩浅笑不息的脸,我的指尖有微微的颤抖,扬声唤,“来人。”

有小丫鬟从回廊那端转过来,我伸手指了指鸟笼,“把鸟儿取下来,送到我房里去。”

推开我的房门那一刻,鸟儿在我身后又叫了一声,清脆,清晰。

阿澈。

————————————————————————————

第二天展夕轩没有再来。

我在檐下的软榻上躺了一天,丫鬟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一愣,就听她笑着解释,“只是看小姐今天的精神不大好。”

我揉了揉额头,自然不会好了,昨晚教了这只鸟一晚上的话,怕是眼圈都要成黑的了。

我朝庭院门口望了望,以往影壁后都会转过一袭如雪的白衣,但是今天没有。突然间觉得浑身更没气力了,我搭上丫鬟的手,回房继续睡回笼觉。

日落的时候,居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刚吩咐把鸟儿拎进我的房里来,就见一个小丫鬟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该是跑得很急,她小脸红彤彤的,嘴上更是焦急的紧,“小、小姐,公子来了!”

我一惊,她的神色看得我心惶,“在哪儿?”

“在、在院子门口,他喝醉了,躺在门口——”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冲了出去,秋雨冰凉,不知道他在那儿躺了多久了。

我跑过去的时候,门口站了几个小丫鬟,我现在住在暖园,展夕轩遣散了所有的男丁,只留下了丫鬟们伺候。

心想她们是抬不动展夕轩,我蹲下了身子,抬头,“来,我们一起。”

“公子不许……不许我们碰他。”一个年纪大些的丫鬟脸红着,嗫嚅出这么一句。

我一愣,衣袖就被扯了过去,展夕轩一身泥泞,再不复往日那个飘逸如同谪仙的男子模样,他的眸子亮晶晶的,直直看着我的脸。

“……阿澈。”

他的唇齿含糊不清,我却听清了。

我蹙了眉,直直看着他,手指触到他的额头,立刻弹了开。

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我心里一急,指着那几个丫鬟,“快,把他抬进去!”

展夕轩又是冷冷哼了一声,“不许碰我。”

他的声音沙哑,不知喝了多少的酒,我皱紧了眉,他的眼睛半眯半睁,盯着我的脸,像是与我对峙。

我咬牙,“好,我自己来。”

他没说话,身子却立刻动了动,挣扎着直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君起舞,落花踏尽游何处(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