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32章: 流年叹,云笼远岫愁千片(2)

《卿舞:风落寂寂》

第32章 流年叹,云笼远岫愁千片(2)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澈儿。”他走上前来,神色哀伤地看着我的脸,我咬牙和他对视,他怅叹一声,伸手把我扯进了怀里。

“澈儿,你……恨的,只是皇族萧氏,不是北萧的黎民百姓。”他的声音很悲凉,是说不出的那种悲凉,就像冷冷的寒风,势不可挡地吹进了我的心脏。

“所以……倘若你真的要报仇,找萧家皇室就好,不要牵连到无干的人。”

他松开我来,双手紧紧握住我的双肩,他的手上气力极大,逼得我不得不与他对视,“澈儿,答应我……你不会伤害无干的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变成一个冷血绝情的人!”

“……好。”

我缓缓地笑了起来,笑得阴异而残酷,盯着大师兄的眼,一语点破他的心思,“然后呢,你是不是要说,如果我要找萧氏寻仇,就先踏着你的尸体走过去?!”

他一怔,我笑得更深,也更讥讽。

“是这样吧,萧大殿下。嗯?”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的脸,“你、你怎么知道?”神色,是说不出的惊讶与慌张。

我怎么知道?

“你是北萧的前太子,不是么?你的叔王,也就是如今的皇上,他抢了你的皇位。你刚才那一席话,不过是想让我杀了你这个姓萧的,好保护你的族人罢了。”我盯着他的眼,“大师兄,澈儿没说错吧?”

“不错。”他已经恢复了平静,仍是往日那副疼爱包容的模样看着我的脸,“你恨的是萧家人,杀了我,是一样的。”

“好。”我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他面现惊喜之色,要代他人而死,他居然是这种神色!

我推开了他递过来的匕首,从袖子里拈出一根毒针,仔仔细细打量着银针上淬着的剧毒,“是你自己求死,不是我不讲昔日情意。”

抬起眼睫,瞥了他一眼,“大师兄,你在那里,等着澈儿。”手中的银针射出,我转身,死死抓住貂儿光滑的皮毛,挺直了脊背。

干涩的眼眶,被风吹了,生疼生疼。

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指甲陷入掌心的肌肤,居然没有疼痛的感觉。

我想,我的身体,大约和心一样,已经死了。

——————————

身后有“噗通”一声的倒地声,我的脚步一窒,手掌开始往外渗出血珠来。

我没有回头看。

大师兄。

原谅澈儿。

三日后是皇帝择选秀女的日子,我不能让你,坏了我的复仇大计。

银针上涂的毒,是最最寻常的云沫,你是当世神医,自然会安然无恙。而云沫,又可以如了我的愿,让你昏睡几天。

原谅我不能答应你——不能答应你杀了你,放过皇族萧氏,也不能答应你,只是杀掉萧御一人而已。

我说过,今日他施之于程氏的所有苦难,来日,我要他十倍百倍地偿还!

大师兄,从今日起,你所认识你所疼惜的那个澈儿,彻底死去。

我以我血立誓——

我要,倾了他的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流年叹,云笼远岫愁千片(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