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47章: 念奴娇,谁言琼树朝朝见(6)

《卿舞:风落寂寂》

第47章 念奴娇,谁言琼树朝朝见(6)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炫从我袖间拿走了所有的银针,只是,我的指间,一直还捏着一根。

在他让我耻辱和痛苦的时候,我的指尖距离他的后背,不过几寸的距离。我默默地承受着,眼睛一直盯着他后背上方,我的指间那青光鬼魅的银针。

我有想过,索性直接扎进去,然后顶多自缢,至少不至于被凌辱。

只是,心底最深处有声音一直在叫嚣着,它们纷繁不已,杂乱不堪。所有的声音,在我头痛欲裂的那一刻,居然异口同声地喊出了一句。

程氏深冤。

我的神智,瞬时清醒过来,而我微微扬起的手掌,也颓然地落了下去。

我不能死。绝不能。

我的身上背负着程氏一门的血海深仇,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萧家——一个萧炫,根本抵偿不了程氏的冤屈!

所以,我身上最后一根银针,留了下来。

留给了展琳琅的宫女,阿如。

展琳琅瞪大了一双杏眼,她秀美如花瓣的双唇翕动不已,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的侍女,“怎、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抬起眼睫,“见血封喉。”

见展琳琅杏眼又瞪大了几分,我面带无奈,摊了摊手,“是她出言不逊在先,任谁都怪不得我。”

然后,我的目光越过展琳琅的身子,看向微微瑟缩地站在她的身后,左边脸颊高高肿起的,我的侍女。

“轻素,倾月阁是我们的住处,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能被别人欺负了去,你也太笨了。”我轻轻眨了眨眼,一脸诚恳,眸子清澈,“听我的,日后再有人来倾月阁撒野……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打死了打伤了,一概算我的。”

我的话音刚落,展琳琅的脸色,已经煞是可观起来。

我没有再看她,对着轻素挥了挥手,“轻素,送太子妃回去,路上仔细着点儿。”

轻素似乎被我方才的豪言壮语感染了,红肿的脸颊上笑意浓浓,嗓音清脆,应了一声好。

我倒下身子,扯过锦被,草草盖在身上,不多时,就沉沉睡过去了。

昏昏沉沉间,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什么,一概不记得了,只隐隐约约觉得,在我迷蒙的时候,似乎有人进了房间。

那人在我的榻前站了许久,不动,也不出声。

我睡眠向来浅,察觉到身边有人,却懒得睁开眼来,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意思是让那个人走。

扰人好梦,不知道是最不道德的事么?

那个人又站了一会儿,后来走上前来,俯下了身子,轻轻地为我掖了掖被角。

我不耐地拧起了眉,翻了个身,继续睡。

只是,醒来的时候,看到枕边的东西时,我的目光立刻就是一阵凝滞。

——天青色的绣枕边上,是一个纯白如雪的锦帕。

我静静看了几秒,缓缓伸过手去,打开来。

里面密密麻麻排着一行的东西。

正是,我用来防身的银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念奴娇,谁言琼树朝朝见(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