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5章: 重归来,芳草凋零人世改(5)

《卿舞:风落寂寂》

第5章 重归来,芳草凋零人世改(5)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啪”地一声,清脆的声响突兀地在寂静的宴客厅中泛起,澧姐姐红着眼捂住了嘴,溆哥哥更是急急去拦爷爷仍然高举着的手掌。

而我的左边脸,已经滚烫着肿了起来。

爷爷的那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他气得浑身哆嗦着,一双眼如同充了血,红得吓人,“孽障!你这个孽障!你……滚,滚出程府,程家没有你这种以下犯上的不肖子孙!”

我被爷爷的神色和话语吓住,浑身瞬时僵硬至死,他……竟然要把我逐出家门?!眼眶里的泪不受控制地砸落下来,心脏更是狠狠地揪扯着,疼得几乎要窒息。

十一岁那年,我的眸子离奇地变成了浅蓝色,他怕我会为程府带来灾难,不顾所有人的哀求与阻挠,狠心地把我扔到了紫烟山。

说起来明澈郡主是出外习武,其实,与被自己的家人赶出家门,也相差无几了吧?初到紫烟山,我天天哭,几乎要把喉咙哭干,不止一次哀求姑丈送我回落城,他只是满脸哀悯地看着我的脸,对我说,“你这个样子回去,怕是要害得……满门抄斩。”

听到“满门抄斩”那四个字时,我的身子彻底僵住,也是那一刻我才明白了,我,不是来随姑丈习什么武艺的,爷爷他,为了程氏一族的周全,已经下了狠心,决定再不认我是程家之人!

我心如死灰,却仍是不信,直到有一天偷看了师父与爷爷往来的书信,我才恍然大悟,整个身子冰冷得如同坠入了冰窟。

爷爷在信中说,让姑丈不惜任何代价转变我的眸色,倘若就连号称“奇才”的陆凛祺都束手无策,那靖国侯府只好对外宣称,明澈郡主在紫烟山习艺期间,不慎跌落悬崖,尸骨无存。

看到了那一行行字迹,我神色惨淡,手中的信笺悠悠地飘落在地,我蹲下了身子,蜷缩在墙角,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双膝。我没有哭,身子却是一阵阵撕心扯肺的钝痛。

我,堂堂的北萧明澈郡主,靖国侯之孙,长公主之女,就这么被自己的家人,扔了。

之后,又是大病了一场,我不吃不喝,不说话也不再落泪,师父与大师兄吓得日日为我把脉,两个医术精湛的绝世神医,竟然对我全然无策。

我清楚地记得,师父一脸怜悯地看着我苍白的脸,缓缓地说出的那句,“心病,还须心药医。”那一刻,我就明白,我这一辈子,都是无药可医了。

——————————————

再之后,师父终于研制出了一种药,他已经在小松鼠的身上试了药,确定可以转眸色,他一脸犹豫不决的神色看着我,“只是这种药极其霸烈,非常损毁肌体……怕是……活不过二十年。”

我呆呆愣愣地坐着,屋内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我却莫名其妙地听到了溆哥哥、澧姐姐还有洌哥哥的声音,他们哭着求爷爷不要把我送走,甚至在寒冷的夜里在爷爷的房外,一动不动地跪了一夜。

我的目光渐渐聚集,不再是漫无目的地涣散,我看着师父担忧的脸,笑得虚弱无比,“师父,澈儿……愿意。”

我不能死,哪怕只是对世人宣称我死了,我也不允许。我要活下去。以我程澈的身份,恣意张扬地活下去,纵然只有二十年的寿命,我也要守护着那些我爱的人,不受风霜雨雪欺凌。

澧姐姐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该是去找我的娘亲,娘亲是北萧的长公主,爷爷纵然气糊涂了,也不能不给她面子。

溆哥哥在不停地对着爷爷解释,说他甘愿娶公主,万万不要把我赶出家门,我越听脑袋越疼,慢慢举起被茶水烫得红肿的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我的脑袋,几乎要炸裂开来。

“好,我走。”我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却是绝对地字字清晰,我的手慢慢下移了几分,抚上被爷爷打得高高肿起的左颊,“从此之后,你我再无关系,你做你的靖国侯,我永不再是你的孙女。”

我声音冷漠,眼眶里干涩得生疼,却再也没有一滴泪了。“请侯爷放心,我是生是死,与程府,再无丝毫干系。”

我起身,溆哥哥大惊失色,快步过来拦我,我的右手从袖中伸出,指间青光诡异,定住了他的脚步。

“溆哥哥——这是澈儿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垂下眼帘,瞥了一眼手指拈着的毒针,缓缓笑了开来,“我在紫烟山学的是用毒,你最好,不要再往前半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归来,芳草凋零人世改(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