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6章: 重归来,芳草凋零人世改(6)

《卿舞:风落寂寂》

第6章 重归来,芳草凋零人世改(6)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静静地站在一片黑暗里,光影照不到我所站的地方,外面的情景我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娘亲疯了似的冲到正厅,全然没有半分往日雍容华贵的样子,她那张端丽冠绝的脸上都是泪痕,再不复以往的温婉可亲,她双眼血红,言辞灼灼地向爷爷和父亲讨要她的澈儿。

父亲抱住她的身子,她染了鲜红蔻丹的长指甲深深地嵌入了父亲的胳膊,父亲不耐起来,狠狠摇晃了她的身子几下,声音沉痛至极。

“旌遥,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是澈儿不听父亲的话,是你太娇惯她了!”

我动也不动地站着,冷冷地看着厅中的闹剧,仿佛那些人、那些事真的跟我没有半分关系。我紧了紧自己的衣领,怀中的貂儿动了动,暖意慢慢弥漫开来。

从紫烟山回落城的一路上,貂儿都被我装在包袱里,想来这几日下来,它快要闷坏了。

一声怒斥传了出来,打断了我的闲思,是爷爷的声音。

他声调拔高,却又似乎在勉力压着自己的声音,以免被旁人听了去。他说得极快,可是听到我的耳朵里就如同在一遍一遍地循环,直到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静止。

他说,“长公主你明知道,她根本不是程家的孩子,她根本不是你的女儿!”

这二十几个字在我耳边重复缭绕,时而喑哑,时而尖厉,时而跳跃,时而凝滞。它们叫嚣着告诉我一个事实,我身上流着的血,根本和程氏一族没有半分关系。

所以,爷爷才会那么容易就狠下心来,把我扔到了紫烟山三年,所以他才会那么决绝地说出一句,“你滚出程府,程家没有你这种以下犯上的不肖子孙”。

程家确实没有。溆哥哥、澧姐姐、洌哥哥还有漪儿,他们都不是。

只有我以下犯上,只有我目无尊长,只是,我不是程家女。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厅中诸人,静静看他们原本激动的情绪被爷爷这一句平复了下去,我下意识地紧紧抱住怀中的貂儿,无声又看了一会儿,转身朝更加黑暗的地方走去。

————————————————————————

“貂儿。”我声音冷漠,无悲无喜,左手仍是微微肿着,凉风一吹,仍是会觉得疼,“貂儿,没人要我了……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人要我了。”

貂儿小小的脑袋往我怀里钻了钻,初秋的夜晚,落城已经是寒意料峭了,何况此刻的我瑟缩在落晚湖畔的一个小亭子里,冷风从四面八风吹过来,喑哑呼啸。

“貂儿,我现在只有你,只有你了……师父说,你会为我择一良人,如今看来,师父他定然是在妄语了。但是,我会活下去,一定会……活下去。”

我渐渐地昏沉了过去,迷蒙中,仍是觉得周身寒冷,只得下意识地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膝。

我梦到爷爷凶神恶煞地朝我吼叫,他指着我的脸,骂我是孽障;我梦到娘亲满眼是泪地看着我的脸,她的红唇微启,告诉我她不是我的娘亲;我梦到师父手里拿着剧苦的转瞳散,他一脸怜悯,对我说,你这一生活不过二十一年。

我梦到,貂儿跳出了我的怀抱,它头也不回地跑远,小小的紫色身子渐渐消失在一片雾蒙蒙的光晕里。

我一惊,吓醒了过来,伸手一摸,竟然是一头一脸的冷汗。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还好,不过是一场噩梦……

习惯性地探手朝怀中摸去,在手指触到冰冷的衣衫那一刻,我的身子瞬时僵硬起来。

貂儿它,真的不见了。

————————————————————

我完全怔愣住,魂不守舍地坐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双眼涣散,兜头的绝望覆顶而至,严严密密地把我笼罩在其中。

“不……”我喃喃,挣扎着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跑出凉亭,疯了似的四下寻找起来。

东方天际微白,一轮朝阳正冉冉升起,此时的朱雀街空空荡荡,哪里有貂儿的影子?

我难以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滚烫的泪,沿着脸颊滑落了下来,眼泪滑过左颊上的掌印,隐隐刺痛。

“姑娘……”些许犹疑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嗓音温和清越。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身子一震,就听那人继续说了一句,“这只……狐狸,可是姑娘养的?”声音温和好听,随着晨风缭绕到我的耳畔,生出缱绻的暖意。

我惊喜地回身,就看到了一张温和俊逸的容颜,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盈出了一个浅笑的弧度。

熠熠阳光映射下,那人一袭白衣,眉目如画,俊逸无匹。

他的怀中,是一团温暖熟悉的紫色,貂儿的小身子蜷成一团儿,小眼睛紧紧闭着,睡得安详惬意。

我欣喜难耐地看着貂儿的小身子,鬼使神差般地没有开口致谢,而是喃喃自语了一句,“它是貂儿,不是狐狸……”

那个俊逸的男子一怔,俄而,怔愣的神色褪去,嘴角浅笑愈发浓郁。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展夕轩。

……本章完结,下一章“ 柳色暖,秋霜浓郁不觉寒(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