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舞:风落寂寂 [目录] > 第8章: 柳色暖,秋霜浓郁不觉寒(2)

《卿舞:风落寂寂》

第8章 柳色暖,秋霜浓郁不觉寒(2)

然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午后,我抱着貂儿倚在锦榻上晒太阳,昨晚给我送信的那个丫鬟走了过来,对我说公子来了。

我忙不迭地起身,正要整理一下衣衫就听见展夕轩的声音。

“阿澈,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他温文尔雅的声音里有几丝喜悦意味,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他刚好转过回廊,一身月白衣衫,手里拎着一个鸟笼。

笼中,是一只浑身翠绿的鸟儿。

我眼皮一跳,怀中的貂儿竟然趁机跳了下去,直直朝展夕轩手里拎的鸟笼跑过去,我忙出声,“貂儿,貂儿你给我回来!”

展夕轩却是站着没动,笑着看着貂儿紫色的小身子朝他跑过去。

我呆了一呆,貂儿不是扑过去吃那只鸟的?

看到貂儿居然跑到展夕轩的脚下,用牙齿去咬展夕轩的衣摆,小尾巴还不断地摇着,一副撒娇的模样,我的眸子瞪得更大。

貂儿……什么时候和展夕轩这么亲近了?!

师父说过,天域灵貂甚通灵,善辩方位,只是生性乖戾,尤其憎生人接近。看见展夕轩随手把鸟笼递给了身边的丫鬟,俯身把貂儿抱了起来,我更是惊诧难耐。

貂儿,居然不咬他?

在紫烟山时,大师兄萧瑟平日里没少给貂儿抓一些稀奇古怪的鸟儿吃,只是纵然这样,只要他接近貂儿的身子,一定会受到貂儿浑身的毛都竖起来防备的待遇。

我瞪大了眼,瞬也不瞬地看着几步外的一人一貂,展夕轩朝我笑,“你的貂儿,可比你率真可爱多了。”

他说者无心,我却是张口结舌。

要怎么告诉他,他怀里的那个看似一副温驯模样的小东西,实际上是随时会对陌生人张开利爪的出了名的坏脾气?

展夕轩修长的手抚着貂儿的皮毛,慢慢走了过来,我向前走了两步,想要把貂儿接过来。

展夕轩终归对我有恩,如果貂儿伤了他,我会愧疚的。

展夕轩指了指丫鬟拎着的那个鸟笼,“喏,就那么个扁毛畜生,韩侍郎的儿子跟我一阵抢。”他歪了歪头,打量了鸟笼里的绿鸟一番,“也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啊。”

我听得眉毛一皱,揣测着问出口,“你把它抢过来,是……送给我的?!”

展夕轩一听,笑了,黑水晶般的眸子里神采奕奕,“对啊,我又不喜欢鸟,自然是为你抢的了。”

我眉毛仍是皱着,“我……也不喜欢啊……”

我的声音越来越低,他仍是听见了,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番,“你不是喜欢绿色的东西么?难道我猜错了?”

我呆了呆,一瞬间结舌。

他的脸上现出遗憾的神色,对着那个丫鬟说了一句“把鸟放了吧”,抱着貂儿就往软榻走去。

我回过神来,忙开口拦,“不必放了,留下吧……每日里闲着无聊,养只鸟儿也好。”

丫鬟把鸟笼挂在了檐下,我仰着头看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展夕轩抱着貂儿坐在榻上,眉眼间是一片清浅的笑意。

“哦对了。”展夕轩抬眼看我,“听说靖国侯府的明澈郡主病了,好像病得很厉害,这场病又来得奇,竟然不敢见风见人……”

展夕轩仍在说着,我的脸却是一片雪白。

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勉强压制着,才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说起来也真遗憾,明澈郡主在北萧可是芳名远播,只是因为家父和侯爷的政见不大相同,我又不喜欢和侯门的千金们打交道,竟然从没有见过她。”

他接下来又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的心脏一阵一阵地揪着疼,爷爷他,是真的彻底把我逐出家门了……

他已经对外宣称明澈郡主染了奇恙,见不得风见不得人,那么程澈这个人,便是再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出现了。

“阿澈?”展夕轩见我神色有异,唤我。

我嘴角动了动,微微苦笑,是啊,以后,我只能叫这个没有姓氏的名字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柳色暖,秋霜浓郁不觉寒(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