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先婚后爱:前妻难再娶 [目录] > 第182章:第181幕:揭露身份

《先婚后爱:前妻难再娶》

第182章第181幕:揭露身份

玉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逸尧果然若他所愿,适时地停顿下来,抬起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父亲,眼里没有一丝温度,“这里是公司的总裁办公室,似乎,我才是总裁!”话间仿佛在说,你喧宾夺主还没有自知。

“我是你老子!”裴父说的理所当然!意思很明显,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都归我管!

“我并没有否认啊!但是这里不是裴家!所以如果你有话要说,涉及公事,既然你已经站在这里了,那么我可以徇私一次,跟你谈谈,不过要快,呆会我还有个会议!”他说的很勉强,好象自己真的很给他面子一样。

“如果是私事,那么就等我下班,有空的时候,才回家听你教诲!”

“你要谈公事?”裴父看着眼前目无尊长,刚愎自用的儿子,心冷眼寒,“好!我就跟你谈公事!”说完,他恨恨地瞪他一眼,便走到旁边的会客沙发上坐下。

“作为公司上一任的总裁,手中又拥有10%股份的我,想听裴总裁对此次因为你个人的混乱私生活而有可能引起的市场变动,有何看法跟打算?裴总裁可否提出一个详细的措施计划,以消除我们这些股民的疑虑?”他双手放在腿上,一派正经的跟儿子谈论着他想谈的公事,问题犀利又紧要,借公事的名讨论私人的事。

“裴老先生也说了,是有可能引起变动,并不是绝对!况且,针对这十分渺茫的几率,我已做了周全部署,由于涉及公司机密,很抱歉我不能一一具体向您告解。若是大家还不放心,那么可每天坐在证券大厅,时刻观察着华盛的风吹草动,我时刻欢迎大家踊跃监督!”他说的一派轻松,完全不把父亲的问题当做问题,当然,如果他们真有那个闲功夫和耐心的话,完全可以去证券大厅蹲着,只要不来烦他就好。

“那么……”没想到,才跟骆老说话的一会时间,他就已经做了准备,裴父心中确实有些震惊,他本来是想给他个下马威,然后再适时的对他施以援手,这样即是挫折教育,又可巩固自己的威信。可是如今,倒实在让他很意外。

“对于这起事件的祸起人物,你又将做何打算?”说到底,他还是想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看待叶遗心!

“既然有人存心混淆视听,以为放出点风声,让外界有些捕风捉影的苗头,就可对我造成混乱与麻烦,那么我也就顺应这个条件,公开我跟叶儿的关系!不让她活在舆论的压力之下,世人的猜忌中。”他本就是打算在尾牙上,偕同叶儿公开亮相,以宣告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本来还担心没办法说服叶儿,毕竟她一直处于不安全和犹豫的状态,只是没想到唐思雅居然比他还急,给他制造了这样一个逼迫压抑的环境,也让他有了不得不公开的理由,歪打正着!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他也不怕让父亲知道!

“什么?”裴父一听他的话,脸色一变,“你要公开你们的关系?你的意思是,你是要准备娶她?”

“对!”

“对什么对!你这个蠢蛋!你跟她不可能!她根本不可能是真心对你的,你知不知道?”他深吸一口气,反复思量,终于忍不住要将原本打算死守的秘密说出:“我今天必须要告诉你,逸尧,其实叶遗心她是……”

“铃铃……”裴逸尧身上的手机恰好响起,他看了来显一眼,遂赶紧接起。

“叶儿,你现在在哪里?还好吗?两个孩子好吗?对不起,吓到你们了吧……”一连串的问候跟道歉,说的即紧张又轻柔,让站一旁亲眼看着的裴父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儿子,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这那里是什么集团总裁,分明就是一个小男人!

他太丢自己的脸了!

“爹地……”电话那头出现了一个浓浓鼻音的童声,小恩满脸委屈的捧着电话,委屈地喊。

“小恩。怎么了?告诉爹地,谁欺负你了?为什么哭,妈咪呢?”

一听到是孙子的电话,裴父的心狂跳一阵,还听说他在哭,怎么会哭?是谁欺负他了?那个女人,怎么连孩子都看不好!也或者是故意虐待他裴家的人!

他焦急的张望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起身,走向儿子的方向,小心又紧张地探着头,拉长耳朵,细心地偷听着。

“……恩,好……对不起,是爹地不好……小恩真懂事……惠惠,爹地也爱你……妈咪呢……哦,在洗澡啊……什么?你们在卫叔叔家……什么,他还要你们也叫他爹地……什么???妈咪说这辈子只爱他……好,你们等着,爹地马上就过来接你们……恩,小恩小惠乖哦,爹地马上就到。”他火速地跟两个孩子道别,心已经飞到了卫家。

他恨不得马上就站在卫靖奇的面前,狠狠地揍他一拳,本来还以为他可以信任所以才放心的请他去帮忙带出叶儿母子三人,可是他倒好,居然趁人之危,该死的。

他挂掉手机,一抬头,赫然看见整个人在眼前放大的父亲,一怔,“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人的孩子有事?”他故意装着事不关己,其实心里紧张的要命,因为刚刚就算有认真偷听,可是毕竟不好靠的太近,所以只能模糊听到一些说话,应该是小孩子的声音,但是具体说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一直在专注于听电话里的声音,反而忽略了儿子说了什么,所以当他神色匆匆的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也跟着很在意。

“你刚刚想说什么?”裴逸尧料定父亲现在这么热络,肯定没好事。

“如果你又要坚持你每次的论调,说着叶儿的一些无事情生非的坏话,那么别怪我不客气,因为我实在不想听。”他先声明,不想再听到他再说自己不爱听的话。

“叶遗心的真实身份,你知道是谁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182幕:冷言嘲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