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116章: 血咒殇 9

《玲珑局》

第116章 血咒殇 9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几味药配得没错,只是熬好之后,我家的嬷嬷会往里头泡几朵赤柘萝,那花你是见过的,红的像火似的,只是现在已经绝了种。太祖姥姥生前曾收摘了许多将其晒干磨成了粉,每次煮场,嬷嬷都会在最后撒上一点,虽已不若开的时候那么香,却也会冲走不少药腥之味。所以,我们府里的人都叫它赤萝汤……”

说着,她突然就楞住,心里头竟有了一种奇异的联想。

有一个问题她从来不曾想过,为什么汤药里要加这赤柘萝呢?

为什么母亲不喜欢这花,偏偏太祖姥姥却还要满园子的栽满它呢?

为什么太祖姥姥生前一再的叮嘱她要好好的培养它?

千万不要让它绝了根?

结果赤柘萝花开不再时,父亲就开始病起来。

是的,便是半年前,当最后一株赤萝柘凋败后,父亲的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难道这花可以镇住她身上的血蛊么?

以至于太祖姥姥总要在她房里,父亲的房里摆满这种花,便是她的香囊里,炎的钱囊里,清波的香囊里都要塞上一朵赤柘萝!

“你怎么了?”

罗芷竹见她傻眼,便晃了晃纤美的素手,问。

她木然的看向她,声音异样道了一句:“若是没有赤柘萝在里头泡着,这药恐怕是没用的!”

罗芷竹纳闷着正要问,园子里突然便响起了清波惊恐万状的大叫。

“小姐,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叶云天莫名其妙发了一身疹子,恐怖的不得了,都晕死过去,这如何是好……”

清波在外头寻她不着,有人向她指了路,就直冲她们这屋而来,跑进房门时就急急的告诉起来,然而当她见到躺在床上的满身血泡的钟炎时,她立即瞪傻了眼,良久才大叫出来:“表……公子怎与叶云天一个模样!”

同一时间,又一个丫环一脸吓坏的跑进来,满口害怕的禀报道:“小姐,不好了,刚刚带表小姐进园的丫头雨娥莫名的暴出满手血泡,宝湘为她挑破了一个血泡,便害她也染起这血泡来了,她们越揉,这血泡生的越多,已发的全身皆是了,府里的人全在那里吓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罗芷竹一听,立即面孔一变,本能的退离她三尺,骇然的瞪着她叫起来:“这血咒果然能害人性命!可是怎么会这样呢?这药便是没有所谓的赤柘萝,也不见得就一点效也没有,怎会事得其反!”

其身后,钟缘也是一脸凝重,急忙吩咐丫头道:“先别管这药有没有用,马上将雨娥与宝湘隔离开,别染得满府皆是……”

她却什么也听不清,脑海里云雾似的一片。

难道钟炎是因为与她肌/肤相亲才会发烧起血泡的么?

难道叶云天是因为昨夜扛她回来时沾了她身上的雨水才莫名的生出血疹的吗?

难道仅因为刚才去芷园途中,她好心的扶了一把差点跌倒的丫头,才叫人于眨眼之间满身爆长怪疹?

难道她身上的血咒竟是这么恶毒么?

若是血咒是如此的害死不浅,太祖姥姥为什么从不与她说明?

她越想越疑惑,越想越晕眩!

空气中浓郁的赤珠蕾香将她团团包围,那香气浓的叫她喘不过气,眼神昏花中,恍若面前的人一个个皆长起了涨得鼓鼓的血包疹,然后,血包一个个莫名的破裂,又一个个滋生起来,她受不了的“啊”的一声叫出来,往地上倒去。

昏过去前就听得清波惊叫的抢上来扶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咒殇 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