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118章: 浴火自焚 1

《玲珑局》

第118章 浴火自焚 1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封窗!

锁门!

清波在哀号,凄凄切切的声音在浓浓的夜色里拉得细长。

她被锁在黑暗的房里头,而她被关在另一边的客房内。

一整夜,清波在愤怒的拍门嘶叫,叫得嗓子暗哑,哭得泪水干涸!

清波……她在心底喃喃的叫着,泪如雨下,她是眼睁睁看着她被他们拖出去的,因为她蛊发了,不可以再与她待在一起,会害死她的!

但是,为什么血蛊在身子里长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有过异动,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莫名的发的满身皆是了呢?

她不明白,也没人能说得明白,这件事就是这样的离奇!

而清波怒斥他们是在胡言乱语,绝不肯离去,不依不饶的直叫:“我与小姐处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了,我不信她就能害死我,纵然真的霍乱上了,我也甘心,我陪小姐一起去死!”

这叫她想起她与清波初识时的情景。

小时候,她的起居饮食皆是太祖姥姥一手操办的,从小,她的生活中就没有别的人,除了太祖姥姥,便是父亲,另外也只有一个嬷嬷会帮忙打点,其他的婢女从来是近不得她身。

钟炎是一个例外,如今想来他也并不是例外,因为他只要待在连府一天,太祖姥姥就会逼着他喝一碗父亲天天必喝的苦茶,说是强身保健的,或许那根本就是用来保命的吧!

直到清波来后,她的世界里才多了一个年近相仿的玩伴,代替了太祖姥姥来照看她。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难道当年太祖姥姥老早就知道清波的身体不会受害而将她纳进府中的吗?

也许这个答案她很快就会知道了,去得冥府的时候不远了,她可以向长辈们问个一明二白。

最后,清波还是叫他们拖走了,她也幸庆着她可以不受她的拖累。

一整夜,她痴痴望着窗户发呆。

皎洁如玉的月光照在窗台上,花影错错,月色正好,她却再也不能见到这那迷人的弯月了。

因为,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她,很快就要死了!

不出三天,她便会暴经而亡,死得惨烈!

一种莫名的恐惧萦绕着她,她将自己深深的抱紧,紧到窒息。

想哭呵,却没有声音,想笑罢,凄凄难声语。

这人生,太荒诞!这人生,也太可悲,居然不给她一丝丝喘自的机会,居然就这么将她深深的丢弃,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得莫名其妙?甚至再难见钟炎最后一面……

她痴痴一笑,满身冰凉。

思绪若崩了堤的洪流在翻滚,她努力的想抓不住一丝可好好好回味的画面,忘了此刻的慌乱,没用,乱蓬蓬思绪折腾的她想尖叫!

混混沌沌里,她竭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出声音,似醒非醒,似梦非梦,总是恍恍惚惚,等到有几丝清醒的意识时,天已亮,一轮鲜润的朝阳又从东方升起来了。

隔着窗纸,她睁着干涩的眼,看得分明,那丝丝缕缕、满是朝气的阳光自门缝里窗缝里挤进来,映到几乎瘫痪的身上,映上蒙了面纱的脸上,然后,映进那绝望的眼瞳里。

她又低头细细看自己的手,宛若透明的肌/肤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蛊在恣意的喝着她的血,等到血被吸干了,她也就往生了,可她却不能奈它们如何,纵然现在自己一头撞死了,这一身血蛊仍不会饶了她,依旧会吸尽她的血,然后破经而出,妖害苍生。

三步之遥的地方,落着那本《杏林杂谈》,其尾页清楚的补充着那么一句:血蛊之灭,唯趁细蛊养血脉之时以火焚身,才可除尽,一旦,细蛊成虫,必害人间。

也就是说,她这身,死也不得安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浴火自焚 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