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17章: 花烛泪 5

《玲珑局》

第17章 花烛泪 5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一夜未睡,思绪如潮.一大早他想起来,整束衣冠去正厅接受女儿女婿的新婚晨谒,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虚弱的无法下地,一阵眩晕几乎令他晕厥,他悲怆的长叹,心有不甘,又无能为力,只能倚在病榻郁郁的神伤,直到嬷嬷来贺喜道小姐姑爷已行夫妻之礼,他才喜极而笑,一半欢喜着,一半又暗自欠疚着.

这门婚事对吗?

他不知道,但那个孩子却是叫他喜欢的。

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老太君会认定“他”将是救赎灵儿一生的人呢?

多少年了,老太君归去之前,那一番怪诞的叮咛始终绕在耳边,老太君说:“灵儿此生嫁不得任何人,一朝为嫁便是一生的结束……”

听得这样的断语,他当时真的的不痛快,以为老太君是受了灵儿五岁时那个江湖相士的迷惑,这般深信灵儿之命是:“命履坎坷,福薄一世。一朝为嫁,难得善终”,于是淡淡应答:“江湖术士之言信不得,老太君怎可受其蛊惑……”

他不信命,然而老太君后来的话却叫他大吃一惊。

“……你若不信,那叶家一门定然重现我们章氏三代的悲剧,灵儿一生福泽也会就此断送殆尽……”

说这话时,太君的口气完全是肯定的,那个时候,她昏昏沉沉的眼印满了痛楚,似乎在追忆沉重的往事……

他看着老太君,心也跟着沉甸起来,只得问:“老太君到底想说什么?”

老太君悲然一笑,低低而语说:“我们的灵儿是福薄之人,坎坷之身一朝出嫁,便会一生尽毁……景闰,那相士之言,并非空穴来风,子虚乌有的,因为我们章氏一族血咒缠身,代代皆是薄命之人,多少年了,我们流离搬徙,为得就是不想让世人知晓章氏后人年不过双十、代代必夭殇的惨况,这不是江湖术士满嘴乱言,景闰,这是我们章家的宿命……”

老太君病态的嗓声是那么的悲切与哀恸,他听着不自由主的心惊肉跳。

年不过双十、代代必夭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老太君病糊涂吧,您,不记得了么?阿弗去时已是三十有二了?”

“三十有二?”老太君咬着这数字,落下血泪,对着他说:“景闰只看到弗儿活到了三十二,却没看到老身花了大半辈子的心力,才护得弗儿苟且活得这年纪,你瞧,到头来她还是免不了英年早逝。唉,这血咒之孽,老身到底无能于有生之年将其斩尽,老身无能啊……”

老太君一边说,一边痛不欲生的拍得床榻直颤.

他全看在眼里,瞪直着眼,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只能不住的疑问――

“您……您到底在说什么?景闰怎听不明白,老太君,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说清楚些好么?”

老太君满面悲凄,抬起眼,是满目的痛苦、亏欠以及深深的自责。

“景闰,有一件事,你真是怨对老身了――这血咒确是因老身而落下的遗害,你与弗儿姻缘十年,聚少离多,也是弗儿听我之劝,将你劝行于外的,为的是盼你与弗儿皆能长命,可惜,终究还是空算计了一场,弗儿到头来还是被这血咒早早夺了性命……”

他骇着,大叫:“血咒?什么是血咒?为什么血咒会害死若弗?”

这是第一次从老太君口中证实若弗并非真的病死,而是别有原因,而这原因却叫他震惊,同时更是疑云迭生,不由的激动起来:“老太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君却不肯作答了,只说:“不说了,不说了,老身归西在即,血咒之由来老身真是不愿提了,灵儿不会知晓,你这里也不再诉明前因后由,来自揭伤疤痛悼往事……但不愿灵儿再走前人迷途,血咒之孽也不应再延续后辈,这样的心迹却是老身终了之前最大的愿望……所以,景闰啊,你若听老身之言,或许可以找到那个可佑灵儿一生的孩子,了结这血咒之灾;如若错过了那个时程,遇不到那个人,那么也听老身一言,莫让灵儿出嫁,就让血咒在灵儿身上就此终了,不要再代代相传了,因为除了那个人,灵儿嫁谁都会是一生的孽果,不仅害得自己,也会累及夫婿……老身已是要去之人,已不能像护着她娘一样护着她,恐怕即使是老身活着,能做到的也只是让她像弗儿一样在幸福中尝尽痛苦……”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烛泪 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