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18章: 花烛泪 6

《玲珑局》

第18章 花烛泪 6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番沉重的殷殷叮咛下埋着怎么沉痛的伤,他不知道,老太君从不与他提及章家往事,往日,虽也依约听弗儿提及章氏两代代代无故而亡的事情,却没想到其中还有血咒之说,这令他联想起一幕幕诡异的旧事……

想当年他与若弗成婚,喜庆吉日,有人奉上一份叫人毛骨悚然的“贺礼”:两副精美绝伦的楠木棺材……

想当年灵儿出世,满月酒宴之上,一具巧夺天工的稚子殇棺横空而来,将喜庆之气一扫而光……

想当年若弗过世,他跋涉千里见妻遗容,抚棺痛哭几天几夜,昏昏沉沉中,就听得一个女人每每于午夜时分阴森的狂笑,叫嚣于园林之内……

“……哈哈哈,报应,这便是你斩也斩不断的报应……”

“……哈哈哈,报应,这就是你欺叛于他的报应,纵然躲到天涯海角,也难逃纠缠于身的孽果……”

章家到底得罪了何许人叛了何许人,要遭历几代的悲惨劫数?

他不知道,这些年来他借行商而四处探访,最终依旧了无头绪!

这血咒又是怎么样的吸人骨髓,夺人性命?

他也不知道。老太君不让问,他仍是忍不住灼灼逼问,可是老太君不肯答,只在弥留之即,不住的叮咛他:那个能给灵儿带上福泽的孩子,心似明镜,淡若清茶,四年之后新郡城下,去得那里便能遇识于他,待寻得时机,可速速与他婚配……除此之外,她就再不肯多说半字。

不久,老太君去了,为护灵儿,他只得忍痛将炎儿送外读书,四年后,也依言去了新郡,果然就识得了一个清悠似茶般的男子:方重仁。老太君居然能未卜而先知,他实在惊异之极!

那么,方重仁是怎么一个人?

这却是他不知道的。

初见时只觉他人似清水,性若秋风,再一接触方发现尔雅清隽间竟是深不可测的。

他应是农家子弟,石头村全村老幼妇孺皆与他亲近而熟稔;他却真的是农家儿郎吗?

他还是不知道。为了许嫁灵儿,他曾对他多方查访,线人回报语此人十岁前长自村头,十岁后人迹无踪,十八岁又归村落,仅住得半年又消失无痕,而后,二十五岁翩然来归,两年多来长居村所,日落而息日出而作,似乎寻常又似极不寻常……

便是他思量往事的当头,女儿随着女婿来到了跟前,柔声软语的轻唤,施施然的跪拜请安,他才转过神,笑着,喜逐颜开,所有的烦恼皆去了九霄。他满意的看着眼前的这对碧人,灵儿清雅娇美,阿仁沉稳俊逸,两人并肩而立,是如此天造地设的登对,一生夙愿终可了却,他不由得欣然而笑……

但他终究心存歉然,灵儿心思纤密而敏感,因为一心为孝,才会为自己所胁制.他知道她百般不愿,又何尝想拂她之意,只是她与炎儿当真是配不得,纵然没有血咒之避,他也绝不能将灵儿许与他了,那孩子太儒弱好欺,就像他母亲一般只会任人宰杀,怎为灵儿撑起一片安宁的天地!

他这般想着,嘴里止不住的轻咳着,眼便不由分说的锁上了女婿――

此刻他正在聆听管家、帐房、管事的商行先生一一回禀事宜。他神态从容自如,不慌不忙间,把积压了些许日子的锁碎事物处理的井井有条,这哪像是一个农家弟子的气度啊?

他神思飘忽,眼光花昏昏,一种奇特的感觉萦绕着自己,总觉重仁不该是农家娃子,他有着领袖人群的卓然之气――

他,究竟是怎样一个呢?

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平民百姓吗!

他百思而难有其解,觉得好累,只得闭上眼,休息。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烛泪 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