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20章: 花烛泪 8

《玲珑局》

第20章 花烛泪 8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明白呵,父亲,为何这么深信她的夫婿会带给她幸福――

“嗯,是的,灵儿知道的,他,是个好人!”

她只能这样回应着父亲,同时,脑海里便浮现了那个笑容淡淡的男子。

是吧,他真是个好人,一个,很奇怪的好人,至于幸福,她已不能想像!

“只是,爹爹就这么把绸缎庄,酒肆,米行交与他,这妥吗?还是让胜叔继续掌管,胜叔一直把商铺打理的好好的,对我们叶家忠心不二,做事也兢兢业业,――”

便是刚才,父亲在她面前,把名下产业全交托给了他,同时将掌管商行的印章亲手相传.那是父亲一生的心血,是叶家几代人固守的家业,就这么轻易交与了一个“外人”,父亲真的是非常非常相信他呀,然而商海风起云涌,尔虞我诈,不谙其事的外行人如何运畴行商?他仅是个农家子弟,不是吗?

“他可以的!”父亲说。

“哦,是吗?父亲凭什么就认定他是可以的!”她应和的问。

“不知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父亲说着,思量着,一阵急咳,呛得他合不拢口,她不再追问忙为父亲捶背。

止咳后,是一阵默然,父亲依旧在沉思,脸孔上是浮现着淡淡的稀奇神色,久久不曾散去,他在琢磨着那个男子,那个男子也让父亲困惑了?

她定定的看着父亲,感觉此刻他似乎沉浸到了往日美好的记忆中,那是一段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不同寻常的交往!怎样的交往会令父亲如此浮想联翩,父亲没有与她说,她也不曾问过。

良久,父亲终于回过神来了,看向她,笑着说:“也许就是气质折人吧!”

气质折人――这便是父亲的理由,如此的冠冕堂皇,又如此的令人难以置信.她在心头叹息。

“爹,您与他真的仅是一面之交吗?”

父亲笑:“是呀,君子之交,淡若水,惺惺之谊却是细致绵长的。灵儿,有些人朋友了一辈子,却是白头如新,而我我与他却是倾盖如故,能与他识得一面,真是一生之幸!”

她默然,为父亲言辞之间的欣然之情――他是这么的推祟着那个淡淡然然的男子!

他,到底是怎么一个男子?

三年前,父亲于新郡识得于他的,三年来,却从不曾在她面前提及此人,三年后,又是这么仓促的将他找回托了她的终身,托了万金家业。一个初识之人怎就猎获了他全部的信任呢?

而他,方重仁,既与父亲相交不深,交情尚浅,又为何这般言听计从的会伏首于他的安排。他不是那种轻易让人摆布的人,虽然与他不熟,但她直觉他之为人旁人轻易难左右!

若,先以小心之心来假定他是披得羊皮的狼,那么他之目的又何在?为财?为色?

古来有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多少谦谦君子在金钱面前原形毕露,可是此人于华屋豪宅内从容之极,淡定而超然,那眸子清清似泉水,绝非伪装;若是为色,似乎更是不通,这人看她的目光虽肆无忌惮,却毫无猥亵之意,淡淡含笑之中尽是欣赏,琢磨之色.她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奇特的男子,更何况昨日洞房内他如此的礼待与她,这气度这行径,只怕世间少有.

然纵是他如此奇玄,也必是有私心的,其私心欲意何为,却是她最最不解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烛泪 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