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22章: 花烛泪 10

《玲珑局》

第22章 花烛泪 10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阵淡淡幽幽的檀香,飘散了开来,祠堂里再没了声响。

他们——在里头焚香祭拜。成婚大礼的第二天本是应来祭祖宗的,她故意把这礼节落掉,却没想到他自己找来了宗祠……

祭拜便祭拜吧,怎还在此处任意喧哗,胡言乱语,心头没道理的薄怒横生起来,正想冲出去把这干闲人轰出祠堂。

便是这个时候,那不识时物的戏谑之声响了起来。

“好了,好了,有了佳人便不理会兄弟,还嫌我碍眼,走便是了,立即就走成不……”

“唉,混小子,你哪是碍眼,分明就是存了心想看我热闹!满肚肠的坏心眼。”

“天地良心,我阿宽本性淳良,可没这种坏念头,呃……就算有,也就有那么一丁点好奇心而矣!嘻嘻,不过,看情况你是懒得与我说了!我走了!”

“嗯,去吧,记得叫扬叔将我要的那几味药草取来,对先生的病有用,所以路上别担搁了,这里还等着救命,知道么!”

“我知道的,我一定快马加鞭赶回去,不过你要的那些药草能医好叶先生的病么?”

“医是医不好了,那些药草最多延先生几天命而矣!我们来的太迟,纵有灵丹妙药也无力回天了!”

说罢,是一记长长的叹息,那叹息声里似裹着深深的、浓浓的遗憾。原本想伸进去的脚就一下子凝滞了在原地,她怔着,为他话里的遗憾所困惑――他竟真是在关心父亲,为无法救得父命的性命而深深的自责,他在怪自己来的太迟,可是他来早了又如何?

她不解,扶着白墙莫名的失神,以致于都没听得他们出来的脚步声,待到有所发觉,门已洞开了,她避无所避,婷婷于两个男子的视野之间,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少年,亲切明媚的笑映在她眼底,声音明亮而清朗冲她道了一声:“呀,我道是谁,原来是嫂子在外头!”

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施了一礼,没有说话。

那少年并不介意,尤自呵呵一笑,冲着一步之远的他直眨眼道:“仁哥,不打搅了,新婚燕尔,如漆似胶,慢慢聊哦,小弟我先行一步……”

他带着明朗的笑,挥手而去。

新婚燕尔,如漆似胶?

这乡下小伙倒是很会咬文嚼字,只不过这词用错地方了,她与他,是陌路,如何行得如漆似胶!

一阵莫名的尴尬迷散了开来,直到那少年响亮的脚步远去得听不清,祠堂内仍是寂然一片。

她不知如何是好,正值进退两难之即,他的轻轻一笑,顿时点破了沉闷的空气.

“别介意,阿宽便是那脾气,没大没小的就爱寻人开心,农家娃儿,粗鲁直肠惯了,你,别见怪――”他温和的解释,顿了下后又问:“嗯,先生药喝了么?”

她微微一蹙眉,因为他话里的“先生”之称,昨夜里他也是这般生疏的称谓父亲,感觉有些怪,可她不会在意,微微一福行了一礼,淡淡的道:“喝过了――多谢前来祭拜先祖,只是太姥姥与家母素爱清静,以后若逢祭祖自有管家禀你祭祀,平日里便请你不要来扰了先人的清净!”

冷冷落落的话,大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本以为他会识趣的就此离去,不想倒惹来他低低的一笑。

“你,笑什么?”

她不解。

“我在想我到底哪招惹你,遭你如此敌视――好吧,既然我如此不受欢迎,出去就是!”

他的眸光直勾勾的,淡淡之中,她直觉,他在迁就她?

为什么?

她愣愣的望着他离去,明媚的阳光底下,素衣淡袍的人影轻盈若风,从容于光滑可鉴的廊径上……

为什么?

她回头远睇肃穆的祠堂,袅袅的烟雾底下,并列的遗像里,母亲温婉的笑容,太祖姥姥庸容的慈颜,变得若隐若现……

恍惚中,她好像觉得她们似是有话要与她说,她们要说什么?听不清!

心,杂乱!

待续……

第三章《方重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方重仁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