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25章: 方重仁 3

《玲珑局》

第25章 方重仁 3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哑然,一下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他!与他处了这些日子,心里头储了许多问题――

比如他何以愿意迁就她?

比如他何以愿意在父亲面前做戏,为她圆场?

比如他何以愿意笑容淡淡远远离她,又远远的观赏她――好几个晚上,他轻轻穿过珠帘,于皎洁的月光下将她细细的端详,朦胧中她有闻到那股茶香,却不知这个淡若清茶的男子究竟在思量什么?

“那床褥上的血迹是你布置,是吗?”

那日,床榻上的血印来的奇怪,冥冥之中她仿佛知晓这诡异的事是他所为。

但他不是山野之人吗?怎懂这大户人家行礼验榻之举?

他一怔,眸光一动,似有一抹讶异的奇光闪过,无语的缓缓摊开手与她看,那粗健的大掌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新鲜的疤,那血是他自伤肉掌点落成形的……

“为什么?”她百般不解。

他微微一笑道:“若是让先生知道我们虚有夫妻之名,只怕他会去不瞑目!”

她默然,惊于他心细如尘,是的,那日嬷嬷她们若看不到“落红”,父亲绝不会笑得这般欣悦。

“为什么设身处地为我设想。”

越发的不明白了.

他只是淡淡的一笑。

“不必问原因,只要,你不怨我毁了你的清誉便成。”

一朝落红,此身归依.但花烛夜璧玉未染疵,他未迫她了夫妻之礼.反处处为之圆场.所谓毁誉,是就外人而言,与他不是!所以,什么清誉不清誉,从他口中说来,似乎便多了几丝嘲弄.

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清淡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有讥讽之色。

她,真是不懂!

“为什么?我不懂!”

她蹙着娥眉,不明白的低叫!

“懂了又如何?”

他却是一脸稀奇的回问.

她怔住,懂了又如何呢?是的,懂了,日子还是这么般暗淡,不会有所转变,那么懂与不懂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淡笑着转身踏步而去.

“不许走!”

她冲动的冲过去,在廊檐下拦住他,翻卷的思绪令她失控,狠狠的瞪着眼前这容颜淡淡的男子:“告诉我为什么?我要知道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还有我父亲,你们两个人太叫人弄不明白……”

为什么他总是这般不惊不骇,好像一切皆掌控于手,不温不火之间,冷眼览尽世态人情。而她却钻在一堆乱絮之中不能自拔,她告诉自己何必非要去理明白,偏偏固执的性子刺激着她,叫她不吐不快。

他深吸了口气清新的晨风,眯了眯眼,然后,泛着一个淡淡的笑,扬了一下浓密的剑眉,回头睇了一眼,问:“哦,你不明白什么?倒说来听听!

她为他从容之色所迷惑,怔了一下,依旧扬首,黑亮的眸宛似太阳般透出闪起的执着的晶芒。

“……告诉我,你与我父亲究竟有着怎样的缘份?是什么可以叫他死心塌地的信你,服服帖帖的把一切都交托你?又是什么叫你这般在乎我父亲的感受,想方设法要招他高兴……”

“……告诉我,你是农庄人吗?父亲说你是庄稼人,可你就真是农家子弟吗?大凡田庄中人往往是居守一方,这样的人我也曾见识过,他们或许直爽淳厚,但谈吐行事间何来你这般落落大方!更何况,此地是叶府,我们叶家虽不是极富之家,也是家奴近百,可你一个初来乍道的农家弟子,却可以做到万事头头是道?这样的一个你不是太诡异了吗?”

“……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进得府来究竟意欲何为?”

快语如珠,她将心头满满的困惑一并渲泄,或许问得太直率或是天真,但不管如何,她就是要想看看他会如何应对。

待续……

喜欢的朋友,请动动你们的鼠标推荐一下!谢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方重仁 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