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玲珑局 [目录] > 第39章: 绝别恨 2

《玲珑局》

第39章 绝别恨 2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没有搭理,痴痴楞楞的转身离去。

胜叔说“富贵楼里多薄幸”,但是炎虽出生富贵,却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他如何能忍心去薄幸,如何愿意去薄幸?

历历在目的脉脉温柔,丝丝在耳的海誓山盟,那绝不会是南柯一梦!

他的心,她懂的,何况他答应了姑姑,一辈子会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他们有一起在姑姑灵前许诺,这辈子,谁也不会负了谁,他又怎会行薄幸?

门口处,清波不知什么站在了那里,满眼的骇然,一身的不知所措,她也听到了,听得明白,听得痛骨,与她一样,听得难以置信。

她与他的款款温情,清波看得最分明。清波曾说过:有朝一日她也寻一个若表公子一般深情不渝的男子许了终生。后来,她又想想不好,说这辈子终身不嫁,就侍着小姐与公子恩爱一辈子。那样一个若梨花似的男子,温雅洁净的能叫所有怀春少女对他心动……

“小姐,小姐……”

清波声音颤微微的,担忧着她,又心痛着她。

她理不得,听不得,直直的绕过她,身子飘飘忽忽若梦游般,沿着小径,顶着灿烂的朝阳,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园子里,深一步浅一步胡乱的走。

想要去绣楼,她记得绣楼的琴箱底压着他走后没多久捎来的一折信涵,记得信涵的末尾他题着那一句<<长相思>>的诗句: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断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他一直是思念着她的,如何一下子变了心肝换了肚肠?又怎可能相思断了肝肠,便翻脸不识旧人?

人们常说东去流水最是无情,漠落中淹没多少落花的情意,昔日水映桃花流香四溢,末了却是镜花水月幻一场。

难道她与他的前曾往事昨日谊,真的只是黄梁美梦一场笑话么?

如今男婚女嫁各奔前程,就应各扫门前自家雪,散得散,淡得淡,就当一切从未发生过般?

这人生怎么是如此的荒唐……

她笑,痴痴颠颠的笑着,不知是怎样回的绣楼,不知是怎样翻得那封信涵,不知眼里的泪是如何掉下,白蒙蒙的视线里,他斯文圆润的笔迹在不住的颤动,看不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却可以在心底头将它倒背如流。

她听着自己在笑,笑得那么的悲恸,凄凄凉凉的响彻整个园子,惊吓了密枝双栖雀,搅乱了湖面戏水鸳鸯,末了,笑声渐止,惹来哀泣不绝于耳,飘浮得思绪重温几年来的缱绻柔情,越是思量,越是神伤;越是神伤,越发心生愁怨――

“依灵……”

是谁?

是谁在叫她?

是钟炎吗?

昏昏沉沉、水气浸淫的泪眸中走进了一个颀长俊拔的男子,是钟炎吗?

她止住了哭声,挥手急忙拭去晶泪。

不,不是的,看清了来人,乍来的那股惊喜顿时被噬骨锥心的痛楚所吞没。

不是炎!

是他,是太祖姥姥早在八年前便为她选定的夫婿,是爹爹替她看中的那个归宿,却不是她想要的那个男子……

她惨然一笑,把悲痛的眸光移过他的人,直直的错开,漠然的背了过去,冷冷的不予理会――可是他说了一句话,叫她由不得煞住了步子。

“先生――已经去了!”

刹那间,她整个儿冻结了,呆若木鸡的伫立当场,心像是掉入了千年冰窖,冷得没了一丝丝感觉,空洞的眼神茫茫然一片……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绝别恨 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