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有毒 [目录] > 第129章: 129 王牌

《总裁有毒》

第129章 129 王牌

晚秋紫藤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病成这样了竟然还踢了被子!”沈寒打开灯,看见了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江念宇,英挺的眉宇不禁又蹙了起来,迈开大步,几下便跨到了她的床前。拾起地上的被子,轻柔的盖在了她的身上,挪开手,想试探一下她额头的温度,却没想到她的腿就抬起再次狠狠的踢了被子,嘴里还含糊的念叨着:“我讨厌你,讨厌你,什么总裁,什么老板,无非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花花公子……”后面她还碎碎的低咒了些什么,沈寒听不清楚了。

整张俊容抽搐了几下,转身,他离开了她的房间。

屋里,江念宇继续抱着不断颤抖的身子,额头上全是冷汗。

“起来,把药吃了。”沈寒找来了退烧药,却不让佣人帮忙,他不许她们进来,修长的胳膊一下就将她的肩膀卷进了怀里,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的心又疼了起来。

可是他喊了三次,江念宇依旧闭着眼睛,蹙着眉头,他的话她仿佛一点也没有听见,泛白干裂的嘴唇紧紧闭着,他根本连灌她的机会也没有了。

“该死的!”沈寒低咒一声,把药磕进了自己的嘴里,喝了口水,唇就朝着她的唇压了下去。

“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知道你讨厌我,恨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我的心。”沈寒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脸颊,被子还没沾上就被她踢到了,沈寒摇摇头,褪去了衣服躺在了她的身边,保住她的身体,被子将他们仅仅拥到一起的身子遮盖住了。

江念宇感到了热源,想睁开眼睛看看这热源来自何物,却怎样睁不开眼睛,只知道那里好舒服,好温暖,让她一颗烦躁不安,寂寞无助的心找到了临时停靠的港湾,索性,不在强迫自己去了解是什么了,享受这片刻的舒适,她将他抓的牢牢的。

沈寒暗自嘘了口气,硬挺的眉宇间画出了黑线,她这样的动作,让他男性的荷尔蒙迅速的增长,却不得不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更紧的坚挺无法释然,他的心口燃烧着一把燥火,沈寒今夜自找了苦吃!

◎◎◎

阿星站在窗前,冷冷的凝起黑眸,望着雨夜中啪啪被打响的树叶,树叶晃动,却似乎喜欢雨水这样的亲昵拍打,屋里伸手不见五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渡过了多少个夜晚了,每逢华灯初上,却是他寂寞的开始,阿星越想越觉得不甘,24年了,他和沈寒认识24年了,而他喜欢他从6岁就开始了,可是时间算什么?他到现在依旧孤单寂寞,手掌不禁摸上了自己的脖颈,想象着那是沈寒有力的大掌,闭上眼睛,嘴里竟然低喃出沈寒的名字,一颗冰冷的泪滴滑到了脸颊上,他曾经这样爱抚着他,跟他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可是沈寒不是同性恋,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是老爷子霸王硬上弓,在一个喝醉了的雨夜把只有16岁的沈寒带进了男男的世界里,他也不会和阿星跨出兄弟那到坎的。

“寒,我不能让女人拥有你,我不能。不要怪我打出手里的王牌,即使毁了你,我也不能让别人拥有你,你只能跟我在一起,我们才是天生地设的一对。”黑暗中阿星的深邃发出的恶寒让人不由的发颤。

他已经足足想了半个月了,眼看着沈寒和姜玲玲的婚期将至,那只剩下了5天的日子让他已经无法细数,他决定找姜雄启把目前只有他一人知道的秘密告诉他,告诉他,希望这是能阻止他们结合的最后一张王牌。

姜雄启的秘密别墅里,一只硕大的水车吱吱呀呀的转动着,这座别墅是一座苏州园林式的,庭院里引进了一条河流,所以也就有了这座水车,姜雄启站在水车旁看着从水车上翻滚下来的河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布帘,嘴里叼着的烟斗不时的吐出烟雾,笼罩着他深邃而阴冷的眸子,他决定见这个自称是‘江念宇’的女人,是因为她说她知道沈寒的身世。

姜雄启收敛了多年不见的阴冷暴戾,重新坐到了花园里的遮阳伞下,今日的天气不错,他很难得享受到这样的阳光浴。

“老爷,江小姐到了。”一个看上去体态稍胖的约有五十来岁,管家模样的男人优雅而轻缓的走到了姜雄启的跟前,微微颌首,缓缓的说道。

“嗯,带她过来。”姜雄启没有睁开眼睛,继续闭目养神,他不需要焦躁,无论来人带来的是怎样的消息。

“您好,姜秘书长!”阿星看着连眼睛都没睁开看他一眼的姜雄启,手里捏紧了小巧的挎包,那里有他随时用来防身的武器。

“我们无需客气,直入正题好了。”姜雄启缓缓起身,接过身后管家递过来的红酒,轻啧一口,然后放在了跟前的圆桌上,抬了抬眼皮看了看跟自己女儿一样的那张脸,嘴角泛起蔑视,他不认为他就是沈寒苦等了三年的女人。

“姜秘书长让令千金嫁给沈寒无非窥视的是他身后的财力,如果说沈寒的身份遭到财团股东的质疑,不知道姜秘书长还会不会认这个女婿?”阿星也没等姜雄启开口就自己落在了他的跟前,迎视着跟前一脸鄙夷的姜雄启。

姜雄启的嘴角隐隐的抽搐了下,“江小姐的手里仿佛真的握着王牌。有什么条件你不妨开出来看看。”。

“姜秘书长是老爷子在世时安插在政界的耳目,这点我早已知晓,本来两位旧相识的后裔联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姜秘书长始终窥探的是五海背后的财团,可笑的是,这个财团的继承人却不是老爷子的血亲,甚至连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这件事情让股东们知道了,沈寒总裁的位子恐怕是不保的。呵呵,说来也巧的很,我竟然知道了姜秘书长很关心我的寒,而我看到的也并非是全部的事实,仿佛您的理想并不仅仅在五海的财团上,所以你一定不想就此毁了沈寒。而今唯一能让我保守秘密的筹码就是取消姜玲玲和沈寒的婚事,否则,我宁可毁了他,也要将他跟老爷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事实公布出去。”阿星的唇角泛着笑意,他不怕姜雄启满是杀意的脸,既然来了这里,他也没想着好生生的走出去,王牌既然已经打出去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要面对的结果只有两种,一,成为了护身的后盾;二,成为了陪葬品。

……本章完结,下一章“130 无法挽回的灾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