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有毒 [目录] > 第173章:173 交锋了

《总裁有毒》

第173章173 交锋了

晚秋紫藤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怀孕!”除了飞飞之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重复着李依卓没加思索而喷出的话。

飞飞漆黑的深瞳里突然暗淡了些许,却依旧深情的望着一旁也惊讶了的欧阳蓝澈,这情景让一旁早已气鼓了腮帮子的某人更加愤怒了。

“玲玲……”

“你就真的很着急撇清自己吗?”飞飞拉住显出了焦灼的欧阳蓝澈,有些凄凉和哀怨的眼神让欧阳蓝澈顿时怔住了,硬生生的咽下了已经涌到喉头的话,拧起眉头看着这个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一时之间仿佛明白了那漆黑深瞳背后的哀求,那是哀求暂时给她些面子,暂时把肩膀借给她靠一靠,哪怕只有一秒钟的神情,那神情瞬间如电流般击穿了他,他就这样呆呆的愣在那里,望着飞飞。

“玲玲姐,你干什么去?”江念宇眼疾手快的拉住了脸色苍白的姜玲玲,轻柔的问道。

“我去洗手间。”姜玲玲压抑着胸口的窒闷,如果此刻再不出去,她已经回发作,会打人的。

“我陪你。”

“我也去!”

李依卓和飞飞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的话,在这里感觉到窒闷的人不仅仅只有姜玲玲,另外两个女人也不好受,一个是把话挑明了的李依卓,一个是当事人!

四个女人就这样走出了两个男人的世界,虽然依旧尴尬,呼吸到别样的空气倒是也轻松了许多。

“飞飞的孩子……”沈寒幽幽的喝了杯手里的红酒,然后风轻云淡的望着对面依旧愣怔的欧阳蓝澈,期许着一份答案,虽然答案已在胸中,可是还是问出了口,他不得不问,因为当欧阳蓝澈望上飞飞的深眸后,的确压下了要跟玲玲解释的话,这的确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不是我的!”欧阳蓝澈回答的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跟方才欲言又止的男人判若两人。

◎◎◎

“我能单独跟她说说话吗?”看着已经独自跑进了洗手间的姜玲玲,飞飞看着满脸担忧的江念宇,扯起淡淡的笑容,低低的说道。没有挑衅,没有自大,更没有锐利的冷眼。

“嗯。”江念宇看着飞飞真诚的眸子,点了点头,也许他们之间的事情还真的非要她们自己才能解决,她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判断错误,还是事情本来就扭曲了,飞飞好像真的怀孕了,而孩子也好像真的跟欧阳蓝澈有关系,可是她怎么都无法相信她的哥哥会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江念宇被自己脑海里出现的这几个字给吓到了,她不该怀疑欧阳蓝澈的,他的人品她应该比谁都清楚的,可是飞飞那最后一瞥的眼神说明了什么?

洗手间里妈妈桑托着肥胖的身子出来了,随身带出的还有淡淡的清香的问道,这里总是这么的干净,即使本应该是最肮脏的地方也被弄的香喷喷的了。

“你已经没有跟我争夺他的资本了。”飞飞看着把冷水狠狠撩到了脸上姜玲玲,冷冷的说道。

“呵呵,争夺?资本?飞飞小姐有没有搞错,我是有夫之妇,我的老公是沈寒,他算什么?我有什么理由要去争取他?”姜玲玲抬起头,脸颊上的水形成了水珠,坠在脸颊上。眼底却燃烧着愤怒,恨不能把眼前强势的女人焚烧成灰烬。

“沈寒?呵呵,玲玲小姐,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和眼神了,傻子都能看出来,你的老公爱的是另外一个女人,而你,恐怕认为自己爱的也是她吧!”飞飞迎视着那双蹿着火焰的深瞳,毫不畏惧。

“我爱的到底是谁,沈寒爱的是谁,恐怕跟飞飞小姐毫无关系,你好好的享受你的冰块吧,让他好好做孩子的父亲吧!”姜玲玲低吼着,涨红的脸颊彰显着此刻的隐忍,她的确太能忍了,明明非常想问问她,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却硬生生的不让问题出口,哪怕憋成内伤也甘之若饴。

“我最后一句问玲玲小姐,你真的不爱他吗?真的不计划争取一下属于你自己的爱情吗?”飞飞郑重了口气,脸色也没了先前的讥讽和慵懒。

“……”姜玲玲的心被狠狠的揪起,揪的生疼。

“你回答不上来?”

“呵呵,也是,他是你第一个尝到了男人滋味的人,也是第一个走进了你心里的男人,只是你自己始终不去面对而已,关于这个孩子的身份,关于这个男人是否也爱上了你,明日10点在五海贵族私立医院我可以给你一个答案,但是希望你别抱太大的希望,这些照片你看看吧。”飞飞从小挎包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叠照片,放到了一旁的台子上,那是她找人合成的,她跟欧阳蓝澈在一起缠绵的照片,她就是要把这个女人心底的嫉意全部激发出来!

放下照片,洗手间里就只剩下了姜玲玲一人,握紧着双拳,执拗的告诫自己不要去看一旁的照片,不要去关心那个男人跟这个女人真正的关系,可是心为何越来越疼?

眼底强忍了多时的冰凉终于冲出了决堤,原来她不可以忽视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来她不可以坦诚的否认欧阳蓝澈不曾驻留在她的心里,原来她在意!

抓起台子上的照片,她一张张的翻看着,可是越看脸色越苍白,手里全是这个男人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照片,那么多,那么缠绵,眼泪模糊了,身子轻飘飘的,姜玲玲第一次觉得血液被谁给抽空了。

握紧了照片,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找那个口口声声说在乎她,爱上了她的男人问清楚,这就是他所谓的爱吗?

可是走到了包间里,欧阳蓝澈和飞飞的影子早已不见了,愤怒被强压下去,她又坐到了江念宇的身边,“飞飞人呢?”压低的声音却能明显的听出怒意来,她问的岂是飞飞啊,她是想知道飞飞身边那个男人的去向。

“走了。只是玲玲姐姐,哥他……”

“他跟飞飞一起走的,飞飞和孩子需要他。”这次出声的是沈寒,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本章完结,下一章“174 没有结果的等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