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路从今夜白 [目录] > 第19章:第十八话 意外

《路从今夜白》

第19章第十八话 意外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句话,缄默了全场。

顾夜白轻环了众人一眼,便再没有说话。这里的人,生意上,工作上或多或少与这位社长沾惹了些关系,并没有人想得失他。

他脾性淡漠,不多话,却是个狠角色。顾家二代三代子孙众多,他却独受顾家爷子青睐,拿了当家做主的权,凭的又岂只天赋的惊人画技。

气氛渐凝息。

顾夜白眸光微敛,知道效果已达,目的已到,便转对林子晏道:“子晏,你的游戏还继续不继续?”

林子晏被他一看,心里叫了声娘,忙笑道:“回阁下,继续,那是自然。大家别愣着。继续这一场。”

一伙人悬了的心才算掂下。

怀安心里一涩,轻叹了口气。不确定的烦躁感涌上心头。

夜白。你仍看不得她难过是吗。

下意识想去看看楚可的表情,想必精彩。她或多或少知道顾夜白与楚可的关系,只是却不敢亲口去问,这何曾是众人所见的独立自主的怀安。她的爱情,她竟无法自主。

她知道,她爱他比他爱她多。甚至,她无法确定,他爱或不爱。

都说,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其实,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何尝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知道我爱你,我却不知道你爱不爱我。

正式成为他的女人两年了,然而两年的时间,她仍无法探寻他心思。

一如他现在的画作,可恨的抽象画。早已摒弃具体影像与客观,独留意念,一千人眼中的哈姆雷特,个个迥异,如何去度。

林子晏唤悠言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

路悠言,这次回来,如你想把他要回,我必将不惜一切!

怀安听到心里花落的声音。

此刻的悠言,手却在口袋里颤抖着,他为她解了围。她可以这样认为吗。

林子晏悲哀地发现自己被彻底无视了,只好再次晃到悠言面前,呼道:“悠言,悠言。”

悠言一怔,抬眸,微微一笑。

林子晏笑容灿烂,道:“你挑的谁啊。”

“学长,如果谁都可以,那么——”悠言仍是没忍住,朝顾夜白一瞥。

不少人刚被摄下的心思又脉涨起来。

林子晏伸长了脖子。

悠言皱皱小鼻子,突然道:“学长,就你,好不好。”

招惹一片静默。再静默。鸦雀无声。

林子晏嘴巴张大,陷入莫大的悲壮情结中。

有人格格而笑,却是许晴。顾夜白看了许晴一眼,许晴下巴一仰,目光大胆无惧,顾夜白嘴角便勾出浅淡的笑意。

场上,有人惊讶这个意外,却也再次热闹。

悠言却失了神。心里碾过默默的疼。

还是那年。秋日的黄昏。

从顾夜白的寝室离开,她甩着手,欢快地小跑着,期待晚自修的图书馆之约,顾夜白便笑着站在她背后看她一路傻气。

后想起有东西搁下,她便折了回去,却看到那不意不堪的一幕。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九话 秘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