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路从今夜白 [目录] > 第30章:第二十九话 遇见——梵高的牵引(2)

《路从今夜白》

第30章第二十九话 遇见——梵高的牵引(2)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虔诚的神情,一直默然看着的章磊只觉心里一动,忙轻咳了一声去掩饰。却又恍觉在意的只有他自己,遂摇头轻笑。

“梵高的‘鸢尾花’?”油画,此处水彩临摹,消融的颜色,憔悴了画面。悠言蹙眉。

“你知道这个?”那女孩吃了一惊,与同伴面面相觑。

五月鸢尾,花开似蝶,无关法国国花,表征光明与自由,却是疯子文森特.梵高的最爱,盛放孤寂与璀璨的光年,这大千世界的生命,也许便像一支小小鸢尾。

小二本来挑眉,闻言也惊讶地看了悠言一眼。

“颜料有带在身上吗?”悠言轻轻道。

“向来带着的。可那又能如何?”女孩把颜料,调色盘,画笔从帆布袋里掏出,往桌上扔去,自嘲一笑。

悠言想了想,突然飞快地跑了进内间,众人惊奇之间,未几又只见她抱着一叠白纸出了来。

“重画!”悠言把纸递给那女孩。

“不可能!这位姐姐,你知道她临摹这一幅画用了多久时间吗?整整一天,才算有了点末神韵。现在甚至不足两小时。你让她如何画出来。这是梵高的画,可不是小孩的涂鸦。再说,这画用的是质量上乘的水彩纸,你这个纸,小又——”那圆脸女孩大为激动,手在桌子一撑,站了起来,涨红了脸。

悠然咬了咬唇,邻座已有男女数人望向她笑了起来。

“小双你做什么,人家也是好意——”那女孩满脸歉意,握上悠言的手。

悠言笑笑道:“没事。”

又拿起了那画细细看。末了,凝向那女孩湿润落寞的眉眼,动手调配起颜料,低声道:“还有机会,为什么要放弃?除非你笃定再没有一线希望,那样才有资格说绝望。”

就像我。她想。

那女孩掩了面,哽咽,不成声息。

她的同伴瞥了悠言一眼,忍不住几分轻蔑:“你又怎会懂得这其中的困难。”

“小三,别掺和。”小二冷笑道:“人家不领情就算,你何必巴巴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悠言不语,抬头望向对面的一二零大厦。末了,一笑。

两手各执起画笔,分蘸了水与色,水滴滑落纸上。她眸光一舒,已低头在那不起眼的纸上勾勒了起来。

一瞬间,整个咖啡店陷入某种安静的极致。除去最初不知谁倒抽了一口气。有人拿起杯子,岿然忘动,很久,才想起自己该要喝一口。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当泪落下的时候//所有风景都沉默//因为有你爱所以宽容//因为思念时光走得匆匆。。。

时光匆匆。咖啡店“时光”流转音乐素淡,当时针分针指到11点四十五分,当女子鼻尖上最后一滴汗水落入纸中,蝴蝶破茧。紫蓝成海,不去争渡,只沉溺在不知名的怀抱,花开一霄,燃烧寂寞坚强。

满室,此刻仍是寂静,没有人离座,下一秒,呼声如雷。

小二用手盖了眼睛,喃喃道:“见鬼了。”

那两个女孩已惊骇得说不出话。

伸手去握那女孩子的手,悠言轻轻道:“画得不好,但总算比较快,如果你不嫌弃,拿去。之前的,以后的,还得靠你自己。”

这样的画艺,称作不好?一句话,堵了别人的嘴。章磊抿了一口咖啡,淡淡而笑,确定,他平生第一次走眼了。在离开章家以前,他手上曾处理过多少宗大买卖,却从来没有遇上如此一次滑铁卢。

雨下不歇。11点五十三分,一二零大厦,88层,招待室。

悠言眼眸大睁,犹自怔愣,该死的为何自己不坚决的一百次方去拒绝那两个女孩的邀约,说若是成功了,要她第一个分享这份喜悦。。。。。。

她决定偷偷溜走,趁着那二人,一到了面试大厅,一上了盥洗室。

主意一定,她便在众人好奇的眼光中做贼一般落荒而逃。

低着头,慌不择路的走着,直至听到通道上众多的脚步声,还有那轻柔好听的女声说道:“社长,应聘者就在那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林子晏的番外——我到底惹着谁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