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路从今夜白 [目录] > 第323章:第六颗星

《路从今夜白》

第323章第六颗星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六颗星

我不知道我一觉睡醒会是这副光景,更没想到林海涛会出现在我眼前。

他冷冷盯着毯子,眼里浮着血丝。

我蜷在魏雨冷怀里,我们盖着同一张毯子,他抱着我。

晨曦的天空,还有一分微涩的黑暗。

社长,Nina,芳子和岑美女都在。Nina一脸惊慌,呐呐道:“林少昨晚打电话给你,你的手机留在营地里,我帮你听了。他连夜过来找你,开了四五个小时车。他找着我们,我们一路找了过来。”

原来林海涛过来找我。

岑美女愤怒地看着我,说,“顾一一,你勾.引魏雨冷,你不知廉耻。”

魏雨冷淡淡看向岑美女,“你有胆再说一遍试试。”

我怔住,目光愣愣垂在腰间男人的手上。

一股冲力遽然而至,我迅速被魏雨冷往后推去。一声闷响,林海涛狠狠挥了魏雨冷一拳。

我又惊又怒,从魏雨冷背后跑了出来,低吼道:“林海涛,你发什么疯?”

“魏雨冷,你我明天柔道部见。”

随着狠戾的声音弥散在空气中,我腰上一紧,已被林海涛抱进怀里。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要把我抱走。

我低声朝冷冷盯着林海涛的魏雨冷说,魏雨冷,当我求你,你别管,我自己会处理。

我远远听见社长的声音,他说,我得去问柔道部讨几张前排座位的票。

如果在平时,社长这讨打的话,我会笑,这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回头一眼,看见魏雨冷揩去嘴角的血迹,站在原地凝着我们。

我闭上眼睛。

接下来的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和林海涛居然能在车里一声不吭。

我们认识多久了?不是没有吵过架,却从没有试过生气,真正生气。这一次,他很生气,我感觉到。我也很生气,林海涛这样算什么?就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我不说话,我觉得他欠我一个解释。他似乎也抱了这种想法,除去途中打了一个电话,拜托谁买了些吃的东西,他再没有说过一个字。

我本以为他会带我回家,当他把外套披到我身上,将我从车里搂出来的时候,我才看清眼前是学校。

星期天的学校很安静,却也有三三两两的人走过,都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当他把我带进一个阶梯室的时候,我的愤怒也到达极点。我不认识阶梯室里那些人,但我知道,他们是林海涛的竞选团队。桌上放了些纸稿,阶梯室的荧幕上放着演讲用的幻灯片。十多人,有男有女,都满脸惊愕地看着我们,包括程学谨。

林海涛朝众人略一点头,便问程学谨,“学谨,东西呢?”

程学谨把桌上一个袋子递给他,我瞥了眼,都是些吃的东西。

林海涛一手接过,把我拉到阶梯室的一角,微微沉声道:“四十分钟,我把事情交待一下,在这里等我。”

他说着把东西给我,我没有去接,任林海涛的手僵在半空中。

林海涛冷冷一笑,把东西放到我身前的桌上。

初时除了程学谨,大家都好奇地偷偷打量着我,很快便都聚集会神谈论起来。我想,林海涛绝对是个好领导,但对我来说这算什么?我不想待在这里,真的不想,这里没有我的事,我格格不入。

我说,林海涛,我口渴。

我是个安静的人,如果可以,我绝不会打扰他,如果我说话了,那表示我的情绪已经快崩溃。我希望只要我说话,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能明白我的真正意思。

众人似乎吃了一惊,我看到很多人脸上都带了些不满。

林海涛沉默了一阵,抬头道:“袋子里有饮料。”

我说,袋子里没有绿茶,我只想喝绿茶。

程学谨脸色微变,林海涛嘴角一绷,没有出声。

这时,一个男生道:“老大,我去帮她买吧。”

程学谨冷笑道:“我去。”

林海涛深深看了我一眼,向众人丢了句“抱歉,大家等我一下”,便快步走了出去。

一个女生不忿道:“大家是来做正事的,她却来耍小姐脾气?”

另一个女生接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什么千金小姐,不就是依仗着爸妈和林老大的父母认识吗?脚又不是残废,自己不会去买?”

几个男生没有出声,但眼底的轻蔑大抵也是这个意思。

在林海涛的圈子里,我的存在,是因为我父母和他父母有些交情。没有人知道我父母是谁,我也没有对谁特意去说过,这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这点上,林海涛是明白我的。

程学谨的唇微微蠕动,似乎想说什么,随即止住了。

一个女生眼尖,问道:“学谨,怎么了?”

程学谨眸光晃了晃,终于淡淡道:“她爸爸是顾夜白。”

“怪不得。”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全场静默许久,向我看来的目光却更加不屑。这座城里,谁不知道顾家和林家有着怎样的牵蔓和交情。

原来,林海涛他告诉了程学谨我的事。

那些轻谩低讽,就像苍蝇蜜蜂在我耳边嗡嗡作响。我觉得心口有些窒闷,想离开,其实,我若想走并不难,大不了和林海涛吵翻便是。

只是,我不想这样做。我想等林海涛和我说句什么,想他把我好好安置,而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我不想和他吵,在我来到这个世上之前,我已经认识了他。可是,现在我不想再等他和我说些什么了。

我把手撑在桌上,有些吃力地站起来,一拐一拐向门口走去。抬头一瞬,却看见林海涛正站在门口。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过无所谓了。我从他身边走过,说,大家都很用心为你,你好好做事吧,我回家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的阳光太灼热,才走出门,便觉得满眼酸涩,有什么从眼里跌出。

我顾不上脚痛,飞快跑了起来。

耳边,风声微微的响,夹着一阵不属于我的急遽的脚步声,我的脚痛得厉害,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来,一双手却自我背后伸出,把我紧紧抱进怀里,林海涛的声音又惊又怒,“你的脚不要了是吧。”

我轻声道:“与你无关。”

“全世界的事都可以和我无关,但你顾一一就不行!”

我浑身一震,林海涛却并不打算饶过我,急促灼热的呼息喷打在我后颈上,“顾一一,你一直都知道的对不对?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着你。做最优秀的人,给你最好的东西,这是我对顾叔叔的承诺。”

像有什么突然狠狠钉戳进心,我怔怔转身,阳光耀眼,照映在那个和阳光一样耀眼的高大男生身上,他背后,程学谨和众人吃惊地看着我们。

我抚住心口,艰难地说,我不知道。

我更不知道,接下来的七年,我和他,程学谨,魏雨冷,左佩还有社长会发生那么多的故事。关于复仇、关于爱恨纠缠。太多太多。

七年后的那一天,西恩富戈斯阳光灿烂,隔了多个时区,那时G城的天空正值星光满天,我和林雨涛在西恩富戈斯的教堂举行婚礼,在这不久前,我做了一次心脏手术。

望着教堂门外,我一直在想,我会不会再见到魏雨冷。魏雨冷在很多年前曾姓顾。Nina偷偷告诉我,我的身体里,躺着魏雨冷的心脏。

我却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必定没有离开,他今天会来的,一定会。红巨星是天蝎座的心脏,如果红巨星死去,天蝎座再也不复存在。

————————————

谢谢阅读。这段小故事原按出版社要求放在书里,让暂不能贴到文里,但后来那边因字数限制,没能放进去,歌便放到这里来。路从的故事写在零九年,这段补遗在一零年,开放式的结局,如今是一一年。三年,似水流年,便这样过去。不知道当日看文的大家谁还会在今天看到这段文字,时间过去,成长、婚姻、家庭,大家的生活又有了怎样的改变,身份又有了怎样的变换。我们的缘分在三年前故事落幕的时候结束,还是仍在。不管怎样,无论顺境,无论逆境,希望你们一直安好,我的新旧读者们。无论幸福,无论哀痛,希望不变的是我始终希望能为你们尽心去写故事的心境。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