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路从今夜白 [目录] > 第36章:第三十四话 左右手

《路从今夜白》

第36章第三十四话 左右手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陌生又熟悉的掠夺,悠然想逃,却委顿无力。她可以逃到哪里去。四年,天之涯,海之角,他的身影,无处不在。

她在,躲闪。迟濮以外的人,所以不愿意?

他冷笑,舌尖滑进她的口腔,攻城掠池。她的津/液,她的柔腻,想念了四年的味道,一如当日。

一手紧紧把她按压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腾下的一手,五指微屈,紧握成拳。

左手纵情,右手抑压。

五分力道,谁也赢不了谁。

不然,这女人,他会在此刻要了她。他要弄/哭她。只想弄/哭她,由他。只有这样,四年,夜半醒来狠剜过心底的遽疼,才能有望平息一点半毫。

带了薄薄烟草的清香,那是她以前不常尝试过的他的味道。那时,他偶尔会抽一根雪茄。

现在,他,也染上了吸烟的习惯。

因为她么。悠然痴痴想,又何必妄自托大。

可不可以,只要这一刻,只要一个吻。

她想他,想了很久很久。丁香小舌,犹豫着,试探着碰过他的,他浑身一震,痛恨这种情绪,为她波动。

他的怒气,她似乎感受到了,退缩,身子,思想。

像四年前那样,不声不响,消失不见?路悠言。休想。

吮吻,噬/咬着她的唇,直至鲜甜的暗香缠上他的牙齿,他的舌。看她眼角泪光微潋,他的心,仿佛被填补了一些。

她似乎不怕疼,该死的攥紧他的衣衫,颤栗的往他怀里靠,像要融入他的血肉里。

不够,还不够。

女人,这样怎么够。

她的温香刺痛了他。他的吻失却了所有温度,狂乱的在她雪白的颈脖烙下他的所属。

直至青紫,直至她疼得眯了眼,却又乖巧得不敢声张,只余眉间委屈。

他的女孩。

他赢了自己,却输给了她。

待他警觉,那紧屈的手已探进她的衣襟里,抚摸侵/占她的柔软。

他手上的茧,那微砺的粗/燥,惊醒了她。

她低低道:“小白,不要。不要了。”

出声艰难,可是必须。天知道,她每个细胞叫嚣着希望他抱她。不顾廉/耻。

他一语不出,嘴角的笑依旧慵懒,被渴/望染红的眸沉着,筑着他要她的,不顾一切。

“迟大哥。”她咬牙,闭了眼,声音细碎。

她知道,这个名字,会把他与她,彻底,禁/断。

..................................................

谢谢阅读,继续呼唤亲们的留言,推荐和鲜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五话 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