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目录] > 第2章: 情错 两宫合心君臣意 2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第2章 情错 两宫合心君臣意 2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陛下,您与甯王这些年祸福与共,风雨同舟,世人皆知您与甯王情深意重,更知您与甯王推心置腹,但自四年前陛下与甯王大婚以来就分居两宫,实叫旁人费解猜忌!季痕斗胆揣测圣意,若是……陛下不满意甯王,可直命臣下另觅龙婿伴君身侧……”

另一个带着隐隐谑笑的嗓音在这时自座下另一边传来,那是我的帝师,名动天下的落凤先生:桑季痕,也是我的“大姐夫”。

此时,他一身锦衣玉带,满面春风,笑得好不诡异,却分明是在火上浇油。

文武百官中,也只有他敢这般直言调侃于我,脸孔微微一辣,微恼中不着痕迹的瞪向他道:“老师,我没有不满甯王,您就别窜在里头乱搅和行不行!”

“既无不满,两宫自当合璧!”

身姿俊挺的桑季痕立于十步之无的金砖之上,行之大礼,应得理直气壮!

“对,陛下如今双十年芳,韵华正盛,不为自己,也该为桑国百年基业设想,早日两宫合璧,以解万民之忧!”

宰相韩岗趁机又进上一言,如雷的恭请声又响了起来:

“磕请陛下与甯王两宫合璧,以解万民之忧!”

“磕请陛下与甯王两宫合璧,以解万民之忧!”

“磕请陛下与甯王两宫合璧,以解万民之忧!”

我皱起了秀眉,有些苦笑,目光又移到了甯王骆烽身上。

此时,他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孔上正自泛着我瞧不明白的深色,一径的温笑如玉,低首啜着玉杯中的玉露醉,仿似周围正在议论的事与他全然无关。

而大婚当日,正是他自请从我的雍惠宫搬去宸安宫的,说是离议事的太和殿近,料理起事也方便。

我没有说什么,凭他如何想便如何做!

这一搬就是足足四年。

四年来,他常常到我雍惠宫小坐,陪我处理着国家大事。有时我累了倚在他身上沉睡,他会放下手上的事静下来陪我小憩,却从不曾就此宿在我那里,总会在天明之前回自己的宸安宫。

我知道,他在等我!

等我将印在心底的那个叫靳无韫的男子忘却!

等我把那段美好的记忆心甘情愿的封存!

等我在与他生死与共的道路上正视他的存在……

但,即便靳无韫已死了五年,我却还是不能将那张永远懒散而阳光的脸孔从我记忆中绝然的拔除。

上千个没有他的日子里,午夜梦回时他依旧能轻易钻进我的梦里,陪我笑,陪我哭,触动我心中最柔软最敏感的心弦,泪湿鸳枕,掩被轻泣!

无韫,我忘不了你呵!

忘不了你,我如何去面对他?

我以裘墨衣的身份嫁给了你,却在你死后,以桑宫女帝之尊承先皇遗命招他做了皇夫。

这四年来,留在身边陪着我,逼着我一步步走上高位的正是眼前这个看着我长大的甯王骆烽。

他与我,亦父亦兄,是天下臣民眼里桑国女皇的皇夫,却不是我心中喜欢的爱人!

我与他是夫妻,臣僚皆知我们举案齐眉,相亲相敬,更知道我们泾渭分明,有名无实。

待续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错 两宫合心君臣意 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