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目录] > 第290章:下卷: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第290章下卷: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野岭荒山,破庙沉沉,是时,正值七月,闷热难耐,黑压压的云层,气势腾腾的威逼下来,压得人心慌急躁,也令这空阔而落魄的庙宇显得异常的阴森诡异!

残墙断垣的隐蔽处,时有刀光在闪烁,空气中透着山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南宫搏,你想做什么?”

一声响彻云霄的女子尖叫在死寂的残阁破殿里惊悚的响起来。

蛛网满布的殿宇内,云千月又惊又怒的瞪着步步紧逼过来的高大男子,一身血,满脸伤,双眸狂怒失常,迸射着可怕的亮光,看得她整个人心惊胆颤……

对,那是她自小到大从未领略过的滋味。

她想冲出去,想躲开这个囚禁她的男子,可是,没用,她被人下了药,根本就没办法施展绝世的轻功逃离了这个可怕之地。

男人俊逸而高贵的脸孔已全然被扭曲,冷笑中,他粗鲁的冲她伸出了虎狼之手!

曾经,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曾经,他是万人敬仰的人中骄子,但如今,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头被人追着亡命天涯的丧家之犬,什么都毁了。

很好,他们毁了他的锦绣前程,那么,他就毁了他们一意想保护的女人。

“放开我……”

手底下的绝美女子在奋力的反抗。

“你想怎样?你到底想怎么样?南宫搏,我告诉你,最好别动什么歪脑筋,你已经输了,如果还想你母亲好好活命,如果你还要保了你母族一系上千条性命,就学聪明一点,把我放了,我会给你去求情,要不然……要不然,便是诛灭九族的罪……”

千月竭力的让自己沉静下来,不要慌,但,她就是止不住的在惊慌,罗刹国的这个废太子,根本就已经疯了,他的眼里充满了仇恨,写满了绝望,以及想要复仇的光芒。

男人哈哈哈的笑,脸上在止不住的流血,蜿蜒而下,滴到雪色的衣裳上;他可怕的就像人间厉鬼,一双满是鲜血的手狠狠钳制着手下那个细细的脖子,在雪白的肌肤上印下一片腥红的狰狞。

“对,我输了,但我还有你,就算我输了,南宫璨也得不到他想要的!”

他眯着眼,残忍的一笑,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衣裳,用尽一扯,空气中顿时传来裂帛的脆响,衣裳底下雪白的肌肤裸露了出来,朝霞似的肚兜若隐若现,处子的幽香悠然飘来,葱臂上,乍现一绝美的凤凰胎记,另有一朵晶莹若红玉的守宫砂点在其上。

这女人,他眯眼看,真是漂亮,布衣素颜,已经倾城,而衣服底下,更长着让人疯狂的妙曼身姿,难怪南宫璨会对她痴之入迷,难怪铖国的大司马对她宠若珍宝,难怪桑国的帝夫会费尽改思的想得到她……

“啊……”

千月尖叫,脸色惨白一片,七月的空气闷热难耐,她的身子却凉成了冰水,

她怕了,真的怕了。

男人的意图,很明显很明显!

“南宫搏,你……别碰我……不许碰我……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告诉你……你敢碰我一下,天地再大,你也无地容身……我会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我一定会……”

她颤着声线骇然的叫着,蛮力之下,她无法掩蔽了自己柔软娇美的身子。

“是吗?”

男人嘲弄的睨着,双眼充血,阴森的笑:“你想把我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啧啧啧,如今你是我手中的玩物,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南宫璨欠我的,我拿你还上,这样子够本了,绝对够本……”

又是一阵惊心动魄的撕裂声。

她的威胁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激怒了他,他毫不客气的将她身上的衣裳撕了个粉碎。

呵,果然是尤.物,肌肤若凝脂,滑如丝,乌发若瀑布,亮如缎——整具娇美的身子冰冰凉凉,摸上去真是舒服,太舒服了!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一个女人辗转几个男人之手后,居然还是完璧之身……看来南宫璨真是爱惨了你,娶进东宫同床共枕了整整四个多月,就为了讨好你,竟然没碰你一下……”

真是不可思议呀!

男人惊叹着,粗指狠狠的刮过那朵守宫砂,刮过那只振翅欲飞的凤凰,目光在那里流连了一会儿,琢磨着她身边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胎记。

那种轻浮的举止令人发指。

“不准碰我!”

千月惊乱而急怒。

可是,他是男人,一身的蛮力,轻而易举就压制住了手下那具娇小玲珑的曼妙身子。

灼灼混浊的热气在跟前喷吐,满身的血腥让人作呕。

千月叫着,强忍着眼泪,强忍着惊慌,拼命的抗拒,可她抗拒不了,她身体里的寒煞又在发作了,她冷的要命,必须得吃药,否则一定一定性命不保。

“不准碰你?你以为我是南宫璨吗?我是南宫搏!南宫璨会当你稀世宝贝似的护着,舍不得动你一根毫毛,是他笨,是他蠢……哈哈哈,如此极好,白白便宜我,今日我就彻彻底底要了你……放心,在这地方,就算你扯破了喉咙也没人能来救你……你越叫我越痛快……”

他是疯子!

完全疯了

她又羞又怒又恨的瞪视着压在身上的男人,抡起拳头抗挣着:“南宫搏,你是禽.兽……不,你简直禽.兽不如,怪不得……怪不得你会被废了太子之位,怪不得你永远也得不到你父皇的喜爱,怪不得你会身败名裂,因为你心术不正……南宫搏,你心术不正,你比不上南宫璨!要是你真有种,就把气撒到他身上,欺负我一个弱质女子,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窝囊吗?不错……你是他的手下败将,你就是一个窝囊废……”

她用尽所有气力的吼斥着,整个身子却在瑟瑟发抖!

好冷,她的力道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没顶的寒气一寸寸在吞噬着她的意识!

这一次,她真的会玩完,不光会玩掉自己的命,还会玩掉自己的清白,她一直为自己喜欢的男子所保留的清白,难道就这样子让这个被权欲冲昏头脑的恶魔霸占了吗?

“放开我,南宫搏,你有能耐去找南宫璨算账……放开我……”

她的声音弱了下去,脸色苍白,浑身颤栗。

“闭嘴!闭嘴!闭嘴!!!”

男人脸色大变的吼,她的声声句句全刺中了他的要害,一团急怒在胸膛中熊熊燃烧,他恨透了别人叫他窝囊废,用力甩下几巴掌,凶神恶煞似的将她的意识打散,打没……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今天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再怎么逃也逃不掉……要怪就只能怪南宫璨,谁让你做了他的洛妃,谁让你是他最喜欢的女人……南宫璨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就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他敬你如女神,我就彻底毁了你,看他能奈我何……哼,他再有耐,也没办法救了你,他再厉害,也只能穿我用过的破鞋……”

他吼叫着,声音贯彻九霄,惊得山鸟四散。

她听在耳里,感觉好像很遥远,很遥远,男人可怕的脸孔在跟前慢慢模糊了起来,脸上麻麻的生着疼,她隐约感到有一只武者粗糙的血手,扯掉了她的肚兜,狠狠无情的捏上雪白的胸.脯,陌生的唇毫不怜惜的的咬上她的脖颈,狂暴如野兽般的气息,粗蛮的喷在她的身体上,可怕的侵占她的唇齿……

晶莹的泪水从眼底少滑落,带着脸上的污血止不住的滚落,整个人惊恐的激起令人想尖叫的粟粒,喉口隐隐有腥甜味翻涌而来。

“不要,不要……”

她拼命的摇头,拼命压下将要喷出口的血腥,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狠狠的的咬他一口。

他被咬痛,狂怒的再次甩下巴掌,然后,只觉眼前一黑,她的意识,终于一寸寸全部被剥离……

唯一看见的是破落的窗外,那惊散飞过的鸟群,好像有奔雷似的厮杀声传来……

无韫,是你来了吗?

无韫,快来救我!

无韫,不要让人污了我的身子……

不要啊……

眼前奇异的幻现一朵朵美丽的桃花,是谁摇落一树花香,摇得桃瓣片片飞扬,风吹过,花雨中,有个俊逸的少年含着慵懒的浅笑优雅走来,对她说:我叫靳无韫……

曾经,是谁将她深吻,且在耳边轻轻的叮咛:“不许别人这么碰你!”

可,终究,她没能保护好自己!

泪,滴答滴答的滑落,在男人疯狂的肆虐中,自小娇宠于一身的天之骄女失了所有的意识,满身冰寒,早已昏死过去!

而这一切的一切,起缘于她太过于痴执!

如果当初,她不曾逃婚,不曾使计嫁入靳家大门,也许,她不会经历了那么多的血腥与纷争,也绝不会被扯进罗刹国的皇位之争!

她,叫云千月,曾是南越国七绝公子的妻子,是东铖国靳家堡少堡主的爱妾,如今,则做了罗刹国新太子南宫璨的宠妃。

这三个男子皆是人中的龙凤,皆痴宠与她,可她心中喜欢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

她有很多名字,云千月,裘墨衣,司锦洛……

但,真正的名字只有一个:宫云凰!

是,她是宫云凰,北漠桑国至高无上的皇!

一个流落于外,尚未继大统的绝世娇女!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