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目录] > 第7章: 情错 两宫合心君臣意 7

《烽火乱:我的极品皇夫》

第7章 情错 两宫合心君臣意 7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的心,其实很小,小到只想与自己心爱的人相守山林,过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

什么皇位,什么天下,什么争权,曾经离我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凡的身世,如果不是我被卷进桑国的权力旋涡,如果不是南越国的逼迫,如果不是罗刹国那个恶魔的穷追不舍,我的日子应该会过的很简单!

身边的人身子沉沉的一震,将微然有些恍惚的我拉上他光洁的胸膛:“千月,你不让我睡了是么?不要诱惑我,要不然,明儿咱们早朝谁也不用去上了,直接让群臣笑话吧!”

他的眉里落着笑,眸里盈着欢喜,手却又开始火热的移走。

我回过神,凝眸含羞一笑,红着脸捉住作怪的手掌。为了抚平心头骤然翻起的怅惘,我故意不知死活应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你这么不经逗!别了,还是睡吧,你若还是欲救不满,我瞧,真的给得你弄几个姬妾了……”

他斜眼睨我,没再生气,而是一个翻身又压上我,冲我的红唇咬了几口,深深的眸子又起火焰,道:“看来你把我当好欺负了,还在一味的逗我,我告诉你,以后若再敢说给我弄姬妾的话,我就要到你第二天起不了床……”

他一边说一边落下吻,一边吻一边说:“我只要千月,我只要千月……”

一个个浅吻一寸寸加深,一寸一寸如烈火般燃烧起来,带着我翻天覆地,直把我烧尽,烧掉我脑海中的另一他,烧得我只能把那个他沉埋在记忆的深处。

靳无韫,靳二哥,他是我上辈子的美好了吧!

我以为这辈子我只能在梦里悄悄的听他说话了,只能在私下时偶尔忆想他抱我的那种甜到心里的感觉,但那只是我的以为……

带着满身的倦意沉沉入睡,正自睡得酣甜舒畅,似有人开了宫门闯进来,一串急促错乱的脚步直奔内殿门口而来。

还未等回禀,我便听得身边的人儿已低低的轻斥出去:“何事半夜来惊扰?”

门口处响起的却是流容的声音,她在门口处重重的磕着坚硬的玉砖,声音响若擂鼓,没有禀甯王,而急惶的大叫我:“陛下醒醒,陛下醒醒,东铖国靳家堡靳无熙执了陛下的令箭冒死闯宫,扬言要马上见到陛下,否则就立即自刎,血溅丹墀,让陛下永世追悔……陛下您快醒醒吧,快救救五公子吧!流容求求您……”

流容本不是我的人,她是靳无韫身边的贴身侍婢。靳无韫死前叫她跟了我,已随我五年多,做事从来玲珑得体,如果不是事急,断不会在今天这种场合不合时宜的来磕见,而她口中的靳无熙不是别人,正是靳无韫的五弟,我与他曾是叔嫂。

一听得靳无熙要血溅丹墀,我一下子便从睡梦里惊坐过来,瞅了一眼同样满眼震惊骇然的骆烽,大叫一声:“不许他胡闹,叫人截了他,传到雍惠宫来见我!”

内侍官领命而去,流容自外殿奔进来,满脸惊白的过来为我整装束容,一边竟含着忿忿之色,恼怒的窥望正披衣穿袍的骆烽。

我问她究竟怎么回事,她直摇头,低低的说让我去问靳无熙!

心急燎火的,也不想叫她们弄的繁琐了,只随意挽了一个家常的发式,着了件家常的衣裳,提着狂欢后的虚浮步子就要跑出去,却被骆烽拉了住,一件薄绒雪裘斗蓬落到了肩头,轻轻拢住我发凉的身子,微微有些郁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事隔这么多年,靳家堡在你眼里还是这么的重要!”

我咬着薄唇,压着微乱的心,道:“靳家堡与东郡王的人马正在交战,这个时候,阿熙他不会无故跑到我的皇宫说要死给我看的,一定出什么事了!”

他静看我一眼,目光深深的想了一想,才吐了一口气道:“该来的总会来,走吧,去瞧一下再说!”

他在指什么?

什么叫该来的总会来?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伤 闻君未死烽火起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