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目录] > 第65章: 妒 忌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第65章 妒 忌

东方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冷笑,想不到那样一个邪恶的魔鬼都有女人争,只是她却只想逃离他。

无论他有多大的魅力,在她的眼中,只看到他的可怕!

“在看什么?在等阿祺哥回来是吗?”看着这个女人竟然对自己如此无视,韩美凌不由跟到窗边,也看着易锦梓看的方向,嘴里发出一声冷嘲热讽。

默默地立着,易锦梓没有回答。

她根本不想回答这个女人无聊的话题,那个魔鬼,如果他能永远地不回来,才是她所希望的!

“呵,才只是祺哥的未婚妻,就真当自己是龙泽的女主人了!架子倒大得很!”自讨了个没趣,韩美凌可不是省油的灯。

自小的任性与自恋,她已经习惯了别人对她的低声下气。

除了在段延祺的面前她才表现出最温顺的样子,平时,根本是嚣张不可一世,哪受得易锦梓这样的漠视。

“韩小姐,请喝茶!”此时澜茹端着刚刚泡好的茶水过来,正要将之放到茶几之上,却听韩美凌懒懒地说道:“端过来吧!”。

“是!”澜茹再度直起身子,端着茶水便往窗边走去。

却在她刚将茶杯递到韩美凌手上之时,听她突然一声大叫,而后猛地甩手将茶杯扔到了一旁易锦梓的身上。

“咝。”滚烫的茶水就这样洒了易锦梓一身,让她痛得立即倒抽一口凉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啊,对不起夫人,烫伤了没有?”澜茹大吃一惊,看到茶水沷了易锦梓的一身,将她露在外面的手臂立即烫得通红一片,吓得忙手忙脚乱地掏出帕子替她擦试。

“哎哟,烫死我了!”韩美凌一把将澜茹拉开,娇作地吹吹手指,指着澜茹破口大骂:“你怎么搞的?这么烫也不知道先冷会儿再端进来,你想烫死我吗?”。

“对不起韩小姐,是我不小心,对不起!”明知是这个女人故意的,然而,身为下人,澜如还是低头道歉。

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方才根本是故意要将茶水洒了的。

明明澜茹将茶杯托在托盘之上,如果她接手时觉得烫,顶多是将水杯洒在托盘上而已;可是她却端着杯子一把扔在易锦梓的身上,根本是故意想要烫伤易锦梓。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吗?你知道本小姐的手有多金贵,现在烫伤了,这是你一个下人赔得起的吗?”咄咄逼人的韩美凌,扬着厉眉,明明是她的错,却不依不饶地教训着澜茹。

她就是不要澜茹去帮那个女人收拾残局;哼,烫她,这只是小意思。

敢无视她韩美凌,这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惩戒。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我错了!”忍着心中的怨气,澜茹忍受着这个女人的无理取闹,只希望她可以因此而息事宁人。

她从来都知道这个女人难缠,却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女人还很过份。

好歹夫人也是段先生的未婚妻,就算她一个下人好欺负,夫人也不该受她这样欺负的。

“哼,真是太笨拙的下人,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阿祺哥真是白养你们了!”不屑地自易锦梓地身边走过,韩美凌看着易锦梓通红的手臂,这才大惊小怪地叫道:“哎呀,你的手都起水泡了,这个该死的下人,真是应该将她的手给砍了。”。

说着,她一脚踢向身前的澜茹,那双美丽却妖冶的眼里全是得惩的笑意,嚣张而狂妄。

“唔!”尽管澜茹有些身手,可是在从小习武的韩美凌这一脚下,还是痛得她面色苍白,冷汗立即流了下来。

“还不快将这里收拾干净,要让待会儿回来的阿祺哥看到,你不要命了?”冷冷地威胁着,韩美凌意思很明显;要澜茹承认是她这个下人的错,根本不关她韩美凌什么事。

“是,我这来就收拾!”忍着心口的疼痛,澜茹蹲下身子,一片一片地收拾着碎裂的杯子。

却见一双白晰的手,轻轻蹲在身前帮她一起捡。

“夫人!”澜茹心中一暖,方才的委屈让她立时红了眼。

尽管她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可是此时,看着一脸温柔笑意的易锦梓,她还是忍不住心生感动。

“我没事,只是小伤。”易锦梓淡然一笑,知道澜茹是因为自己的手受伤了而不安。

本来她对这里的任何人都不想再去靠近。

就像阿龙,当她在心底对他产生依恋的时候,却是自己将他伤得更深。

可是此刻,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佣忍气吞声地样子,她的同情心不由再次泛滥。

做下人已经很可怜了,却还要做一个不分事非对错、豪无尊严的下人,这是她最看不下去的!

就算只是一个下人,她也应该有尊严;可此刻明明不是她的错,她却要默默忍受别人的无理指责!

这让她想起自己如今的地位,也是那样的没有尊严,也是同样的任人予取予求而不能反抗。

“对不起,夫人!这些让我来做吧,你的手受伤了。”澜茹低声道歉,而后快速地将现场收拾干净,匆匆退了出去。

“哼,假惺惺!”不知道易锦梓真实处境的韩美凌见状更加厌恶这个柔弱的女人,看起来她倒挺会收买人心的,怪不得阿祺哥会被她一时迷住。

独自走进浴室,易锦梓看着镜中自己狼狈的样子,心忍不住发酸。

抬起手臂,她看着自己通红的肌肤以及手腕那用花边故意隐起的伤口,不由笑得苦涩。

自从自己再见到那个魔鬼,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受伤。

大伤小伤,心伤心碎,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此时,这手上的一点点小伤真的算不了什么?

“夫人,我找到烫伤药了,夫人?”澜茹拿着找来的烫伤药,却看到韩美凌独自悠哉地坐在那里,不由心一惊,大声叫唤了起来。

“鬼叫什么?我的手也被烫伤了,怎么没见你替我拿药?”冷冷地看着这个紧张的下人,韩美凌的心中就忍不住地发恨。

那个女人,她真的要好好想个办法将她清离祺哥的身边!

不然这样下去,重新抢回祺哥还真的会有些难度。

……本章完结,下一章“ 挑衅的伤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