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目录] > 第89章: 惊心动魄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第89章 惊心动魄

东方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紧紧地盯着方才易锦梓消失的方向,闻毅君看到那个跟锦梓一起离去的男人已经回来半天了,而锦梓却丝豪不见踪影。

她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再回来?

难道她是故意躲着自己吗?她可知道,他有好多话想要对她说清楚。

不管她是不是找到了她的那个祺哥哥,这么多年来的情感,他也要当面对她说个清楚!

哪怕她依旧只爱那个男人,哪怕她在听到后会从此再不理他;可是,如果不当面问个清楚,他真的无法就这样离开。

“毅君,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啊,瞧你紧张成这样?”坐在一旁的骆流川看着这样心神不宁的闻毅君,不由好奇那个女孩子的身份。

为什么毅君会认识她,而她现在却是那个龙泽神秘总裁的未婚妻。

像这种关系复杂的女孩,怎么会是快要毕业的毅君所认识的呢?

“她是我从小到大的同学,是易叔叔十年前带回来的女儿。”心神不宁地应答骆流川,闻毅君的俊容始终紧锁,一种强烈的不安让他坐立难平。

“仅是这么简单?那你有什么好紧张的?”不满意地挑了挑俊眉,骆流川相信关系一定没有毅君说的这么简单;否则以那小子万事风清云淡的态度,怎么会急成眼前的样子?

不止失了魂,还好像连心都丢了!

深深地闭上眼,闻毅君心底的痛让他紧紧地握紧了拳。

当然不简单!他对她的爱已经超出了友情界线,一种失之心痛的情感,早已占据了他的整颗心房;让他在以为她失踪的时候,相思成灾...

在再见她的时候,心痛胜过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她一直忘不掉那个叫做段延祺的男人?

为什么她心心念念不忘的,永远只是那个她的祺哥哥?

为什么他对她的爱明明不比那个男人少,可她所看到的却只有那个男人?

砰!

拳头猛地砸在面前的台子上,将台上的酒杯立时震得掉落地下,摔得满地残骸;也将正饶有兴趣等着他下文的骆流川吓了一跳,瞪大眼看着这个从没有这样爆躁过的表弟。

“喂,你没事吧?”一把抓住那个站起来便要走的闻君毅,骆流川看着四周将怪异的目光扫到这边来的人们,不由低声询问。

“我要去找她!我有话要问她!”一把拉开骆流川的手,闻君毅不顾一束束不解的目光,大步向着易锦梓方才去换衣的地方走去。

他不放心,为什么她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如果她要先行离去,按理那个男人也应该陪她一起回去;更何况,她明知自己在这里,她怎么可能突然离去都不跟自己打声招呼?

可是,她到底在哪里?她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还不见她的影子?

“锦梓,锦梓?”忽地推开更衣室的门,他看里面空荡荡一片,根本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而在沙发上,却有锦梓方才换下的那袭紫色的衣裙;这证明了,锦梓确实在这里换过衣服。

“锦梓,锦梓你在哪里?”一种强烈的不安紧紧地掴住了闻毅君的心,他四周扫视一眼,都没有见到易锦梓的身影,急得不由大声呼唤,却根本没有回音。

这里只有一个地方进入大厅,而她换好衣服却没有再回去,那她到底是去了哪里?

“锦梓!”快步沿着右边的方向寻去,他在想她会不会在阳台上透气;然而,当他奔到阳台的时候,那里确实站着一个女子,只是,却是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美丽女人。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看着那个妖娆美艳的女人,闻毅君忙出声道歉,却还是察觉到对方微微皱起了眉头。

“没事,你在找人吧?我来这里好长一会儿了,好像没有看到其他人来过。”韩美凌秀眉一挑,而后对着一脸紧张的闻毅君,扬着诱惑的笑,温柔地说道。

“哦,对不起,那打扰了!”眸子一黯,闻毅君有种空前的失落。

到处都没有看到她的踪影,锦梓,她到底去了哪里?

“情思如梦,愁断白头,花开花落望穿多少个秋?千年等候,只为破茧重逢...”正欲离去的闻毅君,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他随意地拿起手机,接开一听却是大厅内的骆流川打来的:“喂,毅君,那个男人接了一个电话,好像要走了;而你要找的那个女孩子还没有出现,你是不是...喂,喂...”。

脚下忽然踩到一个东西,闻毅君低头一看,却是一只闪闪发光的十字形耳环;心一跳,他发现这个耳环很熟悉。

蹲下身将耳环拣起,闻毅君不顾电话那头骆流川的大叫,对着这只被他踩得有些变型的耳环发起了呆。

“啊,我的耳环好像掉了!”然而这时,身边的女人却惊呼起来,将闻毅君的思绪立时打断。

抬起头,他看到那个女人的面上透着些焦急,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小姐,是这只吗?”他扬了扬手中的耳环,对着韩美凌淡淡一笑,将耳环递了过去。

“哎呀,就是这只,可是怎么只有一只呢?还有一只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韩美凌面容懊恼,一副很扫兴的样子,伸手将接过来的耳环随手往窗外一丢,叹道:“唉,真是倒霉,好好的耳环变成这个样子,而且还只找到一只,不如扔了算了。”。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踩到的!”闻君毅面上一热,看到对方这样气恼,不由觉得不好意思。

而韩美凌却没有半分好脸色,只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快点离开这里。

她摆了摆手,不耐烦道:“哎,不关你的事,是我今天心烦,连这破耳环都跟我过不去。”。

“哦,那我不打扰了,再见!”不想再多与这样的女人聊天,闻毅君微微点头,便再度转身离开阳台。

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女人见他走开,脸上的笑容却绽开无比的妖冶。

然而,闻毅君在刚回到那个更衣室边,却突然想起,那个让他十分眼熟的十字形耳环,是之前锦梓耳上戴着的。

怪不得他看着那样眼熟,他只有对锦梓的样子才会在意,之前那个女人的耳环是什么样子他根本没有注意。

不过此时想起,明明锦梓戴着那样的耳环,而那个女人却说那是她的,不可能有那么巧的事吧?

心猛地一跳,他不顾一切地再度返身,当看到阳台上那个女人见到自己时眼里的震惊,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冷冷地扫了那女人一眼,他四周看了看,忙顺着阳台走道一直往着最里边的房间走去。

。。。。。。。。。。。。。。。。。。。。。。。。。。

“你确定那是韩美凌安排的人?”来到大厅外,段延祺对着前来汇报的手下冷冷地相问。

一张俊美的面容没有紧张与担忧,相反,有种意料之中的寒冷。

“是,属下亲眼看着他们将夫人抓进那间没有人的房间,然后属下便匆匆赶回来跟祺哥您回报了!”那个黑衣男人微低着头,不明白祺哥这是作何打算。

明知有人要对夫人不利,却不让自己去救她,只吩咐自己看清情况再回来禀报。

现在听到夫人出事的消息也不紧张,只是冷冷地在那里沉思着什么,让他不敢再多说半句。

“好,我知道了!”韩美凌,她果然不出自己意料,开始对锦梓下手了。

哼,真是个奈不住性子的蠢女人,她以为她想些什么他会不知道吗?

自作聪明,有时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而她韩美凌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拿她老子的江山来换!

手心紧紧地捏起,段延祺俊美到如雕刻的五官露出一种森冷的光芒,让凡是靠近他的人都有种如浸寒冰的剌骨冷意。

该死的!

低咒一声,他为自己竟然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看看那个女人而生气!

该死,她只是自己抓回来女人,她的死活只是在他控制和允许的范围之内,她的一切根本不应该牵动自己的心。

不如,就让她变得肮脏吧!那样自己才会更加讨厌她,才会在报复她的时候豪无怜惜!

可是...

狠狠地摁熄手中的烟蒂,他不顾烫手的感觉,硬是将燃着的香烟掐熄在自己的手心。

一种火辣辣的痛,让他紧紧地闭上了眼;而后,终于一把扔掉烟蒂,对着身边不知所措的手下冷冷吩咐:“走,带我过去!”。

一时间,脚步不受控制地变得急促,他还是无法让她被其他的人碰触。

就当她是他的专有物吧,除了他段延祺,别人根本不可碰她!

要毁,也是由他段延祺亲手毁去,其他人根本不够资格!

。。。。。。。。。。。。。。。。。。。。。。

“锦梓,锦梓你在哪里?”一种莫名的心慌促使着闻毅君一间房一间房地打开查看,却都没有找到那个让他无比担心的身影。

锦梓,她在哪里?她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为什么怎么都找不见她的身影?为什么她要走会不跟自己道别?为什么她的耳环会掉在阳台之上?

狠狠地摇了摇头,他在心底安慰自己。

不会的,一定是他想多了!

说不定那只耳环真是那个女人的,说不定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锦梓与那个女人,刚好戴着同一款式的耳环。

脚步一声比一声沉重,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然而所有的心慌还是让他不敢停下。

一种比方才害怕的担忧,让他几乎不敢乱想下去!

不会的,不会的,锦梓一定不会有事的!

“啊,救命啊,来人哪,快救救我...啊不要,不要碰我...”一声激烈的呼救声从一扇紧闭的房中传出,惊得闻毅君全身一个激凌,忙飞也似地奔向那个传出呼声的房间。

“锦梓,锦梓是你吗?”使命地捶着门,闻毅君急切地叫着。

方才那隐隐的呼救声好像是从这间房中传来的,是锦梓吗?为什么她的声音这么害怕,她怎么样了?

“妈的,竟然真给你叫出个人来!”啪地一声,易锦梓白晰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那个正在试图扯去易锦梓内裤的刀疤脸听到闻毅君的声音后,眼里凶光一露,抓着易锦梓的手也狠狠地用力反拉。

“兄弟,不要管他,你先上!他妈的,今天这娘们咱是上定了,管他天王老子,来一个老子毙一个!来两个老子毙一双!”另一个之前被易锦梓咬了一口的丑陋男人,瞪着一双凶狠的眼邪恶地看着易锦梓;并从身上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刃,嘴角扬着疯狂的笑。

“不要,毅君,救我...毅君!救救我,啊...走开,不要碰我!”忍着手骨的痛,易锦梓拼命地挣扎。

毅君...她听到外面好像是毅君的声音,她也听到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放出的狠话,可她却顾不得那许多。

毅君,是你吗?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我好怕,我好怕!

此时她根本不顾什么生死,根本不顾什么疼痛和伤害,她只知道她好怕,她不要再被别人强*,不要...

“锦梓你不要怕,我来救你了!”听到易锦梓的叫声,闻毅君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

他拼命地踢着门,撞着门...终于在他如同失心疯般的撞击下,那扇房门砰地一更,被他硬生生踹开。

然而,在他刚刚冲进去的瞬间,却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尖直剌着他的心房而来。

条件反射地一侧身,那把刀豪不留情地落在他的胸上肩下一点,让他身上立时见红。

猛然的疼痛下闻毅君快手推开身前的男人,却身体再度被那人一拉,而后一脚将他踢到地上。

...........

对不起,今天更得晚了,希望亲们别见怪!么么大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