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目录] > 第94章:默认章节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第94章默认章节

东方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杜逸寒看他对那个女孩子的态度,却是无比复杂的。

如果说是为了报复,根本已经超出了他平常的作风;以自己对他这么多年来的了解,他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十分的不清不楚。

而这,也是他杜逸寒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凭什么?只凭她的父母害死了我的父母,害得我一夕间成了孤儿,从而害我经历了所有人世间最惨痛的遭遇与伤害!害得我永远地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眸子骤然一寒,段延祺的声音显得激动又低沉。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有人可以欺负到他,可是只要一想起自己曾经所遭受的一切罪,他的心就会变得无比的冰冷。

忍饥挨冻,遭人欺负,为一只馒头被一群小混混恶整,为一顿饭而被人贩子贩卖去做苦力;为了逃离剥削童工的旷井,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误杀了一个人...

而后在逃跑与流浪中,他与一些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混进了**,进入了鹰帮的旗下。

却在韩玄宗打算培养一批少年好手的时候,与同样被韩玄宗选中的阿龙阿虎他们结识。

只是他原以为从此生活将会过得平坦,却发现,原来的日子虽然凄苦,而接受训练的日却是有如炼狱。

与自己一同受训的一批几十人中,到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六人。

这六人,以他为首,包括阿龙阿虎,都成了韩玄宗的得力干将。

因此三人自那时便在韩玄宗的麾下,替韩顺利完成过几十起警方至今无法破结的大案;而他与阿龙他们在这十年中,也已经结成了一种生死与共的默契。

并由于一些原因,让三人相互配合,从而在他的带领之下,渐渐拥有了自己的组织。

只是这一切,却是在韩玄宗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后来虽然被韩发现,三人却凭着这些年暗布下的脉络,顺利跳出了韩的旗下,组成了如今的龙泽。

关于他所有的这一切,身为知音好友的杜逸寒几乎无所不知。

可是,龙泽成立的这两三年里,段延祺却不断地安排降龙与伏虎查找一个叫易锦梓的女孩子。

这一点,杜逸寒曾经问过为什么。

可是他的回答从来都是两个字,仇恨!

对于他的仇恨,杜逸寒都能理解;每当他报完曾经谁人对他施过的大仇时,他几乎都会跟自己庆祝。

可是这一次,他抓住了这个女孩子,却总在折磨与救治上反复,真的让杜逸寒不得其解。

而此刻听着他说那个女孩子竟然是杀害他父母的仇人之女时,他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是,他还是为他流露出的那种复杂目光而担忧,到底他对那个女孩子的情感只是仇人之女这么简单吗?

为什么他感觉到他对她的特别,是那样的强烈?

“既然她让你这样痛苦,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她!让她解脱,也让你自己解脱!”紧紧地捏紧了手心,杜逸寒为自己第一次劝他杀人而痛苦。

一种比段延祺更复杂的情感,让他竟然抛弃曾经劝阻他的想法,要段杀了那个女孩子。

难道他真的是近墨者黑,自己也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吗?

目光一跳,段延祺听着这样新鲜词的杜逸寒,不由高挑着俊眉,怪异地看着他。

却见杜逸寒目光闪烁,而后仿佛在懊恼什么似的,并不看他,只是低低地说一声:“延祺,如果你能放了她,那结果是最好的!那样才代表了,你既饶恕了无辜的她,又饶恕了你自己。”。

他抬起俊眸,直直地看着正要发火的段延祺,伸手示意他听自己说完:“你别激动,虽然说她无辜你会心里不舒服,可是你想想,害你父母的只是她的父母,就算他们是间接地害了你,但作为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来说,她真的是没有错。错只错在她的父母,这些罪,本不要你与她来承受,你能明白吗?”紧紧地掐住了手心,杜逸寒痛苦地挣扎。

但是最后,他还是决定劝他放了易锦梓。

毕竟他的宗旨,是延祺能够放弃仇恨比毁灭一切仇恨要好!

至少,他不会变成一个魔鬼,不会变得连对自己都六亲不认。

看到如今的延祺,连对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阿龙都下得了狠手,他真的为他很担忧。

如果,如果他可以放弃仇恨,那说明他一切还有救!

“我不要听这些!杜逸寒你别说了,要我放弃仇恨我是绝对做不到!如果你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事情,那我让阿虎送你回去!”冷冷地拒绝杜逸寒的劝言,段延祺的胸口微微起伏。

在他的心里,仇恨已经根生,要他根本放弃比登天还难。

而杜逸寒却来劝自己放了那个女人,哼,他就知道他来是想当说客的。

只可惜,他段延祺决定的事情,不管是谁,都无法更改半分。

“不用送了,我自己能回去!”同样面色不佳的杜逸寒,听了段延祺的逐客令,知道他一时半刻不会听从自己的劝的。

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希望他怎样!

若杀了那个女孩子?以他向来不赞同延祺杀人的态度,是根本做不到要自己劝延祺去杀人!

可是如果延祺放了她?那代表着延祺的心里已经抛下了仇恨,在原谅了延祺自己与她的情况下,那他又该如何处置?

他对他的心,自己早已认清,可是延祺却从来不知。

如今看他对那个女孩子如此特别的态度,他真是既担忧又失落。

从来看他对女人根本不屑一顾,有也只是因为身理需要,绝不会对哪个女人有半点的独特。

所以,他也从来不会阻止他的随性;相反,心里还默默暗喜与他的这种随性态度。

因为这样,他认为自己在他心里至少是最重要的。

可是如今,自从那个女孩子的出现,他却发现他的心里渐渐住进了那个女孩子!

如果在自己的情感在尚未明示之前,延祺对那个女孩子的情感,一定会超越自己的。

他该怎么办?是继续与他做为知已地相交一辈子,还是告诉他自己对他暗生的情感?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