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12章:其实我也想吃土

《被迫风流》

第12章其实我也想吃土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三

金炎搬到学校为单职工准备的单体宿舍。就是一人一间卧室,外带有厨房的那种小房子。这房子还是附近的敬老院改造的,随着学生高峰期的到来,学校的房子紧张,老师们不得不委屈一下。房子陈旧,但经过改造后,还能凑合。

晚上,自己一个人睡在这样的房子里,房梁上的老鼠过来过去,像得了天下。而金炎却很不习惯。老公一周有四天在单位值班,她自己就一直瞅着屋顶,眼睛瞪得很大,大得充满恐怖。她还记得有一次,在原先的宿舍。一天晚上,听到门板被什么东西撬被什么人想打开的样子,她吓得叫醒了金凤。金凤和她一起躲在被窝里,大骂:“不要脸,你不要脸,”但是她们看不见外面有什么人,继续骂:“找死呀你,你跟野猪一样可恶!”但是她们又不敢走出宿舍看看外面的情况。

就反反复复骂那人可恶,骂他像野猪一样不要脸。第二天再说起此事,两人却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一看,门板边上有咬下来的一堆木屑。料定是老鼠所为。浪费那么多口舌,金炎对金凤说:“笑死人了,昨天我们那模样一定很好笑。”

老鼠不值得可怕,但是一想起另一件事情,金炎不由得毛骨悚然。附近一个村子的小孩子,因为父母都到蔬菜大棚做事,无人照看,又害怕她自己滚到床下,所以用绳索捆住了她的手脚,那个小女孩还在襁褓之中。

等父母回来的时候,她们发现几只老鼠还趴在小女孩的脸上啃,整个脸庞被老鼠啃食得不像样子,后来送到医院缝了29针。金炎想起那老鼠成群结队残害人类的情景就再也睡不着了。她想,以后,老公不在家,她就叫金凤过来做伴。

自强和向安被三爷送到了学校,向老师解释了有关情况,金凤把向安领进教室,是开完会之后。送走三爷,金凤陷入了沉思。

金凤,金凤,在干吗呢?金炎走进办公室就抓起金凤的胳膊往外拉,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烦死我了。金凤抬头看看金炎,无精打采。

跟我去后操场。金炎扬起眉毛。

去后操场跑步?你都成孕妇了,还跑步不成?金凤也斜了金炎一眼。

还有十分钟就吃饭了,你去自己去。金凤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告诉你,我有个奇怪的念头。金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象在描述恐怖的电影。

想撞墙呀?金凤也瞪大眼睛盯住金炎。

你才想撞墙呢。金炎反唇相讥。

我就是想撞墙,我都不想活了。金凤一屁股又蹲下来。

我想去吃土。我突然很想吃土,看见土就想吃。金炎终于打开了水龙头。

金凤也很想吃土,但是她不敢声张。她觉得金炎好幸福,能够说出自己想吃土也是一种做人的资本和活着的骄傲。

去吧,去吧,让你缠死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后操场。走到白杨树的里边,那里有细细的白沙土。

金炎拿出小塑料袋,装了一些,顺便撮一撮放进嘴里。

味道怎么样?

很好。像吃炒面。不信,你也尝一尝。

吃土好呀,你妊娠反应,需要微量元素。

我也觉得好奇怪。

这段日子呕吐还不是很厉害,但是就喜欢吃土。

如果你不在小镇,你到哪里去找土呀,穷毛病。

你说这妊娠反应真的是一种奇怪的生理现象,我听说,咱们学校的左前辈有段日子特别愿意吃火腿肠,一连吃了一箱子,最后连看广告都不敢看了。看着就呕吐。看来我还得细水常流,万一看见土就呕吐就麻烦了。

是呀是呀,凡事有个度,如果任其发展,必定来个物极必反。你吃了土,还吃饭吗?

吃,就像胃病病人饭前先喝药片一样。

嘻嘻,你可真有意思。怕痛吗?听说将来分娩的时候,女人都像杀猪一样嚎叫。

痛就痛吧,快乐过后,总要承担责任。

金炎,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呀。你这人从来都像个闷葫芦。

我相亲了。

那位怎么样?帅吗?有我们那位帅吗?

他没有你那位帅,长得也不怎么样。家庭更不怎么样。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没有什么打算。

你嫁给他吗?

这个好象很遥远,又很近。

什么意思?说明白点。

他是个瘸子。而且是个风流瘸子。

啊?!你没答应吧。

我干吗不答应?!

你为什么答应呀?你又不缺胳膊不少腿。你少心眼吗?

他妈妈反对他跟另外一个女人来往,赞成我们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答应呢?

你图什么呀?要人没人,要家庭没家庭。

我图什么,我图那东西快,像钢钻一样快。

啊?!你是**呀!

两人你追我打嘻嘻哈哈向前走。

忽然,金凤转到金炎后面,躲躲藏藏。

有鬼吗?你藏起来,还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给我出来。

金炎,你就挡一会儿好吗?我求求你了。

哎!哎!哎!说你呢,躲什么躲什么?对面走过来一个人,大声地吼起来。

你什么人呀?凶神恶煞似的。金炎白了一眼来人。

生米都做成熟饭了。还躲什么躲?来人提起金凤的后衣。

啊?!你们?!

男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讨厌呀?金凤直起腰知道没什么好躲的了。

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自从见面后,已经有好几天了。

没正经。说干吗来了?

嘿嘿。

肯定另有隐瞒。说,不说,金炎咱们走!

哎!哎哎!我是来看看两个孩子,三爷刚刚送过来的两个孩子。

我就知道。金炎,中午请我们俩吃饭怎么样?

金炎没想到金凤真的要接纳这个陌生男人。

好吧,走,到我们家去。

金炎领他们到了自己家里,这表明,金凤要把相亲的事大白于天下,也说明她要接受这个人。虽然这个人有点残疾,但是健康。那有节奏的一颠一颠恰到好处地显示了他的绅士风度。这么一个人娶到金凤当然无限风光。

金炎做了四个菜,招待二位。

吃菜的时候,栓子为了活跃气氛,说了个还算文雅的笑话说:“妈妈,我的海龟死了。”儿子眼中含着泪水对妈妈说。

“别太难过了,我们用纸包它包上,放在盒子里埋在后院,再给它举行一个葬礼,好吗?葬礼结束后,妈妈带你去吃冰激凌,再给你买那只你最喜欢的宠物狗,你不要太……”妈妈正在安慰儿子时,突然发现海龟动了一下,“儿子!海龟没有死哎!”

“我可以把它杀了吗?”儿子失望地说道。

金炎和金凤谁也没笑。

我再给你们讲一个。儿子三岁,平时住在幼儿园,双休日接回家后,就睡在我和妻中间。上周日的晚上,他对我们说:“我们班孙洁说要嫁给我。”我大吃一惊,忙问:“那你怎么办?”“我当然要跟她结婚啦!”儿子响亮地回答!“爸爸妈妈,咱们赶快买房吧。”“买房干什么呀?”妻问。“我跟她结婚用呗!对了,得给我买个两居室。”“买两居室干什么呀?你们小两口住一居室不就行了吗?”我故意逗他。

谁知儿子却说:“别以为我不懂,我们的孩子还得住一间呢!我可不想让孩子跟我一样,睡在你们大人中间。”

快笑,快笑。金炎听到金凤的命令立刻笑起来。

呵呵,我的笑话很有魅力吧。

比你有魅力多了。金炎在心底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的婚姻不需要恋爱(未成年人免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