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15章:耙子需要筐子

《被迫风流》

第15章耙子需要筐子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七

这啊的一声跟一张桌子掀翻在地的声音不谋而合。

就在栓子娘和金凤摆好桌凳,等栓子磨磨蹭蹭准备出屋吃饭的时候,五婶来了。穿了一件黑色紧身T恤衫,白色的运动鞋,宽松的人造棉运动裤。让人一看,就有动感。

嘿!金凤来了。五婶喜笑颜开。

哎吆!是三姨呀,快坐。还没吃饭吧,咱们一起吃。金凤俨然一副当家人的样子。

他五婶,这几天怎么不过来坐了,我挺想你的。栓子娘凑进五婶,比金凤说得又亲热十倍。

我这不是过来了吗。前街后道的,想你我就来了。嘿嘿!有我吃的饭吗?五婶一脸坏笑。

你看吧,有烙饼,有馒头,有煎饼,你吃啥?栓子娘揭开垫子上的布,问五婶。

我吃过了,逗你玩呢。栓子呢?五婶巡视了屋子,没看见栓子的影子问。

哎!五婶,我这就出来。我的大恩人来了,我得行头伺侯。栓子应声走出屋来。

栓子,五婶有好消息告诉你。五婶拉住栓子的胳膊。

又给我找了个媳妇?嘿嘿,美死我了。栓子没个正经。

美死你吗,是累死你。一个不够吗?坏小子。五婶拧了栓子胳膊一把。

吁——吁——,五婶你少用点劲。疼死我了。栓子撮起嘴唇夸张地哎吆起来,疼死我了,疼死我了,俺金凤还没拧我呢,是啊不,金凤?栓子又坏笑起来。

媳妇上了床,我这媒人还没靠南墙吧。栓子,我那油饼还没要呢?你说,是不是?五婶坐在板凳上,就逗弄栓子寻开心。

是啊,是啊,那油饼还没烙熟呢,烙熟了,我就给你送过去。栓子坐到小桌子边,顺手拿起一块饼,卷上一根葱,吭哧吭哧吃起来。边吃边对五婶说,你看我娘,把劲都用到擀饼上了,吃个饼跟耕地似的费劲。

哈哈,哈哈,小院飘起欢快的笑声。

他五婶,有什么好消息。你快说,我都等不及了。栓子娘把板凳挪到一边,等着五婶发布好消息。

咱们镇上要捐助栓子五千元钱,让他找个挣钱的门路。这孩子有福气,脑子也活络,要不,我是舍不得把金凤给他,如果挣不来钱,让俺金凤喝西北风,我可不依你。五婶略一思忖接着说,金凤很早就没爹没妈,跟着他嫂子过,他嫂子势力,又对她不好,金凤从现在就住婆家了。改天,我给你们张罗婚事。

哎吆!我的亲五婶,我给你叩头了。栓子高兴起来就忘乎所以。

磕吧,我给你磕头钱。五婶倒认真了。

再一天,我和金凤一起给你磕。中不?栓子这会儿已经搂着金凤的脖子亲昵地说。

呵呵,我可记住了。不准食言。五婶这会站起来,抻平衣服的褶皱说,我听说,金凤被辞退了,以后也得有个工作,说,想干什么?

三姨,我想开个理发店。理发店本钱不是很大,而且不需要多高的技术。本来想把贴补的五千元钱给栓子买辆机动三轮跑出租,让他有个营生。现在看来,买了三轮之后,再加上镇上的补贴我开个店也足够了。但是房子不好找呀。到后街租个店面,恐怕太贵。我想三姨再借给我们点钱,我和栓子找人把西墙放倒另盖一排西屋。在西屋里开个理发店,再合适不过了。等有了钱,我们再翻盖北屋。到时候,房屋宽敞了,我们给三姨留出一间屋子,你愿意吃什么我们伺侯你吃什么。睡觉前,我们给你倒洗脚水。

呵呵,金凤这番好意我领了。不过,结婚后,先伺侯好你娘,她自己一人拉扯孩子不容易。还没等五婶往下说,栓子娘的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

我就知道你们缺资金,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1万元连同栓子的补贴5000元一起送过来了。金凤,这些钱你点点,这个家以后就多靠你了,孝敬婆婆,疼爱栓子。以前,为什么没考虑栓子的生计,男人都需要女人管。有女人管束,钱才叫钱。俗话说:男人是耙子,女人是筐子。这日子就是耙子搂来钱装在筐子里越过越好,如果一个家没有女人操持,日子就难了。你婆婆年纪也大了,你要勤快点。我就权当是你娘,以后,咱娘俩挨着近了,如果你婆婆有埋怨你的地方,我听见了知道了,我不会不管的。

是,三姨,我一定好好照顾这个家,一定不给你丢脸。金凤喝了一口水,汗水立刻顺着发梢流下来。她起身找毛巾。寻来寻去又寻倒栓子的屋里,她一眼看见了墙上做的标记。

拿着毛巾出来,她问栓子,墙上的挂历上怎么有那么多的圈?

啊,是咱娘养的鸡哪天下了蛋,我就在上面标了出来。

呵呵,我们栓子是有心人呀。哎呀!不对,栓子,咱们家很久没养鸡了,哪里来的蛋?

娘,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栓子有点恼火。

我还有件事要告诉大家。五婶一听里面有别的事情,赶紧叉了话题。昨天晚上,学校校长他们到羊肉馆吃饭,桌子被人掀了。

什么人呀?栓子娘凑上去问。

都是些半大小子,好像是原先辍学的。

为什么呀?

嫌他们公款吃喝。孩子们交上几个钱,都让他们吃了喝了。

带劲,绝对是侠客所为。栓子的模样就差到现场见个究竟。

什么侠客,就是那几个笑话你没本事,挣几个钱就去里面胡花的小青年。据说,他们成立了叫什么黑花组织,专门瞅候那些公款吃喝的人群。被他们逮到了,轻则掀桌子,重则举报,弄得他们人仰马翻。

嘿!纳鞋不用锥子,真(针)好!栓子击掌欢呼。

金凤一句话也没说。说真的,她恨他们,让他们下岗,她一万个不情愿。可是一提起校长,她仍然有一种解不开的情结在里面。

天不早了,你们吃了饭还要忙。金凤,你看什么时候动工,我叫你刘哥来帮忙。五婶就像菩萨让人留恋地出了门。金凤、栓子还有栓子娘又走到大门外送五婶,看五婶走远了,还招手喊道:“有空来家坐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情是闪电婚姻是电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