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16章:爱情是闪电婚姻是电费

《被迫风流》

第16章爱情是闪电婚姻是电费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八

五婶走出栓子家,又进了银换家。

死了,死了,一死百了。银换,你不用愁。五婶我相中的小伙子,包准没问题。五婶一边劝银换,一边招呼站在超市门口的儿子成伟过来。

你去把你那一帮小兄弟叫来,银换相中谁现在马上就订亲。五婶俨然已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士。

自从银换还没结婚的男朋友出了事后,她一直住在婆家料理丧事,这种事情,三爷这边没什大碍,他要干什么有金换支撑着,可是银换就不同了,死的是她的男朋友。她眼圈一直通红,头发凌乱,衣服也有些日子没洗了。

男朋友直到入土为安,她才回到家。也不愿意出门,银换爸操持这家操持那家,可对自己的女儿却一筹莫展。做父亲的,他不知道怎么去劝说自己的女儿。如今人如黄鹤飞去,天上人间,女儿的痛苦,他只是看在眼里,流泪在心里,可是无法挂在嘴上。

他抽闷烟走在街上,五婶看在眼里。

五婶自己没有女儿,所以对三爷家的两个女儿疼爱有加。原先,她经常给两个闺女梳小辫,买皮筋,买头花,买发卡。两个孩子就高兴地抱住五婶的腿,不让她走。

两个闺女大了,有了自己的工作,只有逢年过节,买上东西去拜见五婶。五婶见闺女来,总是把东西留下,然后给两个孩子换上更昂贵的补品让她们拿回家孝敬妈。所以两个姑娘对五婶,也像对待亲妈一样。见了面,就喜欢搂着五婶的肩膀亲热亲热。

五婶也总是抚摸抚摸孩子的脸,瘦了胖了漂亮了黑了白了的说一通亲热的话。

两个孩子初潮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五婶和她们一起去买的卫生纸,然后教她们怎么折叠成条状。就是后来有了卫生巾,也是五婶帮她们买的第一包。在姐妹的心目中,五婶既像亲姐妹,又像亲妈一样知冷知热。

就在五婶和银换在大门后的石墩上谈话的当儿,银换妈出来了,头发上系了一根红头绳,边走边唱,我想你,睡不着,睡不着呀。

银换,不哭,不哭。五婶我给你做主。五婶从裤兜里摸出一块纸巾给金换擦眼泪。

嘿嘿!狐狸精!你怎么来了!金换妈突然不粗舌不咬舌语言没有任何障碍地对着五婶喊。顺手拿起一把扫帚打过来。

妈,妈,你干什么?!银换眼尖,向娘扑过去。

打死你,我打死你!金换娘没头没脸地用扫帚扑向银换。

银换一边用手遮挡自己的脸部,一边靠向娘。从前面转到后边使劲搂住了这个蛮力无比的婆娘。在靠近娘的身体时,银换没有体会到一丝亲情,相反,她感到恐惧和疲惫。

五婶楞了一会儿走出了三爷家的大门。

恰好这时,成伟找来的五个小伙子走过来了。

你们跟我来。五婶在前,他们在后,跟随五婶去了附近的小餐馆。

传说唐朝有个年轻人叫韦固,一日傍晚在河旁信步,见一位白发老人倒骑着毛驴,从桥上过来,边走边借着月光看书。韦固觉得奇怪,上前打问,老人说他看的是天下姻缘的婚书,韦固年轻气成盛当然不信,又问着老人身上的褡裢里装的是啥,教老人说,里面装的是红绳,当人出生时,他就会给绑上一只脚,按照婚书所示,当他的爱人出生后,也一样,当婚配日期到的时候,月下老把红绳一牵两人就走到一起,但这是手工作业,人又老了难免有不到之处,和一些差错,所以造成人间一些姻缘波折。听到这里,韦固哈哈大笑,就问他的婚姻,老人说他末来的妻子就是城东高员外不满六岁的小女儿,说完飘然而去。韦固只当是一个笑话,转眼一想,既说我的妻子是不满六岁的小孩子,我今天晚上就去把她杀了看会怎样,于是提刀摸到城东,爬上高员外家墙头,看见那个小女孩正在院里玩,韦固下到院落,直扑而去,却巧被小女孩看见大喊有贼,众人忙围了过来,韦固刀尖一扬刚碰到女孩前额,见来了人就闻风而跑。十年后,天下大乱,朝庭用人之际,韦固投军报效国家,屡次立功受奖,元帅很是器重,把女儿许配给他,韦固当然欢喜,成婚后两人恩爱无比,只有一事觉得纳闷,每日都见妻子额前贴个桃花,就问原因,妻子如此这般一说,韦固才记起月下老的事,恍然大悟,才知道天下确有婚书一说。日后,他在中堂供奉月下老,两旁是牛郎、织女,司马相如、卓文君,日日燃香,夜夜行礼。等几位小伙子坐下后,五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并询问他们是否相信缘定一说。

几个小伙子嘿嘿笑起来,说,大姨,刚才成伟哥说让我们来帮你抬一张桌子。如果没有桌子,我们回去了。

哎!哎!先坐。抬桌子还在后头呢!你们先回答我的问话,信不信?

我不信。其中一个小伙子皱起眉头说。

我更不信。现在还不是跟谁来了电,就跟谁睡。如果不小心怀孕了,还乐意继续下去就结婚,不乐意就打胎,然后分道扬镳。谁还相信那老掉牙的缘分?

嘿嘿!怎么跟你大姨说话呢?你们!五婶指着那个小伙子徉装生气。

我再给你说道说道。最近我看了一句话说,爱情就象闪电,婚姻是干什么的呢?婚姻就是为闪电付电费的。你们给我说道说道这个比喻有什么含义?

有什么含义?就是被套牢了罢。就是人家怀孕了,男人必须承担责任。你说是吗,大姨。

五婶没想到这些年轻人对婚姻的解读比兔子还精,看来不能走正规道路。她要设下一个美丽的套子,为银换套一位牢靠的男人,对家庭负责任的男人。再看看成伟手下的这几个年轻人,五婶对他们丧失了信心。扬起手对他们说,去帮你刘哥吧。我这桌子抬完了。

还没抬呢,我们回去不好交代。领头的小伙子显得很歉疚。

我说抬完了就是抬完了,中了吗,好了吗。五婶忽然很生气。

怎么了,这刘姨?几个小伙子一边从饭馆向外走一边琢磨刘姨的反常。

……本章完结,下一章“缘来缘灭(未成年人免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