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17章:缘来缘灭(未成年人免进

《被迫风流》

第17章缘来缘灭(未成年人免进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九

当五婶返回到银换家门口的时候,银换已经把娘安顿好了,坐在门前的矮凳上,攥着一卷煎饼,煎饼里夹了几根碧绿的葱,银换娘使劲嚼,似乎全身的力气都用到咀嚼上,眼睛直钩钩地什么也看不见。银换拿了一条毛巾,在边上伺候着。

早上没吃饭吗?五婶小声跟银换说。

吃了,就是吃不饱。银换拿毛巾给娘擦了擦额头。又去给五婶拿了个板凳。

笸箩里五个煎饼一会儿就没有了,大门里面的一捆小葱,也只剩了几根。银换娘对食物的依赖,就像小孩子对玩具的依赖,没有了吃的,就开始闹腾。

不是娘俩却胜似娘俩的五婶跟银换就在一边说话,而银换娘就在一边旁若无人地吃着。

大约半小时后,银换娘起身去了厕所。

小镇上富裕人家盖了二层楼的厕所大都已经是抽水马桶,而银换家因为经济拮据,一直是草屋,厕所也是一个茅坑,两边各放块木板。下雨天,地滑,银换娘都是三爷照顾,在屋里将就。银换这回不放心,跟着娘去了。

约摸十五分钟后,就听银换吆喝,五婶,五婶,你快来呀!

五婶琢磨到底咋了,一边应声,一边向里跑去。

哎呀!怎么搞的?五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银换娘掉进了茅坑里,一条腿陷进去了。一条胳膊硬撑着坑沿。银换使劲拉,可是几天来她休息不好,浑身无力,腿抽筋僵直不敢动了。

银换,你先坐下。五婶搀扶银换坐到一边的一个柴草垛边上。然后使劲拉上银换娘。银换娘浑身臭烘烘的。

怎么弄呢?五婶一边自言自语,又是和银换商量。

休息了一会儿,银换已经站起来了,说,我去找水管。

用水喷吗?五婶问。

没关系,夏天水不是很凉。银换已经从屋里拖出了蜷曲的蛇皮管。

你坐着,别动。我给你洗洗。银换和娘商量。

煎饼呢,煎饼呢,我的煎饼呢。银换娘这个时候还想着吃。

接到水龙头上,立刻有沁凉的水喷出来。水喷到银换娘身上,地上立刻吸来一片苍蝇。银换娘被冷水冲得一连打了四五个激灵。最后抱着胳膊喊,死妮子,你要害死我呀!

银换娘的浑身上下已经水淋淋的,衣服裹到身上,她开始哆嗦,水滴滴答答。

折腾了有半个小时,粪便被水冲得没有了。但是总归要给她换件衣服,银换说到屋里拿。

五婶就在外面的院子里打量,平日里从门前经过,都是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很少进到院里来。南墙边一个柴草垛,东墙和人家合伙的墙已经代之高高的屋山,这样到了冬天很少见到太阳。而西墙外是邮电局,再靠西就是成伟开的超市。按说这样的好位置,朝街开个门头房,每年也有个三五千元的进账。可是院子里除了那个柴草垛,再没有值钱的东西。

甚至连棵树也没有。三爷成天忙了这家忙那家,可是自己的家有啥?一个疯婆娘,两个待嫁的女儿。老百姓苦呀,可是他们自以为这样值得,有饭吃就行。别的无所求。

银换找好了吗?五婶在外面喊。

要找件在五婶面前拿得出手的衣服,还真是难题。原先都是金换银换换下来的衣服,胡乱套在娘的身上,有红的有绿的,外人一看这婆娘还挺时髦,殊不知,衣服糊弄了眼睛。等一等,五婶。银换找出了自己的一套连衣裙,拿着跑出屋来。

哎呀!这姑娘咋想的?五婶对银换说。

我反正不穿了,就当睡衣随便她吧。银换已经动手脱娘的衣服,银换娘两只手抱着胳膊,任凭女儿摆布。

你给你娘换好衣服,再弄点热乎水,给她洗洗头,我去给你娘拿样东西。五婶叮嘱银换一定好好伺候娘,等她回来。

五婶走出大门口,朝西一拐,径直来到成伟的超市。成伟,给我个发卡。五婶朝自己的儿子喊。几个小伙子恰好没事,又都围拢来,大姨长大姨短地凑近乎。

哎!是刑老师呀。五婶眼尖,透过几个小伙子的围城依然看到不远处正在挑选玻璃杯的刑老师。

刑老师,我们前面提到过,小镇日后的风化教诲,刑老师功不可没。刑老师在小镇的中学教书,写得一手好文章,小镇的人看当地日报一传十十传百都认识这位文采斐然的好老师。刑老师到小镇的各个小店买东西,钱不凑手,货主都说不急不急,有了再还。有时赊帐货主都不记账,等刑老师去还,货主才托起下巴想一想是有这么一回事,哈哈一笑说,算了算了,刑老师,你来我们小店买东西,是给我们增加人气。刑老师严肃地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货主见推辞不过,也就收了。

哎呀!是五婶呀,好久不见了。刑老师过来打招呼。于是两个年龄相差二十几岁的人彼此握着对方的手像亲姐妹攀谈起来。

有什么事吗,买杯子?五婶问。

这不星期天要去考试吗。刑老师答,校长鼓励我们去拿计算机证,说只要不是逮捕证就去拿。

校长总是鼓励你们去学习,那很好呀,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

最近学校里的孩子们都好吗?

还行,就是这段日子天气热,教室里的风扇不转,有时还得孩子们自己用棍子把电扇发起来,有的学生中暑了。

是呀,这天气够热的,外面的道路都像淌水一样了。说话的时间,两人的手已经沁出许多汗水。

哎呀,你说,今天的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学习了呢,我在上面讲,背转身去写的时候,一个大西瓜已经分成几瓣从桌洞底下由南传到北,几秒钟就消灭了。还有更可气的是,有的孩子晚上不睡觉,坐在床头上抽烟,摆酷。快到升级考试了,老师们忙得像着火,孩子们悠哉悠哉一点事没有。

也许现在的孩子对前途无望了,原先国家包分配,学着还有劲,现在不管了,所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再说了,学校实行什么封闭式管理,把孩子们都封闭朝(当地方言傻的意思)了。原先孩子们散学回家割猪草、去捋个槐花榆钱的,现在可好,有什么乐趣?

是呀,有的孩子趁老师值班睡了觉,翻墙出去进网吧,到凌晨四点再回来上学,你说他学啥学?还有的看黄色影碟,学校里逮住几个学生从书包里翻出光盘,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你说有这些,他们又怎么能学好?

哎!光和你拉呱忘了事了!改天咱们再说。五婶忙抓了个白色带水钻的发卡和刑老师道别走了。

五婶,你可来了,我要报告给你一件大好事。银换喜滋滋地眉飞色舞。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如那只狗懂事(未成年人免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