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19章:栓子乌鸦变凤凰了

《被迫风流》

第19章栓子乌鸦变凤凰了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一

银换家有了好事,芳草家有了急事,栓子家有了喜事。三事一起到来,小镇的羊肉馆生意又火暴了,人们有意无意地来到这里探听消息,然后每件事长了脚一样在小镇上空四处逃窜。

顾长海晚上睡在自己的小屋里,盯着天花板想了很久,那么难以治愈的病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呢,跟金换好的时候,他还以为将来是个麻烦。早知道用凉水浇一下就好,就不应该小心呵护着,让她早淋一场雨说不定就好了。现在没有了这个后顾之忧,其实那个沿街的黄金地段还是个好地方。说不定日后还能发迹呢。长海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抠了一下鼻孔,然后忽地坐起来,像找到了久已失去的魂魄。

栓子娘和金凤吃过晚饭在门口纳凉,两人嘀咕说,怎么会出那样的事情呢?你说将来要个孩子,也有那病不就完了吗?金凤说,简直太离谱了,要不找婆家就找个知根知底的,向东大老远找个外地媳妇图啥,被人家耍了吧。栓子娘嘟起嘴说,谁说不是呢。然后两人各自沉默。门前有清风吹过,两人就朝后街看去。白天,金凤和栓子有了资金说买车就买车,和栓子去买了摩托三轮,然后金凤陪着栓子在后街上跑了几趟,栓子熟了手。又去办理出租车手续。金凤的希望很远大。看小镇的万家灯火,那从阁楼里透出来的灯光温馨地令金凤嫉妒。她发誓几年以后,她要小镇的人对栓子刮目相看。再回头看栓子家的房屋,被四周的楼房包围,像陷进了盆地里。金凤找男人没有什么奢望,她不像金炎,金炎像根藤,希望攀附到有钱的男人身上把自己变成一棵树。金凤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描绘最美的画面。这是一个心气很高的女人,她明白人身上有很多缺点和不足,但是人们不断完善自己就会最终实现完美。

三爷傍晚吃过饭出来溜达,栓子看三爷出来问,吃了来吗?栓子见三爷就是这句开场白。三爷说,栓子落后了。现在都改成,你上了吗?栓子一听三爷的时髦提醒怔了一下,三爷怎么还这么新潮,这是那个组织流传出来的一句黑话呀,本意是嫖了吗?三爷怎么敢借用这样的话提醒我呢。三爷接着说,去上网了吗?现在上网没上网,见面都说上了吗?原来是这个意思呀,吓我一跳,栓子明白地说。什么意思呀!三爷瞪了栓子一眼。看栓子的崭新的三轮车停在街上,三爷说,栓子,乌鸦变凤凰了,还有了美丽的翅膀。然后走过去,摸了摸,前后看了看,说,中。

三爷,你上车,我拉你兜风。

好,还是栓子好。

三爷就上了车,和栓子一边拉呱,一边在街上来来回回地转。

傍晚的大街两边人丁兴旺,超市门前络绎不绝,羊肉馆前停了好几辆车。栓子和三爷走到超市门前的时候,就有人招手要坐车,栓子就把车停下。那人上车后和三爷挤在后面的车斗内。虽然热,但有风。那人说要到学校给孩子送包子吃。最近学校里校长为了抠唆几个钱,让孩子们两人用一个快餐杯,名义上说为了少占地方,其实是想多赚俩钱。所以孩子吃不饱。但是老爸骑自行车去送菜,孩子又嫌他窝囊寒酸。所以他回来再从这里骑自行车走。

栓子挣了五元钱,那五元钱攥在手里滚烫。他觉得自己身价百倍了,一手交钱一手到站的感觉真好。白天还觉得像做梦,这回果真梦想成真了。没想到钱来的这么快。甚至,他巴望校长多贪点,让每个家长都去送菜送饭。可是转而一想,他觉得自己成穆仁智了。

正在他喜滋滋地靠着车给那人找钱时,他一抬头看见成伟把一个嗷嗷直叫的人塞进小轿车开走了。

看到小轿车,刚才树立的自信顷刻倒塌,他觉得自己还一贫如洗。一愣神的工夫,他明白超市肯定是出大事了。

接着,他看到人们从超市里涌出来,边走边嚷嚷,简直吓死了,惨不忍睹呀。以后还怎么吃馒头呀?

栓子离开车和三爷一起向超市走去,他们想问个究竟。

栓子娘和金凤在门外歇得差不多了,疑惑栓子怎么还没回来,于是金凤让娘先回家睡,自己到后街来找栓子。边走边喊,栓子,栓子,栓子。

忽然有人从三楼的窗户里探出头来说,栓子媳妇,栓子在超市门前呢。

金凤抬起头看那人举着望远镜,说,我知道了。

于是加快脚步,埋怨栓子道,你在超市看风景,人家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傻丫。

栓子,栓子!金凤隔着马路喊。

你看,这媳妇又想我了。栓子和三爷说。

栓子,栓子!栓子回头看是五婶。

栓子拉我去医院。金凤上来。栓子没想到自己的车买的忒是时候,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栓子和金凤还有我五婶向医院赶去。

栓子娘进屋,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右眼皮突突地跳,她预感到大事不好。于是又回到街上。一直走到超市来。

三爷一直站在超市门口,超市的服务员立刻闲下来,顾客一个也没有了。超市天生是熙来攘往的地方,一旦没有了人气,再豪华的店面也显得荒凉和冷淡。所以,商家最应该供奉的是顾客,而不是什么财神和菩萨。

三爷,看栓子娘谨慎地瞅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向这边走来。便迎了上去,老嫂子,出大事了。

是我们家栓子?老嫂子已经带了哭腔。

不是,是超市的一个服务员。

是谁呀,我进去看看。栓子娘撩起门帘走了进去。

她像点名一样挨个扫视一遍,发现少了那个憨厚的小伙子。那个小伙子经常在他来买馒头的时候,跟她唠嗑,说,大姨,你怎么亲自来买?

她就说,我是锻炼锻炼腿脚。

他就说,如果以后有什么不便,我就给你送过去。

她就感激地说,好好。

还有一次买馒头的时候,她无意中透露出自己长了缠腰丹,奇痒难忍,他就热心的说,大姨,你去刨蚯蚓,把它们盛在碗里,撒上盐,出来的黄色液体涂抹到腰上就好了。

她就回家照他的说法做了,果然不几天好了。她很感谢那个小伙子。从此去超市就上瘾。她觉得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小伙子。

这会儿没看见他,她觉得难受,叹口气一屁股坐在超市一进门的凳子上,吧嗒吧嗒掉起了眼泪。

……本章完结,下一章“腰里别着寡妇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