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20章:腰里别着寡妇枪

《被迫风流》

第20章腰里别着寡妇枪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二

小镇像一泓清水,一旦有风吹草动,很快就会起波澜,风雨走过,很快也会恢复平静。

隔天镇上的人谁也没去买馒头,超市的馒头机也不能用了。绞下一根胳膊来的馒头机整出来的馒头谁还能买?本来超市就是以馒头带动其他东西的销量,这下龙头老大被拿下了,其他光顾的人也少了。而街对过的超市却奇迹般地红火起来。

成伟这天早上赖在床上,他认为是老天要灭他,是祸躲不过。接下来将是一笔巨额赔偿金。半年的盈利就搭进去了。可反而一想,本来,他就不喜欢钱,钱对他来说也是一堆废纸,能让小伙子以后的生活有个依靠,也可以是他刘成伟挣钱的动力,要不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又想起当地有个小伙子,本来家里穷得叮当响,可是每次出门都把自己打扮得油头粉面,没有化妆品,偷着把他娘的棒槌子卖了买雪花膏(棒槌子是我们当地的方言,是玉米的意思)。有次出门兜里一分钱没有,硬是冒充大款,被人瞄上,骗到背人处,被咔嚓了。事后杀人犯被判刑的时候高喊冤枉,说自己没得到一分钱,他兜里全塞的报纸。杀人犯的一条命就值那堆废报纸的钱。他刘成伟好歹是镇上的一个人物,平时一帮兄弟知根知底,喝酒捞肉好不自在。兄弟们也念他大哥的份,都给他个面子。钱是什么,千金散去还会回来。平时,他也是这么做的。想好了,他亲了老婆一口出门了。老婆狐疑地扭头看他,莫非在外面惹了什么是非?老婆还不知道超市的事情。成伟晚上回来的晚,他也没跟老婆说。

芳草今天仍旧想换几个零用钱,所以去镇上西边的菜市场收了些甘蓝,又去自己的大棚前拔了些葱,用三轮车推着来到距离成伟超市不远的街对过零挑。镇上的人大都出去跑大买卖,比如,往全国各地拉菜,回来时装上陕西的煤,莱阳的梨,一天就能挣个万儿八千。也就芳草这样的人用零挑打发日头,贴补家用。

而且她心头又添了堵,害怕有个闪失这个家就玩了,原先以为以喜冲病,现在可好家里又添了团阴影。呆在家里越想越烦。

那天晚上,她走过儿子的窗下是想去解手,可是自己不由自主地想探头看个究竟,于是就出现了那一声长叫。接着亮灯开始抢救,又是掐人中,又是凉水敷,幸亏有先前的经验,把媳妇弄苏醒过来,芳草自己却陷入了万丈深渊。第二天把三爷找来商量这事,三爷说,认命吧,嫁到这个家里,活是这家人,死是这家鬼。不能想太多了,多了也无济于事。咱就觉得家庭困难,娶个媳妇能少一分是一分,以后,儿子们娶媳妇咱可得多个心眼。这样的开始为以后的婆媳关系相处埋下了地雷,也成为这个家永远担惊受怕的阴魂。

芳草坐下后,开始叫卖:卖葱了,我的葱甘甜甘甜的。

旁边就有人打趣:卖甘蔗呢?

芳草又喊:卖甘蓝,卖甘蓝,我的甘蓝结实圆又圆,耐吃又好看。

有人就接茬说:啊!耐吃,女人馒头,嘿嘿,是结实又耐吃。

芳草剜了那人一眼,那人啃一只黄瓜,装作看远处,芳草也不在知道自己脸上带着寡妇相,还是腰里别着寡妇枪,怎么到处有人像猫吃腥一样盯着她不怀好意。

她想起有次去卖菜,那货主抢了她五斤菜,还捏了她大腿一把。现在眼前这位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地缝里冒出来的土行孙。

其实眼前这位也是鳏夫,靠零挑蔬菜度日。原先从云南买了个媳妇,媳妇呆了一年后,又跑了。一个男人自己度日,看着女人还不像猫见了腥。

芳草又喊:卖甘蓝,卖甘蓝,吃了甘蓝好团圆,吃我的葱,心气通,全家吃了,好轻松。每天一根葱,日子天天中……

叨咕啥呢?费唾沫蛋子,又不是没人买。那人斜了芳草一眼。

看啥看,再看给你剜了眼珠子去!芳草恨恨地骂,几天憋在心里的担忧和火气就差一根导火索了。

娘们,你这噪音也太大了吧。那人说着已走了过来,拧了芳草的脸一把,嘿嘿地yín笑着。

我招你惹你了,把爪子拿开!芳草怒目圆睁。

看你寂寞,逗你玩呢。那人厚嘴唇一翻,漏出猩红的牙花子。

逗你婆娘玩去,招人恶心。少来劈腿!芳草抓起一个甘蓝扔到那个家伙身上。

那人不急不火,好象故意惹芳草发怒,然后伺机找芳草的便宜。

再一个,多就多扔。我还不用进货了!今天算开眼了,甘蓝还能当绣球!

美得你,叫我扔,我还不听你狗咬猫叫唤!芳草掐一把葱叶嚼在嘴里,搬起一根腿摞在另一根腿上,晃悠着,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那人把黄瓜筐一点一点挪到芳草身边,和芳草并排坐在一起。

芳草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向外挪了挪。

绿荫地就那么一块,芳草也不愿意去晒太阳。

我买斤甘蓝。是刑老师走过来。芳草麻利地称了,找了零钱,刑老师老了。

趁机,芳草把那人推了个仰尕扎(就是四脚朝天的意思)。那人就哎吆哎吆地坐在马路边疼地直叫唤。

回去吧,这么热的天!栓子顺手塞给芳草100元。

我这就回,芳草抬头一看是栓子。

栓子开起车走了,芳草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心情更糟。

刚才那人是你相好的?那人又厚着脸皮凑上来。

相好的,关你屁事!芳草没好气。

三轮车和三轮车相好,你看人家骑上摩托三轮了,没你什么事了,跟我吧!没听说,官找官,民找民,扁嘴找那拽拉群吗?

好呀,改天,你找上媒人到我家保媒,我保证答应你!芳草出乎意料地给了他一句好话。

真的吗?真的吗?那人忽然醉汉一样问个不停。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芳草开始搬菜筐,那人赶紧过来帮忙。

……本章完结,下一章“阔少娶妻,原是同性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