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21章:阔少娶妻,原是同性恋

《被迫风流》

第21章阔少娶妻,原是同性恋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三

学校里终于放假了,向安回到家时已经黑天了,按说,夏天黑的晚,向安在学校干完值日,又做完作业才回家。他们这些孩子就是临到放假的时候,赶快向老师要作业,中午不睡觉也是先完成作业,然后回到家就疯玩。班里有几个男生已经在谈恋爱,晚上格外兴奋,就去敲女生的窗户,女生听到就出来了。然后他们到教学楼后接个吻,拥抱一下,如果没有值班的老师发现,下一步还能继续。他们的书包里已经准备好了避孕套。大冬天,有的就到后操场上滚。向安自从那次逃学之后,在班里已经成了乖乖男生。按时起床,按时到教室,按时做作业。不过,原先班里有几个男生老欺负他,自从有了那次壮举之后,他们对他都刮目相看了。原先都是叫他安白头,现在改成叫向安了。这一点,向安觉得跑得值。他很自卑,家庭状况摆在那里,有哪个女生又喜欢他这样的落魄仔。所以他比其他男生安分,这一点也是金风走后,换成金炎老师后他受宠的原因。金炎老师有一副悲天悯人的好心肠,看向安平时衣着朴素,从其他老师那里也得知了向安的家庭状况。所以她安排向安做了小组长,按时检查同学们交上来的作业,看看谁完成得认真,看看谁抄袭作业。然后写一份书面材料上交给老师,有了向安的把关,有的学生更认真了,也有的抄袭作业的暗中塞给向安点东西,让他笔下留情。就这样一直唯唯诺诺缩头乌龟一样的向安变得挺直了脊背,有时他想,怎么说他向安也是班中的一个人物了。所以说,一个好老师能塑造人,一个差老师能毁灭人。

晚饭后,向安问芳草,妈,我在哪里睡?

芳草说,跟妈睡吧。

接着芳草到自己的屋子里铺了凉席,夏天早就到来,可是很长一段时间,她连铺凉席的心情也没有。累坏了,回到家,有时裹着衣服就睡着了。而且原先三兄弟都是挤在一张床上,她这屋偶尔向安翻找衣服会跑到这里来,平时很少有人问津。除了栓子来的时候,她会收拾收拾,平时也懒得去打理。

铺好,芳草喊三儿子,进来吧。向安正在跟哥说学校里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说,有几个老师因为嗜酒出了交通事故死了,肇事车跑了,人家家人就跑到学校里来哭闹,学校里领导也不敢管,就任凭陪殡一样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每天看他们扎着白头绳来学校哭闹,我们就觉得真好,几个老师就要倒霉了。你说他们还杜撰出说那个老师喝完酒往家走的时候,走错了路,抬头一看是长安旅行社,掉头往回走,恰好被车撞死了。真是长安了,死的也是地方!我看纯粹埋汰长安不是地方。

以后不准笑话老师,怎么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老师教你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向东纠正弟弟的偏见。

现在,老师压迫得我们,我们都巴不得学校上面来颗炮弹,轰得一声炸没了。我们也好自由地玩,畅快得玩。玩他个死去活来,玩他个天昏地暗。

别光知道疯玩,以后就知道后悔啊!向东以过来人的口气教训弟弟。

向安听到娘的叫声,应声过来。

洗洗脚丫子,上床吧,娘能搂你的日子不多了。像你哥,哪一天身边有了女人,就把娘给忘了。

我不要什么女人,我以后陪娘睡觉。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心眼小。我压根就瞧不起女人。

还是我的三儿好呀!芳草平时喜欢罩一件大汗衫,等于裸睡。这时不得不盖了一条床单。儿子也十五六了,芳草让他穿三角短裤睡,可是向安还是没舍得把外面的稍长一些的短裤脱下来。和娘隔了有半米的距离,一会儿鼾声就起。

芳草却睡不着了,她想起小时侯,儿子趴在她的怀里,亲昵地像小猪拱怂。那时侯,她盼望儿子快点长大,今天终于来了,她多么希望时光倒流,再回到往昔。

就这样恍恍惚惚,芳草一会儿梦见孩子吃奶的时候,一会儿又梦见丈夫嘱咐他一定要把孩子带大带好。她醒来的时候,天刚放亮,爱抚得亲了儿子一下额头,她起床了。

每天一起床总有许多的烦心事。

她要算计今天的饭食,今天的花销。为了准备早饭,她去了成伟街对过的超市。超市东边是一家小旅馆,住着些不明不白的人。平时,她很少到这家超市,如果不是成伟的超市出了那样血腥的事情,打死她也不会到这里来。

进到里面,里面已经有了人。她想向安回到家,肠胃一直不是很好,早上的早饭就下面条,然后炒甘蓝。昨天还有几个甘蓝没卖掉,倒省下买菜了。于是先去割了5元钱的肉。小镇上的人家大都有冰箱,而芳草吃肉从来都是不超过五元钱,她把超市当成了大冰箱。就又去挂面货柜前看面条。

“娘,这么早就起床了!”声音很低,但芳草听得清清楚楚。抬起头打量眼前这位女人,芳草觉得这天早上见了鬼了。

“你是谁?”芳草诧异地问。

“我是向平。”

“别跟我开玩笑,我胆小!”芳草退后了几步。

“娘,你再仔细看看。”

芳草就凑上去,看了看。

“儿子呀,你怎么这副模样?难道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娘,你想哪里去了,我是整了容。”

“整容需要很多钱的,你到哪里淘换那么多的钱?”

“娘,我结婚了。”

“结婚,怎么也不和娘说一声,来到小镇,为什么也不回家?”

“娘,你小点声!娘,你还记得镇上的二胖吗,我嫁给二胖了。”

“从小二胖就说我像个小姑娘,说话羞答答的。”

“傻孩子,你怎么给人家传宗接代?”

“我们以后就要个孩子。”

娘俩在超市见过面以后,算是私密。可是第二天当地的报纸就爆出特大新闻《阔少娶妻,原是同性恋》

……本章完结,下一章“男的得找个女的做婆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