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22章:男的得找个女的做婆娘

《被迫风流》

第22章男的得找个女的做婆娘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四

醒目的新闻报道右下方还有一行小字,请提供新闻线索的人到报社领奖,100元。

当地报纸还没有进化好,一半是党报性质,一半是晚报风格。原先除了连篇累牍的某某讲话,某某路段改造,某某企业改革,就没什么油头了。报纸,人们除了看看副刊上面几篇诸如刑老师写的小品文之外,用途就是包鞋包垃圾了。偶尔爆出这么大的惊天新闻,连当天的网页点击率也飚升十几倍。你想,在90年代后期,像小镇这样的地方,能拥有网页的企业毕竟凤毛麟角。当地报纸。能够率先进占互联网,也说明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

五婶拿着报纸来找芳草。

哎,我看这上面的人怎么像咱们的向平呀?五婶还没有直接说出这个姑娘。

芳草心里直埋怨这整容手术不彻底,自己的娘认不出孩子,是因为做梦也没想到。可人家一看就看出来了。想归想,她说,没这回事。向平那么老实内秀的孩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呢?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报纸上白纸黑字说是咱樱花小镇上的人,也许报社是搬弄是非,惟恐天下不乱。就像吉林长春的大肚孕妇,本来没有的事情,纯粹恶作剧就能满天飞,更何况这样子虚乌有的事情呢?

那些嚼舌头的人嚼去吧,咱们也管不了人家的嘴巴。该吃吃,该喝喝,这世道谁管得了谁呀?!

也是。五婶本想再问,关心一下芳草,一听芳草说嚼舌头,也讪讪地有些发窘。

虽然芳草矢口否认,但是小镇上的人们还是很确凿地知道了此事。

三爷走出家门,沿着树阴地走,他早知道了人们的议论,一边走一边琢磨:变性,再变也是外表花里胡哨,里面的部件怎么也补不齐,天门中断楚江开的那个窟窿没有吧,两岸青山相对出的丰腴也没有吧,孤帆一片日边来的意境更没有。三爷穿凿附会够绝的,李白当初写下这首《望天门山》时,可能不会想到被小镇的人们用来解释女人的下身。三爷也想不明白,人们新潮地怎么连性别也分不清了。

小时侯,小孩子们都唱,小子玩,闺女玩,不到三天生小孩。当初他虽然不知道奥秘所在,可是起码他明白男的得找个女的做婆娘,连女人都是假的,难怪假冒伪劣漫天飞。他对假冒伪劣深恶痛绝,起源于一袋麦乳精,外面标明什么成分,打开一看是麦子麸子。

当时气得他乐了,跑到猪圈边,说,猪呀,犒劳犒劳你,你喝点麦乳精,补养补养吧。反正你不知道是假冒伪劣。

想到婆娘,他就想起出门前那幸福的一刻,婆娘给他抻平了衣服,还含情脉脉地多看了几眼,那几年又傻又朝的记忆像磁带被什么人剪掉了,重新接起来的生活真好。最高兴的要数银换,抱着娘那个亲呀,也再不给她娘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了,特地到当地的裁缝铺给她量身定做了一身衣服,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呀。

当然,他也犯迷糊,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呢?可是又一琢磨,躺了几十年的植物人忽然开口说话,99岁的老太太又长出黑头发新牙,地底下出土的女尸鲜活如初,天下离奇的事情多了去了,老天爷也该对他家另眼相看了。

这天早上,二胖和向平收拾好,准备悄悄离开小镇。可是到前台结算的时候,那张报纸恰好就放在前台上。二胖看到报纸先是一怔,想起昨晚和向平看电视的时候,好象看到什么人在窗外闪了一下。接着愤愤地骂道,什么人这么缺德,100元就把我们给卖了,什么玩意?还给大爷偷拍了照片,我看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柜台的服务员不敢笑也不敢出声。可是二胖毕竟是二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他自有他的处世之道。他能拿出大把的钱包装向平做了他的老婆,他就有本领摆平和报社这件事。

二胖对向平说,咱们不能急着走,你去换件衣服,跟我去趟报社。

向平换了一件猩红的旗袍,围了披肩。和二胖钻进一辆别克。小镇距离市区大约二三里路,就位于市区的西郊。所以二胖还没加速就已经到了报社门口。报社单门独院,是一座三层的办公楼。

报社早就改成股份制,属于自负盈亏的单位,但是还没有走出适应期,就像中国入世一样,也需要一定的保护期。报社走出适应期就要接受市场的考验,接受市场的考验就要有自己的招牌菜。如果单纯靠某某讲话,某某路段改造,某某企业改制这些老百姓不是很感冒的报道生存的话,相信报社不几天就得关门。

而招牌菜的炮制也不过是中国的大报小报都逃脱不了的花边新闻轰动效应。连当初的《暹罗日报》。郁达夫都在上面以不要稿费为前提炮制自己的生活隐私而使报纸生存畅销,最后虽然得罪自己的妻子王映霞离了婚,但是,我们可以看出报社的一般生存之道。

二胖一手摇着车钥匙,一手揽着向平的腰,向报社大门走去。

本来天就热,向平又穿了猩红的旗袍,更让人觉得多了一个太阳。但二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刺眼,醒目。他自己则是大裤衩子,一件吊带背心,裤腰靠下漏出肥厚的肚脐眼。两人没一点像情侣。所以能提供给报社说两人如何如何的人,肯定非等闲之辈。

不知是向平的旗袍起了作用,还是二胖那吃狗肉的架势,让报社的方主任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他从办公室的窗口早就觑见了这两位。而且从来人的车的身份上,已经判断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来到一楼新闻部的门口等候。

报社原先有这样的经历,说某个餐馆顾客吃出了手指甲,报道一出来,马上有几个彪形大汉闯进报社,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方主任三言两语就把他们说服了。从此作为责任编辑的方主任多了一项任务,斡旋风波。他的机智和胆量也为了他赢得了同事们的口碑。

……本章完结,下一章“出卖后续隐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