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24章:还钱这么难

《被迫风流》

第24章还钱这么难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七

芳草自从和二儿子在超市见面以后,就觉得大儿子结婚时,大伙凑份子的那一万元是钱了。老百姓就是这样,土坷拉里扒拉钱,一分钱分成八瓣花钱是钱。孩子上学,今天十元明天八块,大棚肥料,买了化肥还买鸡粪,家庭开支油盐酱醋,大米白面。再说小镇,这几年,因为市区不断扩展,今天修公路占地,明天又建工业园,耕地越来越少,所以人们买粮食吃又成了大问题。但一分钱分成四瓣就不值钱了。

你想,这一万元钱,如果给了大儿子,买家具,装修房子,或者留给二儿子结婚用,不用拿三次就没有了。现在二儿子不用操心了,虽然她很难接受这种事实,但是毕竟他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钱现在攥在芳草手里,她就要有个长远打算。还有个花钱的三子,考不上大学是慢慢穷,考上大学是立刻穷。她这样的人家,孩子学习好是块病,学习好,光会学习,死啃书本,将来考上大学如果不支持,反赚孩子埋怨。毕业也没关系给孩子找份好工作,学习好还不如学习差,早点下来,帮助家里减轻负担,早挣钱早成家。学习不好也是病,如果三五个结成帮派,吃喝嫖赌,偷抢淫讹,进去一次,想出来就得万儿万千。小镇上有一帮年轻人,在来往小镇和市区之间的公共汽车上偷窃,已经进去了大约十个。芳草一颗心成天提留着,那俩钱她反正得从长计议。

想起钱,她就想起栓子塞给她的一百元。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那一百元,总之得给人家送过去。想好了,她用手绢包好。农村人都有个习惯,把钱包在手绢里,一层一层。甚至有时,拿出手绢擦嘴,他们不知道千万个人拿过的钱,已经带了病毒和细菌。只知道有钱日子就好过,没钱心就堵得慌。城里人都用钱包,钱包里三层外三层,哪怕每一层里面只有一张,那摞起来也好几层。但农村人,就包起来那么薄薄的一层。他们的淳朴和不虚伪,像他们耕种的土地一样厚实,种什么收什么。没有过多的表里不一。

她想,栓子这几天通常在街上跑。就去街上找他吧。

挣个钱也不容易,大热天的。戴上一顶斗笠,系上帽带。掩了房门。过了樱花林就远远看见栓子的摩托三轮朝这边驶来。

芳草扬起手招呼道:栓子,栓子!

有什么事吗?栓子的车来到面前戛然而止。

那天,那一百元钱。芳草立刻掏口袋往外拿。

不够用吗?我这里还有。没有钱了,尽管说。我赚钱了,我赚钱了,左手一个诺基亚,右手一个摩托罗拉。现在我还没有,左手是车把,右手还是车把。左手刹车,右手加速。不过,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崭新的世界。栓子喜笑颜开。

哪里!我是想还你。芳草已经掏出手绢,打开拿出那一百元。

眼下,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给你就是给你的,我不要了,也不用你还。栓子坚持。

小镇每年到了阳历七八月份,大棚就属于休棚期,什么东西都拔园了,就连有的东西长着也是起气不死,不是被天牛咬坏,就是被臭大姐吃死。蔬菜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小镇吃的菜也是南来北往的客商从外地贩运来的蔬菜,所以价格格外高。最近有人在鼓捣实验,要在七月到十月的长达四个月的休棚期种水稻。

你也是刚买车,正是用钱的时候,我……芳草低了头,眼里噙了泪。

别哭,有我呢。栓子急尽温柔得想为芳草拭去眼泪。可是举起双手又放下了。

哎!手怎么这么脏。芳草已经抓猪了栓子的手。

刚才车子有个地方卡住了,捣鼓捣鼓了。不好意思呀。栓子到路边的青草上揉搓。

哎!还走不走了!我可没时间听你们拉呱!车子后面的人开“枪”了。

哎!这就走!栓子腿一点一点来到摩托三轮上。

去哪里?芳草问。

到樱花林东边孙寡妇家去。车上的人回答。

下来,下来!栓子怒吼,话怎么说得那么难听。

钱还没给你呢,就让我下去,你是不懂行情,还是活腻味了!车上的人已经下来了,走到栓子旁边。

栓子也不在知道眼前这位男人刚刚上车的时候说到小镇东边的烤鸭店,现在又说到孙寡妇家去,而且又守着芳草,火气噌地一下就上来了。

咚,栓子给了那人当胸一拳。警告他以后说话嘴里放干净点,寡妇,寡妇,惹你还是撩你了?!

上车!

那人看看日头毒得地面能把他的拖鞋烤化,又不敢吱声地回到车上。

人们往往都是这样,你先下手拍他一砖,他的火焰没了氧气支撑就熄灭了。

芳草,一起上来。我拉你回家。看看吧,这就是你要找的孙寡妇!栓子把芳草拽上车对着那人恶狠狠地说。

哎呀,正好碰见,咱就实话实说了吧。那人脸上阴转晴。我是受老姜委托,来给他保媒的。

老姜说,你那天已经许了他。

栓子怔怔地看着芳草,他不明白难道女人就是这样,几天没有男人爱抚,就巴不得赶快找主儿。

你们都给我下来!栓子的脸冷冰冰地没了一丝商量的余地。

那人和芳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芳草问,栓子,你咋了?

没咋,我咋的与你有甚关系!

栓子,栓子,声音由远及近,来到眼前是金凤。栓子,回家,咱娘中暑了!

你不在家呆着,看着咱娘,跑到这里来干吗?

我害怕,我想让你拉咱娘到医院去看看。现在脸还干黄干黄没一点血气。我骑自行车,她又坐不了。

栓子媳妇,这是刚才栓子掉到地上的一百元钱,你给她拿着。芳草把钱塞给金凤。

金凤脸上挂不住,说不出什么表情,看了芳草一眼,把钱塞进了裤兜。

金凤,把钱给芳草,咱回家!栓子命令道。

是你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还是欠这寡妇什么人情?金凤有点刻薄。

“嘭”一声,栓子的拳头捣到金凤背上,说,以后少发泼!

栓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可以随手打人呢你?芳草着急地制止栓子。

芳草,以后,你少招惹我们家栓子!如果再让我碰见你,我给你撕烂裤子!钱,打死我也不还。金凤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看你们,家里不是还有病人吗?哪有时间在这里斗嘴,赶快回家去吧。车上的人提醒。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滋病长腿跑到小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