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26章:云煽雾罩好出手

《被迫风流》

第26章云煽雾罩好出手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九

那天,一位女记者来采访的时候,劈头就问:大姨,演出结束为什么你拒绝采访,过后,又打电话到电视台要求采访呢?

我当时唱得大汗直流,脸还没洗一洗,会影响拍照的。你说,是不是?五婶自会婉转。

也是。大姨,你说说你的业余生活吧。

平时也没什么业余生活,就是喜欢喊几嗓子,再就是来儿子的超市添添手,儿子也不给我发工资。他这里忙,我这当妈的不能不管。

原来大姨还是大忙人呀,记者夸奖一番,接着问,平时都喜欢哪些剧目?

《李二嫂改嫁》、《姊妹易嫁》、《三拉房》、《苦菜花》、《画龙点睛》、《墙头记》、《龙凤面》等传统剧目,我都喜欢。吕剧在咱们山东的剧种,应该让它发扬广大,要不然,等下去几代,人们就不知道吕剧为何物了。说到高兴之处,五婶说,我再给你来一段。顺手从货架上抽出一块罗帕,边唱边扭起来。

舟摇摇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大姨真是莲步轻摇如舟,身资似风飘飘。女记者还拽了一段。

挤在外面看热闹的小镇人唧唧喳喳。中国人就是有爱看热闹的传统,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管是亲家还是冤家,只要有事就去看。小镇曾经发生一起离奇的车祸。冬天,夕阳落山的时候,小镇的人们赶去放棚。就在放棚的路上,人们目睹了三辆车相撞,三辆车都毫发未损,但是车里的人出来争吵,你埋怨我埋怨你。于是小镇人遭了殃,就在小镇人围拢来看热闹的时候,一辆满载蔬菜的大卡车向人们撞过来,不知情的人们顷刻毙命。虽然有教训,但是人们改变不了看热闹的习惯,这次,他们也同样摆脱不了干系。

过奖了,五婶还能听出个粘粥豆腐。她又坐回原来的板凳,和记者面对面。摄相记者就在不停地录相。

大姨,我们给你拍张特写吧。记者提议。

五婶就站在馒头货柜前瞪大眼睛眯起小嘴微笑着,双手交叉放在身体一侧照了一张。

记者出门后,成伟就对妈说,妈,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什么时候帮过我的忙,还说我不给你发工资。

咋了,我来转转就是帮你的忙,现在就是,你给我工资!五婶伸出手。

嘻!妈,你什么时候变成资本主义的老太婆了?

儿子,你可不许变成资本主义的黑心大萝卜!

大萝卜怎么了,我外不愧对小镇的人。内不愧对良心。

是,我的好儿子,当妈的,我走了,记着给我发工钱,明天馒头就会有的,不用忧愁。五婶向东一拐看到银换和妈坐在大门前。

她五婶,来这里坐。银换妈热情招呼道。

五婶,想死你了。看电视的时候看见你得了一等奖,我恨不能上去亲你一口。

这丫头,越来越会说话了!五婶亲昵地拍拍银换的胳膊,坐下来。接着说,这一次,我去市里,给你找了一份工作。你说,去不去?

五婶找的,天塌下来,我也去。

是这样,这次票友大赛,我见到了咱市里的公安局长,他拜托我从镇上给他找个保姆。再说,你娘好了,咱这家也需要钱,而且在公安局长的家里当保姆,那是美差,别人抢还抢不到呢。

是公安局长家的孙子?银换问

不是,是公安局长家的孩子,二姑娘,年龄和你一样大。

公安局长家的孩子难道有毛病?

也没什么毛病,就是有点傻。

傻到什么程度,我去了心里也好有个数。

把内裤当毛巾擦脸,摔倒了需要哄,年龄和你一样大,但是心理年龄只有三四岁,总之,三四岁的孩子什么模样,她就什么模样。

还有什么注意的吗?五婶你再讲讲。银换抱着五婶的胳膊央求着。她对一份新工作充满了渴求和向往。

银换原先干过的工作,不是在纺织厂编织这样的塑料袋就是编织那样的塑料袋,结识男朋友之前还在餐馆端过盘子,本想和男朋友买上车后搞出租,可以轻松一点,没想到现在人去楼空。一提过往,伤心就涌上心头。

五婶说,银换去拉拉直板,把头发弄得跟城里姑娘一样,别乱糟糟得像鸡毛筐子。

还有去了以后,得勤快点。还要讲究卫生,人家叫咱干啥咱就干啥,还有些家务人家还没叫咱干的,咱要在人家叫咱干之前早干好。我是觉得,你有照顾你娘的经验,你肯定能行。五婶看看了银换娘,今天头发梳得特别整齐,不知道是她自己梳的还是银换梳的,头发后面别着那个袋水钻的发卡。虽然脸上的皱纹多了,但是恢复理智的女人眼睛里已经有了灵气。五婶问银换,是你给你娘梳的头发?

哎呀!是她自己捣鼓的。银换说。

银换娘也抢着说,是我自己弄的,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挺漂亮的。

还漂亮呢,都是快入土的人了。银换妈很清醒,简直让人诧异。奇迹竟然在这样一个农村老太婆身上出现了,这不亚于北京宋庄画家村上空出现UFO。

哈哈,女人都有美丽的权力。五婶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五婶,我原先以为就我们家有傻子,没想到公安局长的家里也有这样的病人,她二姑娘怎么会这样呢?银换禁不住好奇问,可没顾及娘的感觉。

银换娘立刻拉下脸训斥道,死妮子,你说谁是傻子呢?

娘,别打岔,五婶要给咱讲故事呢。五婶,你说。

银换娘立刻安静下来,深长脖子,和银换等着听五婶讲故事。

老于早年到西藏去支边,他是为了支边后回来提干。可是老婆自己在家难耐寂寞,于是不管家人劝阻硬是到了高原上。到了高原,见到丈夫,自然两人情深意长。

老婆不小心在高原上怀了孕,自己回来又一路颠簸,生下孩子后揣测,大概是宫内缺氧导致了孩子先天不足。其实这个世界就是找么平衡,有钱的往往让他身上少个少零部件,有权的让他家庭出现某个问题,穷的让她漂亮点,矮的让他聪明点。闺女,到了人家家里就要好好干,给五婶争脸。

银换马上说,五婶,我一定给你争脸。

五婶告诉了银换去的日子,起身要走,金换一条胳膊缠着绷带回家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窗外,赫然站着一个黑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