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0章:好心应该有好报

《被迫风流》

第30章好心应该有好报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三

直到傍晚大雨停下,芳草也没见三儿子向安回来,更没见大儿子跟媳妇。她琢磨这孩子是咋了?

坐立不安,她出门找孩子。一边走一边喊,向安——向安——

小镇的傍晚经常笼罩着这样的喊声。有叫孩子回家吃饭的,有叫牛羊入圈的,也有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大雨下过,原先从远处望,小镇笼罩在暮霭之中,朦朦胧胧像幅画。屋顶上的炊烟袅袅,小镇上笑语喧哗,住在小镇的人都觉得自己生活在世外桃源中。而现在,大都用液化气,很少再有诗般的意境。

而此刻,小镇却笼罩在云蒸霞蔚之中,要多美有多美。芳草忽然想起自己刚刚谈恋爱那回儿,好象也是这么一个傍晚,向东爹拉着她的手坐在镇东边的荷花池边上,清风吹过,一阵阵清香扑鼻。

向东爹就说,草儿。

她就恩。

向东爹再说,草儿。

她就再恩一声。

向东爹说,你怎么就不吱声呢。

她就再恩一声。

向东爹说,我们家什么也没有。你跟我图啥呢?

我就图你这个人罢,有人就行呀。芳草忽闪忽闪眼睛,跟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动人。

那次是他们第二次约会。

约会之前,向东爹朝芳草的院子喊,叔,今晚上看电影吗?

芳草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胡乱吃几口饭就跑出来了。都是同镇同村,便利就在这里。镇子上有很多人不愿意离开这里,特别是女人,都愿意找本镇子上的年轻人。那时谈恋爱,也不知道恋爱是个啥,反正是不见就想。见了也没多少话,但是爱得热烈。

正因为有同镇同村的便利,所以很早就结了婚。芳草四十出头,已经当上婆婆了,原因就在这里。

芳草边走边想,经过原先的荷花池,现在已经是满池垃圾。她不明白,那时水清,也没这么多垃圾,而现在连垃圾也侵占了人们的回忆,再找荷叶田田的意境已经靠做梦了。

而此时,她只管走,只管想。也没回头看。

向安正猫手猫脚地朝家里走,他远远看见娘喊他叫他,但是他就没应声。因为从三姑婆家回来之后,在路上碰见自强,他们就去了网吧。呆了一整天,肚子正饿得叽里咕噜叫。

回到家后,吃了个凉饼喝了几口凉开水,就坐在那里看电视。

芳草一路找来就走到三姑婆家,路不远,三步两步就到了。进去一看,儿子和媳妇都没在,她犯嘀咕,难道他们回家了。是走叉劈了,还是他们另有原因。芳草隐隐感到不安。

姐姐,向东他们去哪儿了?芳草询问躺在床上还不能动弹的三姐。

他们说,你叫他们回家砌墙,就走了。三姐说话仍然有气无力。芳草的三姐是向东爹的亲三姐,结婚后,男人出海一走了之,也没个什么子嗣,就自己过日子,一直独居。独门小园打理得像个花园,平时自己一人靠给人家加工衣服赚些钱。见人特别热情好客,家里有什么东西全拿出来招待人。向东和珊瑚能在这里一呆好几天也得益于老人的热情好客,不会把东西掖着藏着。当然自己动不了的人又能怎么样呢?

芳草问三姐想吃什么?

三姐说,给我弄点谷渣汤。凡是生了病的人都喜欢喝谷渣汤,就是把面放进容器,加少量的水,把面搅拌成一个又一个的面疙瘩,下到锅内,放点盐,吃进去滑腻爽口暖胃。

芳草到灶间给三姐做饭,却发现面已经没有了。

芳草返回来对三姐说,你等一会儿,我就回来。

芳草火烧火燎回到家中,给三姐做饭是大事,找孩子是小事,就像当初孩子跑到外面,她去发泄刨墙是第一。三姐对他们一家可是积了德了,孩子的棉衣单衣都是三姐一人包了。因此三姐有什么事情,也捎信给芳草。

回到家,芳草看到向安正在恣么洋腔地看动画片,一边挖面一边对孩子喊,多么大小了,都快娶媳妇了,还看动画片。

看动画片还管年龄大小吗?喜欢看就看,愿意看就看,不看动画片才不可理喻呢。向安心里这么说,可不敢顶嘴。

芳草用方便袋提了些面,骑上自行车出了门。

向东和媳妇去了超市坐了好长时间,还不想走,直到超市关门两人才像掉了魂一样达悠达悠地出来。

去哪里呀?珊瑚问。

回家罢,估计这回咱娘睡着了。向东说。

两人一直朝家里走去。

芳草伺候三姐吃了,又端了便盆,对三姐说,我今晚就陪你吧。

三姐说,不用陪,我晚上不起夜,你晚上还有事。孩子们找不到你又着急了。

芳草也有些矛盾,她又想起那一万元,认为那贼就是冲那一万元去的。按说,早就应该存到信用社去了,可是,基金会一查封,芳草连信用社也不信任了。有钱,她宁愿自己攥着。虽然当地报纸经常报道说某个妇人把钱放到烟囱里,被烟熏没了,把钱放到鞋里被老鼠啃了之类的报道,她确信自己放到草席底下,保证没有问题,除非是自己家里的人偷。

骑车走到自己家门口时,芳草看见大儿子和媳妇烂掉屁股一样回来了。她下了车,在黑乎影里等着。

向东跟媳妇说,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咱们还得出去。在家里,总觉得闷得慌。

媳妇说,闷得慌也得闷,现在出去是淡季,再说天这么热,活也不好找,等立秋以后吧。

向东说,三姑婆那里没人照顾,总不是个事吧。

媳妇说,要不,跟娘商量过了,咱再回去,反正路又不远,三步两步就到了。

向东说,也行。

你们都去哪里了?芳草冷不丁从黑乎影里冒出一句话。

娘,你吓死我们了。向东埋怨。

珊瑚突然木桩一样又倒在了向东的怀里,芳草忘了这茬儿,媳妇吓唬不得。

一阵子软掐硬磨,珊瑚才缓过神来。

芳草嘱咐向东和媳妇在家睡,让向安早点睡觉,自己一人走出家门。向晚的风带了一丝凉意,这多少让她感到人世悲怆,汽车的引擎声是夜晚最好的音乐,可是让她暂时忘掉烦恼和苦闷。

芳草,芳草。芳草听到有人叫她,转过身来。

是栓子!芳草有点喜出望外。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上栓子的孩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