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1章:怀上栓子的孩子

《被迫风流》

第31章怀上栓子的孩子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四

金凤等了一夜,栓子也没回来。直到天麻麻亮的时候,她才听到外面摩托三轮的突突声,可是栓子也一直没进屋。

栓子娘没有多少觉很早就起来,再说这段日子有金凤忙来忙去,她这当婆婆的第一次体会到清闲的感觉。金凤说过今天去找建筑队,料已经备齐了,所以她也想早起来拾掇拾掇院子。

金凤听见婆婆起来了,于是也起了床,她看到婆婆扫院子,忙走过去,对婆婆说,娘,我来吧。金凤通过这段日子的接触,觉得栓子娘就像自己的亲娘一样,知冷知热。所以干脆改口叫了娘。于是金凤就一扫帚一扫帚地扫起来。

栓子娘找个马扎在房檐下坐下说,凤儿,扫完,就歇歇吧。栓子还没起床,动静忒大,他又要心烦埋怨了。

哎,娘,扫完,我就歇着。金凤也不说栓子一夜未归。

娘,我早就起床了。声音从茅房里传来,是栓子。

守着娘的面,金凤不好意思更不好开口讨伐栓子,只是拿白眼珠子瞪栓子。

栓子权当没看见,只顾拴裤腰带,然后进了屋。

金凤忽然觉得两个人像两台电视机里的木偶,要靠近还得冲破道道机关。可是想掉头往回走,好象已经没有了退路。

看到金凤的勤快,栓子娘满心欢喜。一边擦眼屎一边对金凤说,凤儿,娘以后就拿你当闺女待,你有要拿娘当亲娘看,栓子对你不好,你告诉娘,我替你捶他。

金凤很想对娘说,栓子一夜未归,停住扫帚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栓子像没事人似的进了屋,金凤看栓子进了屋,闷了一肚子气,迅速扫了几扫帚把扫帚一扔也进了屋。

说,昨天晚上去哪儿了?金凤拧住栓子大腿上的肉威胁道。

吆吆吆,你是老几呀,我爱上哪儿上哪儿。你管得着吗?!栓子瞪一眼金凤,没好气地说。

两人冷战好几天,栓子觉得胸闷,所以昨天晚上开车出去拉客,没想到碰上芳草。

你不说就是没胆量说,肯定是去找那个骚狐狸精了,我闻着你身上有股尿骚味。金凤没好气地把被单一掀,一屁股蹲下来,一条腿一会儿放到另一条腿上,一会儿又拿下来,反反复复。

还当过老师呢,开口闭口骚狐狸精,你是啥,我看好学生也让你教坏了!栓子不依不饶。

一码归一码,先说眼前的事儿。你不说,我就不吃饭。看你脸往哪儿搁。金凤生气地把头侧到一边,连看也不看栓子。

爱吃不吃,吃饭又不是给我吃的。

我已经怀上你的孩子,怎么不是给你吃的?

才几天,就怀上我的孩子!

真的,不信,咱上医院查查去。

一听说有了孩子,栓子不再犟脾气,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忙问,真的吗?

真的假不了。金凤一脸委屈的样子。

好好好,别生气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争取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拿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看,又来了!反正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放心了吧。栓子拥着金凤来到院子里,对娘说,娘,金凤想吃酸白菜。

栓子娘一听说金凤想吃酸白菜,立刻说,金凤想吃猪下骸,我也给她弄。

是,酸白菜。栓子俯在娘的耳边补充说,金凤想吃酸。

我知道,我听得很清楚。她噌地从板凳上站起来,几步就走到咸菜缸边,掀起缸上面的塑料纸,就开始捞。一边捞一边嘀咕,家里还有啥是酸的?

栓子问芳草,去哪里?

不远,你随我来。

把自行车搬到车里,我送你去。

芳草就顺从地把车搬进去,挨着栓子坐下了。两人就一边走一边谈。

芳草,找个人家吧。

哪有那么巧的事?

那天不是有人给你提亲吗?

我不愿意。

我听说,向平做了整容手术,给人家做了媳妇。真有这么回事吗?

是真的,这样也好。免得以后为娶媳妇犯愁,只是不怎么光彩,现在向安和向东还不知道呢。

偶尔有车从他们身边驶过,刺眼的灯光扫过两人的脸,芳草一脸茫然,栓子一脸生硬。

没几句话的工夫,两人已经到了向东的三姑婆家。

进来坐吧。芳草很想和栓子说几句知心话。

不方便吧。栓子有点忸怩。

有什么不方便的,她三姑婆就自己一人住,现在还伤了腰,不能动弹。直接把车开进来吧,这大门足够宽敞的。

栓子顺水推舟,就直接把车开进了院子里。

三姐,睡了吗?芳草听见没人应声,就直接把栓子领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开灯一看,床上还有向东和媳妇用过的卫生纸铺拉了一床,床单也皱着。

栓子,抱抱我。芳草压低了声音。

于是两人熄了灯。两人都有一股火在燃烧,没有足够的水不足以浇灭。

哎吆!哎吆!三姐因为疼痛喊叫起来。

芳草立刻离开栓子来到三姐的房间。

三姐问,你回来了?

芳草答,是,我不放心,就又回来了。

我没事,你去睡吧。三姐就是这样的人,自己的疼痛总是不想麻烦别人,这么多年,也不想嫁人,难道就不寂寞。芳草想三姐难道也想让世人为她立贞节牌坊,或者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人,往往都是这样,以自己的过往猜度别人的思想。

芳草回到另一间屋里,栓子的臂膀紧紧箍住她,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听到“咚”的一声,好象有什么人翻墙落地的声音。

你听。芳草提醒栓子。

去看看吗?栓子问。

不用。芳草答。

就听有脚步声绕过这间房到了三姐的窗户前,说,她姨,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可白天人多眼杂,我做了一只鸡给你送过来,你好好补养身子,早点恢复。过几天,我再来。

就听三姐说,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于是那人像侠客翻墙而去。

就听三姐喊,芳草,芳草!

芳草装做睡熟的样子,不吱声。

栓子和芳草静静地尽量不弄出一点声响。

……本章完结,下一章“和大黄狗生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