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2章:和大黄狗生气

《被迫风流》

第32章和大黄狗生气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五

太阳,呆头呆脑地看着这一切。它兀自发着它的光,散着它的热,不管人间冷暖。

院子里,栓子一家正在吃饭,桌子上摆着酸黄瓜、醋溜土豆丝、酸白菜、甜酸萝卜南方人叫“腌菜头”。这是一种具有当地特色的开胃小食,其主料为萝卜(南方人也叫“菜头”)。先将萝卜去外皮,切成薄片,加上适量盐揉匀,放一夜,再将萝卜片中的水份挤干,用清水将萝卜片中的盐分去除,然后加上适量糖、醋(如用生桔子汁更佳)、炒芝麻、研碎的炒花生、香菜等即成。此小吃甜中有酸,香味浓郁,十分开胃,让人吃后久久不能忘怀。

栓子娘一边吃一边说,我怀栓子那回儿,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蹿蹿。酸,提脑醒神,吃了让人痛快。酸的东西能养肝。凤儿,能吃多少你就吃多少。

娘,吃过饭,我和栓子去找建筑队。你拾掇拾掇。金凤一副当家人的派头。

你不去医院检查检查了?栓子瞪起眼珠子问。

查什么查,有了就是有了,还查什么?!栓子娘是仔细习惯了,她知道去检查又要花钱。

现在都兴检查,要不像我再瘸腿呢?栓子说出自己的担心。

胡咧咧啥呢,你瘸腿又不是一下生就瘸,是后来长的一种病,当时治不好的一种病。哎!栓子娘叹口气。继续吃她的饭。

那再长出个六指来呢?栓子想到哪儿说哪儿。

咱们家前辈子又没造过孽,长什么六指。再说就是长了六指现在也查不出来。不对,我的孙子绝对不会长六指,不许再说六指不六指的。栓子娘有些生气。

金凤瞪了栓子一眼,示意他吃饭,别信口开河。

芳草起来送走栓子,来到三姐的屋里。

三姐对芳草说,昨天珊瑚和向东给我做的鸡说放到窗台上冷着,还忘了吃,又麻烦芳草做谷渣吃,你给我拿来我吃几口。

芳草暗地里笑笑,走到窗台边。一摸还挺热乎,问三姐要不要再热一热。

三姐说,不用。

芳草看三姐吃鸡时有几滴泪流下来。

芳草说,三姐,你吃着,我去把这几件衣服洗一洗。要不,你就没衣服可换了。古诗中说得好,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三姐给人家做衣服,可自己并没有几件衣服,真是应了那句卖盐的喝淡汤。

正在芳草洗衣服的时候,向安还没进门就喊,娘,娘,我大姑来了,你回家吧。我替你。

芳草就吩咐儿子一定多洗几遍,夏天汗多碱多,洗不干净穿在身上犯潮。

向安就恩一声,说娘你快回吧,大姑说急着见你,我让她来,她又不来。

向东爹有三个姊妹,都在附近安营扎寨。经常有个走动,就是晚饭后也能串个门。

向东的三姑婆守寡后,一直勤俭度日。院子里洗衣服用的大铝盆已经订了24个足。穿的衣服也差一撕就破。都是亲姊热妹,为什么自己的妹妹生病,当姐姐的连来也不来?

芳草就骑上车往家赶。

五婶今天要带银换去工作的地方,到了银换家门口,却发现顾长海坐在大门外的石墩上,两眼红肿,有点失神落魄。金换坐在门里的马扎上,两人也不说话。

这是咋了,怎么不说话呢?五婶看看长海又看看金换。

五婶来了。金换算是打过招呼,却没有原先的亲热。

长海呀,有什么不痛快的,说给五婶听。五婶蹲到长海的身边,爱抚得拍拍小伙子的头。

五婶呀,我不想活了!我来跟金换说一声,我就去跳楼。顾长海忽然说出这没头没脑的话,把五婶吓了一跳。

混小子,说啥呢?有什么愁事丑事说出来,五婶帮你解决,天塌下来,我替你顶着。有什么想不开的,说。五婶已经站起来,逼迫顾长海说。

顾长海说,我,我,我说不出口。

是隐私,还是人命关天?五婶弯下腰看着低着头的长海问。

我,我,我还是说不出口。长海嗵一拳捶到自己头上。

先等一会儿,我先找银换。五婶又对金换说,你妹呢?

银换,银换!金换向院子里叫。

哎!哎!银换精神焕发,一头秀发飘逸飘了过来。

五婶,咱们走。银换有点等不及。

我让你成伟哥先送你过去,我再过一会儿去看你。好吧,你去超市找你成伟哥。五婶先打发银换走,然后对顾长海说,你跟我来。

五婶在前面,顾长海在后面,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五婶一边走一边埋怨,你看你这孩子,把心事说出来又不是上厕所非得找个地不行。你看咱们上哪里去?去我家,还是到羊肉馆的包间,反正现在也没有人去吃饭。去我家,路稍远点,你还要去装车吗,今上午?

五婶只管说,也没看身后,等转过身来看,哪里还有顾长海?五婶向公路上看,长海像兔子一样跑远了。

五婶大喊,长海,长海!长海,长海!

芳草到家里,看大姑子已经坐在门口,脸拉得老长,一句话也懒得说。

有什么事吗?这大热天的,擦把脸吧。芳草递过去毛巾,让向东的大姑婆擦擦脸上的汗。芳草想,肯定是她家里有什么不痛快。

我们家的大黄狗把我喂的鸡给吃了,还咬了我一口。向东大姑婆擦着嘴鼻涕眼泪地哭诉道。

芳草想,那大黄狗至于和它生气吗?于是劝大姑子说,那狗是狗,不至于。生哪门子气?

一会儿那私孩子来找我,你就说我不在。向东大姑婆起身就往里间走,顺手把毛巾搭在门后的脸盆架上。抻了抻衣服,一屁股蹲在床沿上。掩上房门,楞楞的,呆呆的。

来了客人,芳草要准备午饭。于是告诉大姑子,出去去买点菜。

也就是这天,芳草又碰见老姜的,老姜已经像变了个人。孤单影支地在街上走来走去,随时有摔倒的危险。可芳草并没有走上前去,只是远远地看。

按说,银换自己坐公交车去就行,反正来往小镇和市区的公交车10分钟一趟。五婶自有她的想法。开车送去,说明小镇人对人家的尊重。如果银换自己打听着去,一边走一边问,公安局长的家在哪里?知情的人知道是来应聘的小保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告状的。总之要让人家对银换有个好印象。

成伟忙里偷闲去送银换。

成伟哥,你那么有钱还喜欢钱?银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手标着安全带,一手在安全带上来回蹭,好象弹吉他,没话找话。

现在越有钱的人越喜欢钱,挣钱上瘾,有了十万想二十万,有了二十万想一百万。钱海无涯呀!人钻到钱眼里,就出不来了。成伟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扶了扶后视镜。他今天之所以去市区,是因为超市被馒头机绞了胳膊的小伙子又需要一笔治疗费,他得送过去。

成伟哥,你没钻到钱眼里,你是大好人一个。银换喜欢夸奖别人。

我也觉得是。做个好人舒心、安心对得起良心。成伟发着感慨。那些卖假冒伪劣的、坑蒙拐骗的,还有贩卖妇女儿童的,他们的脑袋都被钱箍住了,这紧箍咒好呀,箍得咱中国人10人有9人去经商,一人亏了,10人都跟着遭殃。偷的,抢的,杀人放火的,当年八国联军的招数也不过如此。他们全学上了。

成伟和金换在一个叫昆明小区的门口下了车,成伟从后备箱里提了两箱施保灵植物营养液和银换走了进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阴差阳错的世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