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5章:给你一个惊喜

《被迫风流》

第35章给你一个惊喜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八

五婶回到家,听说长海出了事,于是一溜小跑跑到小镇医院。

一边走她也在为自己的行为自责,千不该万不该,听信金换那句话,说那是气话。如果跟随长海跑去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一个东北小伙子自己住在小镇上,即使当初金换退婚,也是为了长海的将来。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没有愉快的性生活,那还不如早一点散伙。人来到世上就像鸡刨食,要不停地奔波和操劳。也许在造人之初,老天爷就给人留了这么一点乐趣。如果连这一点也被剥夺殆尽的话,人活在世上实在没什么乐趣了。

长海到底是咋回事?要这么轻生!五婶考虑很久也实在整不明白,摇了摇头,进了医院。

医院的走廊里,已经聚集了小镇上的很多人。有镇主任和文书,还有几个和长海关系比较密切的小伙子,都是小平头,留着小胡子。他们在商量什么。

五婶走近了,说,我看看孩子。

正在抢救呢。镇主任算是和五婶打过招呼。

五婶就趴在急救室的窗玻璃上向里张望,看了一会儿也没看见什么。

五婶,你坐。金换过来搀扶五婶。

情况也不知怎样?到底有没有危险?五婶坐下来,心一直站着。

钱不用愁,镇上已经垫付了5000元。三爷转过脸跟五婶说。

这孩子咋想不开呢?也不知道有什么愁事?五婶又像在自言自语。

银换让你费心了。三爷一脸皱纹,一说话,一眯眼,边边角角都像针线缝起来皱皱巴巴。

银换不用愁,那闺女心敞。不幸的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现在正享福呢!五婶算是向三爷汇报工作。接着说,金换,这里太闷热,你先回去吧,出汗多伤口容易受到感染。

那好,我先回去。金换站起来,一只手抱住另一只受伤的胳膊。

金换,金换!走廊的那头突然传来脆脆的叫金换的声音。

金换一听,马上又坐回原来的座位,而且紧紧挨着五婶,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鼠。

不一会儿,那声音由远及近,自己跑了过来。

金换,你为什么不应声呢?我刚才去你家,你娘说你在医院里,我才来到这里。来人蹲下来抚摸着金换的胳膊说。

亮子,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金换带着哭腔说。

金换,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说着,亮子的手伸进裤兜拿出一个红色金丝绒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钻戒。

亮子,我不需要。金换依然坚持。

金换爸看眼前这位财大气粗的人拽住女儿不放,于是说,这里出了点事,麻烦你先避让一下。

有什么事情,我让金换明天和你解决。

你是金换爸爸吗?我是亮子。这几天我因为有事出差,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有责任。我向金换诚恳地道歉。亮子一脸虔诚,看不出是沾花惹草的那种男人。

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很忙,这位是镇上的妇女主任,三爷起来介绍,这里有我们就行了。金换回家去吧!三爷一脸慈祥不带半点愤怒。

按说,金换受了惊吓,就因为这样的男人不检点,才出的事。但是,当金换告诉爸爸事情的前因后果时,金换爸说,闯荡江湖的人就是这么危险,以后你自己要多长个心眼。这次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时,五婶站起来说话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亮子?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呀!

我就是!亮子摆出卑躬屈膝的模样。

五婶一看亮子这模样,就会浮现出hēi社会老大在一帮兄弟面前颐指气使的的架势。五婶想,走出这个地方,人们传说中的亮子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模样。五婶问亮子,你喜欢金换吗?

亮子答,喜欢,从内心深处喜欢。你看,钻戒我都带来了。

五婶猜度,这样的人们传说中的**大亨如果撕破脸皮和他硬碰硬,倒霉的还是金换,说不定还会殃及其他人。想到这里,五婶说,喜欢她就要保护好她。

亮子回答得很干脆,是。

按说亮子不用很辛苦,各路兄弟送缴的保护费够他吃够他玩,也够他养女人。可是亮子与其他**头子不同。他有他的逻辑。都在**上混,有的人陷入**一直黑到底,但是他内心向善,虽然身不由己。

有几个**头子聚众闹事惹出人命官司,被逮了进去。他也是水落石出这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有的兄弟说他是剥洋葱剥出来的。他嘿嘿笑着不置可否。

五婶想,亮子就是水浒中占山为王的寨主,金换跟了他,就是压寨夫人,这样满脸横肉的重情重义的男人对女人一般情深意长,女人不会吃亏。于是五婶自作主张地跟金换说,亮子既然来找你,你就跟他去吧。

金换和亮子来到医院门诊楼前面,一辆白色的桑塔那2000就等在那里。亮子给金换打开车门,空调的冷风吹出另一个清凉的世界。

亮子,我想回家。金换依然充满恐惧。

都多大了,还我要回家。你这样的老女人,我不要你,没人要你了!亮子点了金换的额头一下,嗔怪她。

你这几天忽然像人间蒸发了,我到哪里去找你,又到哪里去想你?金换的眼泪又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有些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也会明白,我所干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件都很丑恶,都很肮脏。亮子是**头子,然而他也是男人,再者他还是重情重义负责任的男人。不要以为**就罪该万死,其实有的时候,他们是被逼迫万不得已。

那你告诉我,你在喜欢我之前,还喜欢过多少女人?突然金换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亮子一看到金换愤怒的模样,像一头公牛看到斗牛士的红布,立刻冲了过去,接了话头就说,很多了,她们看中我的钱,也看中我的地位,有希望跟我上床的,也有愿意给我生孩子的,反正,我让她们怎么样,她们就乖乖地让我摆布。谁像你,一张苦瓜脸,年纪不小了,还觉得自己是刚上市的嫩黄瓜,想攀高价吗?

你给我滚,滚,滚!金换声嘶力竭,透过开着的车窗,医院里有的护士探出头来看风景。

这可是我的车子呀,我没理由呀。亮子眼珠子一转说,逗你玩呢,看你脸上的肌肉僵硬都不会笑了。

笑你个头呀!文静懦弱的金换守着亮子突然冲口而出。

亮子在附近的地盘内,还没有什么人对亮子不敬。亮子一直趾高气扬,走到哪里都有弟兄们的饭局伺侯。只有在金换面前,他觉得挨训才是一种享受。就像一个人长时间上火,便秘,希望拉肚子一样可以去火,可以清理肠道一样痛快。

别回家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给你一个惊喜。亮子不容金换辩白,发动车子,直接驶向了一个小区。

……本章完结,下一章“谁该去杀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