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7章:金换的恐惧

《被迫风流》

第37章金换的恐惧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一

金色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的缝隙照射到金换的床头上。金换睁开眼睛迷迷瞪瞪地摸亮子。可是身边没有人。

在枕头边上有亮子的留言条:

金换:

自己吃早饭,我晚上回来。

亮子即日

就短短的一句话,金换一整天都在咂摸其中甜蜜幸福的滋味。看电视在想,走到窗前望望外面也在想,中午想打个盹儿也因为这句话一直没睡塌实。亮子的留言条简直像老道的符咒一样,让人不能不相信有鬼魂。

一整天,金换都穿着睡衣在客厅、洗手间和卧室之间走来走去,百无聊赖。昨天晚上的情景伴随着亮子的留言条一幕幕在回放。

走进做爱间不久,亮子拥抱着金换走着慢三的舞步就说,现在有些读书人为了摆阔,为了显示自己的学问,为自己装修出一间书房,里面几张大柜子,上面全摆上书。其实,现在全中国有几个人读书?又有几个写书人看别人的书?现在都在追求感官刺激,看黄碟最好,可是黄碟控制得很严。有一次,我从南方回来,兜里揣了几张黄碟,可车到江西,列车上就有人要突击检查,所以索性扔到了车窗外。黄色电影,打击黄色网站大部分已经关闭了。所以看书的,就看黄色书,而且那些语言和句子都像含苞待放的花朵,让人感觉无比美好。我就想,如果我有了钱,先弄上一间做爱间,显示显示一个人最顶级的阔绰。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金换看了看手上戴着的钻戒,又想起亮子把她放在**椅上时那热烈的目光。那滚烫的目光像电熨斗一样熨过她的身体,她不敢看亮子斗牛士般的青筋暴露的浑身长毛炸裂般的勇猛,她闭上眼睛,虽然灯光柔和,一点也不刺眼。原先在他们的出租屋里,亮子都是让她把灯熄灭。虽然也像狂风暴雨,但是没有这么吃人般恐怖。

激情像一条湍急的河流,把亮子淹没也把金换推向了高峰。

把**椅自动升高两人滚到伸缩床上。**椅像锻炼身体的长跑,而伸缩床不用费力就像长跑后的慢走。当然这种床也可以控制快慢的节奏。金换不知道,亮子是花费了10万元购买的第一代发明专利产品。

金换更不知道,做爱间这三件套已经够小镇的人建一套别墅的。伸缩床上的逍遥,伸缩床上的舒适是当时其他人闻所未闻的事情。而更为酣畅淋漓的是鸳鸯浴池。这不是普通的洗浴池,它更像变魔术用的一种时尚道具。这种高贵的浴池是一个兄弟在帮派斗争中被砍掉一根胳膊后找到亮子要求支援,亮子帮他出了一口恶气要了另一个人的一根腿后,兄弟作为酬谢的礼物送给他的。后来亮子也才知道,这种新型浴缸叫魔幻鸳鸯。市场价超过5万。

在浴缸内洒上魔幻液,人就像鱼儿不知疲倦地抖动,大脑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所以晚上,两人一直折腾到大约12点,亮子才罢休。而金换也夸下海口,舍命陪君子。

金换不明白,一大早亮子去哪儿了?其实亮子每次出去都这样,从来不说明去向,更像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独行侠。在亮子的词典里,除了人性和善良之外,他还认识利益这两个字。有时他觉得根本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只有利益之争。正所谓胜者王败者寇。而他的胜利又助长了他的名声,使更多的兄弟臣服到他的门下。

亮子更是激情过后头挨着枕头鼾声就起的家伙,睡两三个小时就能缓过劲来恢复精神的愣头青。所以干劲十足,兄弟们找到他,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干脆、利索。做事干练,因此他手下的那帮兄弟都心服口服。而且亮子的手下还有几个和亮子一模一样的兄弟,发型、嗓音、个头。特殊日子,他们和亮子一样的穿着,墨镜、西服。当然,这些金换都不知道。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也睡不着,金换干脆起来,来到窗前,刚要拉开窗帘,她想起亮子做爱时的警告,我不在家,你不要拉开窗帘,至于为什么,亮子说金换没必要知道。金换就透过缝隙向下看。看大街上人潮涌动,看远处的树木葱茏,看四周低矮的房子像他们家的平房。她怔怔地看,愣愣地想,那些人流之中可曾有妹妹去给人家买菜的身影?那些人流之中可曾有父亲为了换几个零花钱沿街叫卖的声音?

当然这些声音都被一堵墙隔在了外面,外面的人想进入这个小区都需要有入住小区业主的允许批条,金换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权力。她多么想,妹妹和父亲知道自己住得好吃得好,也跟她来享福。看《红楼梦》贾元春回家省亲,父母兄弟都跪下一大片。她金换到了好处,就要让自己的父母兄弟一起跟着享福,决不会让他们吃亏。

看着看着,她看到妹妹和一个女孩并肩在小区的广场喷泉边戏水。金换犯了嘀咕,难道妹妹也在这个小区?难道公安局长也在这个小区?难道亮子故意选择这样的地方?还是亮子通过什么关系挤走了什么人?一连串的问题在金换不算复杂的头脑中复杂起来。

等到太阳升高,她看妹妹和那个女孩一起朝自己这座楼走来。

金换立刻来到房门后,把耳朵凑到门上听仔细。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下面有房门钥匙转动的声音,伴随一句:“热死了!”但是她分辨不出到底是7楼还是8楼。

金换的心咚咚一阵狂跳,难道亮子就不怕公安局长有一天轻而易举就把他拿下?难道他就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难道他就在上楼的时候不怕和公安局长碰见?

金换忽然想起进来的时候,亮子说,咱们不坐电梯,咱们就这样走上去,难得锻炼身体。亮子肯定是怕在电梯间碰见什么人。

幸福像一朵乌云,金换还没什么心理准备就被淋了一身水。现在担心又像一片乌云,笼罩在金换的头顶上。

一天的时间很漫长,夏天天又长,看了几眼电视,没什么心绪,关掉。金换就来到窗台边,透过缝隙看外面。已经是夕阳落山,火红的晚霞映照着西边的天空。树顶上的鸟儿成双成对唧唧喳喳。

就这样从夕阳落山一直看到繁星满天,金换第一次觉得天这么近。小时侯背诵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现在她深有体会,她连灯也不敢开。一直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可是一直没见亮子回来。

她瞅瞅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亮子为什么还不回来?如果天天过这样的日子,不出三天,她会发疯。金换在心中抱怨。

……本章完结,下一章“栓子的无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