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8章:栓子的无奈

《被迫风流》

第38章栓子的无奈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二

这天西工地的劳务市场上,栓子拉着金凤又来找干活的人,恰好碰上芳草也在这里和人们侃价。

老师一天60元,小工一天30元。金凤宣布。

刚才咱不是说好的,老师50,小工20吗?这会儿轮到栓子埋怨金凤,装什么大方。

咱们有钱,有的是钱!金凤忽然提高了嗓门像发泄似地喊。

你神经有问题呀你!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栓子对着金凤吼。

叫什么叫!乌鸦的叫声也比你好听!两人在一群人要我吧要我吧的嘈杂声中斗起嘴来。

因为第一天相中的人中有一个小工扭伤了脚,一个老师砍砖时不小心砍伤了手,因此,今天两人合计专挑干活细致不毛手毛脚的人。金凤说,她能看出来,教学教了这么多年,谁细致谁毛糙一眼就能见分晓。

你挑吧,你挑好了,我一边歇着去。栓子从人群包围中突击出来,一拐一拐地到了路边。

栓子!栓子!芳草一看见栓子就像蚊子见了血马上走到栓子身边,她也没四处看看栓子还带了什么人过来。要我吧一群人又跟着芳草呼地连栓子一起围过来。

找人干活吗?栓子看着芳草。

院墙太低,那天又进贼了!还放了一把火,差一点烧了房子。芳草的说话声夹杂在要我吧的喊叫声中,对栓子没有一点冲击力。

找好了,一会儿我给你一起拉回去!得找干活勤快,不耍奸磨滑的人,看走了眼,就花冤枉钱了!栓子一番好心提醒。

栓子,你给我出来!栓子的衣领被金凤揪着从人群中拽出来。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有了老婆,见了别的女人还像蚊子见了血!

金凤,你说话干净点!谁不要脸?栓子瞪起眼珠子。

金凤,栓子刚才只是跟我说了几句话。你不要这么对待栓子!你不想跟他,我养活他!芳草看金凤那架势,实在看不下去,走上前来如是说。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你是他什么人?我又是他什么人?金凤翻着白眼珠子说。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你把栓子放开!芳草已经做出抢人的架势。

我不放,我就是不放!你咋的?金凤依旧从背后拽住栓子的衣领,像跳交谊舞的股掌之间操纵着自己的舞伴,叫他转就得转。

你们三个跟我回家砌墙去。芳草随便点了三个人,又问谁会开三轮车?

其中一人答,我会。

芳草说,你去开三轮车。又对金凤喊,你不放,我就抢人了!

从金凤的手掌中抠出栓子,芳草几乎把栓子抱上车,让那人开车快走。

摩托三轮一溜烟跑远了,金凤在后边恨恨地骂,强盗!强盗!简直欺人太甚!往路边一看,芳草的自行车还歪在那里。金凤上去就是两脚,解气。

没办法,金凤点了两个人,金凤骑车,那两人把包裹放在她的车子上,步行跟随她一起回了家。栓子被人拐跑了,可房屋不能不盖。金凤一边走一边想,什么事情没有?简直无法无天了。可是这样的事情到哪里说理去?去打官司跟法官说,我的男人被人家抢跑了。法官肯定偷着乐,说她这样的人弱智。跟婆婆说,栓子被芳草抢跑了,婆婆也肯定笑话她,说怎么就看不住一个瘸子。她又能跟谁呢?

金凤骑车的速度跟两个男人步行的速度差不多,男人一边走一边问金凤,刚才那个女人是劫匪吗?

金凤答,她不仅是劫匪,而且是**。

男人点点头说,挺厉害的呀!

芳草和栓子坐在一起,除了提醒开车的向哪个方向开,别的没说一句话。芳草觉得痛快,她觉得刚才报了仇,不仅为自己,也为栓子。

可是栓子一直不言语,她又觉得这么做不妥当。栓子毕竟回的是那个家,这纯粹是让栓子难堪。本来两个人合伙出来的,现在把金凤自己撂在那里。如果金凤不弱智的话,就会骑上那自行车自己回来。

栓子,栓子,你在想啥呢?芳草看看栓子。

刚才你干的不像大人干的事呀,就像小孩子为了争个知了猴,为了一块饼子相互撕打。可我不是知了猴,也不是香椿饼子。栓子低头说。

让你伤心了。我看你被你媳妇欺侮成那样,哪里还有点男子汉气概,我是为了拯救你,都说英雄救美,我这是母夜叉保护小牛犊。芳草嘿嘿笑起来。

让我说什么好呢?栓子也抬起头来,看着芳草。

大嫂,你的劲好大呀!这位大哥得140150吧。你像猴子抢香蕉嗖地就把他抢过来了,简直太刺激了!车上有人夸赞芳草。

你见你媳妇被人抢,你也会这么干的!芳草没过脑子,顺口就说。

大嫂,这位就是大哥呀!那人如此肯定地说。

是大哥,是大哥!芳草觉得有个男人在身边心情是如此舒畅。

摩托三轮拐到通向樱花小镇的路,走了几百米,芳草喊停车。

于是他们从车上下来,步行回芳草的家。栓子依旧开着他的车往家赶。可走了走,他停下了,专门等金凤。

按说,他返回去接上他们是最合适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在路边等。他知道女人正在气头上时,你去好脸伺侯,是专门挨嗑。

金凤和两人走近了,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呀,还白拣了一辆自行车。咱们把自行车放到车上一起回家。金凤装得更加大度。

回到家,安排好四个人应该干什么。金凤又倒上洗脸水把毛巾洗洗,递过来给了栓子。

栓子接了,擦脸。脸上却火辣辣地难受,问金凤到底搞什么鬼。

金凤也不回答,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栓子娘从外面买菜回来,也顺手用毛巾擦了一把脸,脸上立刻火烧火燎,连眼睛也睁不开了。一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问栓子,到底咋了?怎么这么难受!

栓子想起刚才金凤拿毛巾的时候去了灶间一趟,于是进了灶间查看究竟。原来金凤刚才把一堆辣椒的汁液涂抹到手巾上了。这个死妮子,你有种就回来,回来,我再收拾你!栓子恨恨地骂。

……本章完结,下一章“床底下的秘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