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39章:床底下的秘密

《被迫风流》

第39章床底下的秘密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三

这天早上银换早早起了床,可是头痛欲裂。昨天晚上楼上的一直捣腾到大约12点,她凌晨才睡过去。可是这是在人家家里睡的第一天,不能被人家看成懒虫。她面色无光打着哈欠来到客厅。方阿姨已经早起来了,见银换从卧室出来,方阿姨问:“银换,还住得惯吗?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银换想,方阿姨你问那么多问题干吗?我的脑子就只够回答一个问题的。于是银换说,睡得挺香的。

那就帮我顺菜吧,今天早上咱们做西红柿炒鸡蛋。你把西红柿洗洗,然后用开水烫把外面的皮去掉。方阿姨在厨房吩咐银换应该干的工作。

还用去皮吗?在家里,我们甚至连洗都不洗,用褂子袖子擦一擦,下嘴就啃。怎么那么麻烦呢?银换这样想可是不能说,她去厨房的塑料袋里拿出四个西红柿。

方阿姨立刻说,两个就够了。

银换想,两个够四个人吃吗?两个西红柿除非做成大锅菜。银换又放下了两个。

把两个西红柿洗了,再用热水烫,银换倒水的时候不小心倒在了自己手上,可是她也没吱声。又要用指甲撕掉外面的皮,等把两个西红柿像秃猪头一样完成任务时,方阿姨的米饭已经做好了。

银换,以后早上起来你做饭时,声音要小一点。方阿姨嘱咐日后的事务。

银换想,人家真会说话,一句话就包含了两层意思,既要做饭,又要不弄出声响。但是还是点点头说,是,我记住了。

这时,银换觉得一股气流想要喷薄而出,可是面对方阿姨她怎么好意思如此放肆呢?在家里,想放就放,有几次,姐姐都笑话她,银换,放屁要有修养,不要像张飞鲁智深这么卤莽,大屁在别人面前要分成小股气流出来,臭屁过后要巧圆滑。

银换就反驳说,放屁也要这么讲究,做人还有什么乐趣?

金换就说,你想想,咱们上学那会儿,你听见过老师讲着课咚地一声放过屁吗?

银换说,没听见过。

老师都是什么时候放屁?你知道吗?金换问银换。

都是在家里?银换反问。

金换咯咯笑着说,都是在我们大声背书的时候,像放原子弹一样,咚一个咚一个。这就是老师的修养。

这时怎么处理好呢?银换忽然对方阿姨说,我要去厕所。

等银换回来,方阿姨不紧不慢地说,以后,早上起来做饭之前,要把个人问题全部解决好,不要做着饭,去一趟再去一趟。如果上厕所回来,一定要洗手。

银换立刻去洗菜的水龙头上洗手。

方阿姨听见水流说,银换,洗手有专门的洗手盆。不能乱洗。

阿姨,我知道了。银换一边点头,一边暗自叫苦,规矩怎么这么多。

银换拿四个鸡蛋!方阿姨又吩咐刚洗完手的银换从碗柜的最高层拿出四个鸡蛋。她自己则把炒过的西红柿续了水。搅拌了一下,然后把煤气的火关小了一点。

银换又踮起脚尖,摸索着向外拿鸡蛋,不小心砰地一声,一个鸡蛋滑落在地。银换像闯了祸一样一动不动了。

方阿姨立刻提醒银换,以后拿塑料袋内诸如鸡蛋这样圆滑的东西,一定先把方便袋一起提下来,不要这么从里面摸索。怕麻烦往往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好,好,我一定记住。银换慌忙下手把打碎的鸡蛋想扔进垃圾桶内。

就在银换掀开垃圾桶的盖子时,方阿姨立刻制止她说,这样扔掉鸡蛋太可惜,可以拣起来放进花盆里,你于叔叔最喜欢花了,你就把鸡蛋壳拣出来,把鸡蛋搅匀,倒进花盆里。

银换想,怎么搅匀呀?脑子动了一下,她从碗橱里拿了个碗,盛进去,又把地上的蛋青用手抿了好几抿放进碗里,端着碗去了阳台。这天早上,银换的脑子像进水的手表,不走了,拨一拨才走一走。

来到阳台的银换看到青枝绿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想起刚进镇上的中学的时候,在路上走着还那么好奇那么激动,希望早一点去上学。可是走进校园就看见这样的守则,那样的规定,这样的八禁,那样的八耻,她不明白自己到底能干什么。学校不让这不让那,哪里是上学的地方,简直是监狱。而上小学的时候,整个校园没有一张守则,也没有老师说不让这样不让那样。她们蹦蹦跳跳地就长大了,度过了美好的令人留恋的童年时光。

走进中学的教室,她没和要好的伙伴一个班。第一节课是那么漫长,一下课她就去找她们,还哭了,眼泪像控制不住的雨滴,流个不停。后来,她听老师说了一句话,规定再多,钢刀虽快不斩无罪之人。她才安定下来,慢慢适应了紧张而忙碌的中学生活。

她想,在这里,只要她认真听方阿姨的话,她也会适应的。可是昨天刚来时的兴奋已经像被泛滥的洪水冲跨的家园,只留下断瓦残垣。

阳台上空中吊着的,地上摆的,窗台上放着的,都是于局长喜欢的各种的花。银换不知道,这里的每一盆花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银换只是数了数总共有100盆。那些兰草、那些昙花都绿油油地长势茂盛。如果托生成富贵人家的一盆花该多好。银换数完了花盆胡乱地想。

银换,银换,收拾桌子咱们吃饭了,一会儿你于叔叔还要去上班,我也要到公司去,好几天没去了,也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方阿姨在餐厅家叫银换。

银换急急地跑到餐厅,收拾什么呀,桌子上什么也没有。银换走到方阿姨的身边问,收拾什么呀?

收拾桌子,就是把筷子和碗都摆好,咱们准备吃饭。方阿姨终于不耐烦了,语气里含了责备。

这叫收拾吗?你就直接说,把筷子和碗摆好不就得了吗?银换在心中抱怨。但还是去了厨房一手掐筷子,一手拿一摞碗过来了。

不知是地板太滑还是银换的腿不听使唤,一个趔趄,银换像杂技演员玩了一个特技,又把碗接住了,可是筷子扔了一地。恰好刚刚起床的豆豆看见了,拍着手说,真好玩真好玩,再玩一个,再玩一个。

豆豆,吃饭,吃完饭你们下去玩。方阿姨已经把米饭盛进一个瓷盆端过来。一看见满地的筷子,就说,银换,想扔在地上玩拾棒吗?

拾棒是一种儿童游戏,因为方阿姨她们那一代家里穷,吃过的冰糕剩下的棒就攒起来,也到大街上去拣人家丢弃的棒。足够多的时候,就约上几个伙伴,把自己攒的棒往地上一扔,能不动其他的棒就能把目标棒拿出来算赢,谁拿得多谁胜,如果动了其他的棒,这一轮就停止,换人。

阿姨,我再去洗洗。银换赶紧拾起筷子又去了厨房。

方阿姨盛完米饭,银换出来了,筷子上还滴着水。方阿姨立刻提醒银换,筷子不能这么用。应该先摔干净水,然后用厨房里的消毒毛巾擦干净。

银换又折回去,摔了摔筷子,又擦了擦水。再出来,于叔叔已经坐在餐桌旁边,俨然一位家长的威严。

这顿饭银换吃得胆战心惊,害怕自己再出一点差错。于叔叔吃了一碗米饭兑了些西红柿汤,下面有司机等,恨快,就走了。

方阿姨匆匆吃完,一边锄鞋,一边对银换说,吃过饭,和豆豆下去玩吧,晒晒太阳。这样有利于身体健康。

其他人走了,银换收拾了桌子,把碗和筷子洗净了,该放到哪里就放到哪里。然后和豆豆坐电梯出来了。坐电梯的时候,还是豆豆按启动钮。银换觉得豆豆并不像大人们想象得那么傻。

在小区广场的喷泉边玩了一会儿,银换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实在太困了,她好想睡觉。

于是和豆豆说,豆豆,我们回家捉迷藏吧。

豆豆说,捉迷藏有什么好玩的?

捉迷藏好呀,你藏起来我找,你要藏得我找不到你,你就胜利了。银换觉得自己的脑子要哄骗这样的儿童好绰绰有余。

那好吧。豆豆还有些不情愿。

走吧!银换和豆豆又回到楼上。

豆豆,我回屋子你藏吧。于是银换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

豆豆就爬到床底下藏起来,她等了好长时间,银换也没来,可怕出去,就输了。于是在床底下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这张床是老于夫妻的床,还是空心木板床。老于说睡席梦思睡不着觉,于是方阿姨也跟他一起凑合着说。

在床底下的豆豆发现了秘密。

……本章完结,下一章“火山一旦喷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