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章:我是新来的吴校长

《被迫风流》

第4章我是新来的吴校长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去把你娘叫来,想蒙混过关,还是想故意捣乱。徐老师对着一个学生大吼大叫。站在她面前的孩子头发花白,从后面看已经像个老人。他一动不动,头低到胸前,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也是一副标准的农村学生挨训的模样。快去快去,别像根木桩戳在那里。徐老师点着学生的头,似乎有无限的怒气。学生的头随着老师的手指一晃一晃像经风的小树。学生叫孙向安,是芳草的三儿子。

快跑,否则被老师点了穴道,再跑也跑不成了。他一路小跑,从镇子的最北边跑到最东边要经过那片樱花林,他一边跑一边想,多好的樱花,多美的风景,干吗去上那劳什子学,在这里尽情地玩,尽情地吼,看夕阳落山,看旭日东升,也不用忧愁英语单词记不住,也不用担心考试考砸了,被调到教室的特别“行政区”,那个地方老师不管不问,很逍遥很自在,但是脸面挂不住,人要脸树要皮不是吗。都十四五岁的大人了,不上学照样也能混口饭吃。妈妈干活很辛苦,挣钱更不容易,家里的一个大棚全是妈妈操劳,刮风下雨,人家都有个帮手,而他们家,大哥、二哥在外面打工,半年才回来一次。遇到这样的坏天气,妈妈整宿睡不着。冬天种香椿、春来种柿子、秋来种芹菜、黄瓜、茄子和芸豆。妈妈选择的品种一是产量比较高的,二是比较便宜的,一个人能够干过来的。有几次,他只顾帮助妈妈栽秧、打杈,作业没作,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他有他的苦衷,他不帮助妈妈,谁来帮助她?周六下午他被老师留下来做作业,那时他还没有什么怨言。可是现在,他又怎么再一次向妈妈张口呢?

芳草心急火燎地骑上自行车赶往学校,见到徐老师时,学生们正在做广播体操,他忙向徐老师赔不是,又拿出一张崭新的20元钱递给徐老师惶恐地说:“孩子不懂事,还请老师多谅解。”

“不是懂事不懂事的问题,我看是家长故意捣乱。”徐老师不依不饶。

“都怪我卖菜接钱的时候,没认真数一数,看一看是不是假钱。”芳草很后悔的样子,“你说那该死的菜贩子,怎么忍心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

“以后多注意着点。”徐金风表面有所缓和,心里却在埋怨芳草,“菜贩子哪知道你是寡妇。”

芳草告别徐老师骑上自行车,害怕碰伤学生,于是摇起铃铛来。

吴校长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厉声喝问:“谁这么放肆?”

芳草赶忙下车,吴校长已经走出来截住她:“上班时间,不准探视学生。”

芳草刚从大棚出来,还没来得及回家,在路上就碰见闲逛的儿子,一见儿子蔫头耷脑的模样,芳草就火了,拽起孩子的衣服,先用路边捡起的棍子,抽打儿子。儿子一动不动。等芳草打完了,人也累了。这才又问儿子到底是咋回事。

吴校长看见芳草的鞋上还有一堆泥,冷笑说:“来学校,也不打扮得漂亮一点?”

“我漂亮不漂亮关你屁事。”芳草心想,嘴里却说,“下次,我一定换双新鞋。”

“啊,你来学校有什么事吗?”

“孩子拿了假钱,我来跟老师说明情况。”

“是这样呀,下不为例啊。”

“什么下不为例,我哪知道什么时候又有假钱。什么烂校长,还打官腔。”心里这么想,芳草依然微笑着说,“我一定不会让学生犯同样的错误了。你是新来的校长吧?我看着面生呢。”

“我是新来的。怎么,你经常来学校吗?”吴校长眯缝起一双肉眼皮,有点色地望着芳草。

“年前,我来给孩子送过眼镜。这一说有大半年了。”

“记住呀,上班时间不准到教学区探视学生。”吴校长因为有人呼他,转身走了,然后去了传达室告诉看门的老师,“以后要看住大门,不要让闲杂人员进入。”

传达室有两位老师在下棋,五制改革前由附近村里的老人看门,改革后换成了老师。可是大门像有了窟窿,学校今天进贼偷自行车,后天又发生入室盗窃案件。

校长大为光火,为了以防万一,把学校刚进的电教设备全部拆除归入仓库。可是贼有时好象专门跟学校作对,竟然有一次,贼们在女教职工宿舍内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然后第二天把老师的存折连带身份证去信用社取了存款溜之大吉了。

学校里新发生的案件,校长还不让报案。教师们暗地里嘀咕,这样的校长有什么出息,你为学校的声誉着想了,但是你却为盗贼们大开了绿灯。

芳草边走边琢磨,这个校长不是什么好货色。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五年之后,吴校长竟然成了披着羊皮的狼。

后来小镇上的人们都在传唱这样的流行歌:

吴校长真能干

追着老师团团转

不要酒不要烟

专要你的脸蛋蛋

吴校长真能干

保险柜里有公款

要拿多少说了算

拿去赌了才算完

吴校长真能干

办公室里台球案

闲来无事就捣蛋

捣得天也昏地也暗

天也黑来地也转

无视法律被审判

一副脚镣真好看

多年辛苦没白干

孙向安却再也不去学校了,他和高自强秘密跑去了郑州。

两人落脚后,立刻找了份工作,当服务生。向安因为想妈妈偷偷给村里打了电话。

还没有走出悲痛阴影的三爷却要和芳草、还有自强的妈妈去寻找孩子们。

高自强就是高成三的儿子,因为父亲杀人,已经被刑拘,而且他已经和自强的妈妈离婚,和相好的刚刚领了结婚证才二十天,就出现了这样的让小镇沸腾的消息,自强觉得身为高成三的儿子,他感到羞耻,所以,他要离家出走。

高成三刚刚出道的时候曾经得到过霞女的帮助,两人都搞起了模板厂。模板厂进钱快,没几年,成三已经身价百万。作为年过五十的人,如果再不风流,就没什么盼头了。于是他决定甩掉妻子,妻子没说什么,只是说,如果有什么好歹,你还回来。

于是他像荆轲刺秦王一样勇敢地投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刚拿到登记证,霞女就率领三四个不速之客,闯入他家,将他五花大绑,威胁他必须拿出四十万,作为酬金。

他乖乖干了,可又咽不下那口气,于是他又找到霞女,假装和谈,一把掐死了那段孽缘,也把他自己掐进了公安局。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亲原来这么回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