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0章:火山一旦喷发

《被迫风流》

第40章火山一旦喷发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四

高自强晕倒之后,最先发现他的是五婶。五婶从小镇的医院出来,打算回家给昏迷的顾长海拿些卫生纸。她一边走还在一边叨咕,真是可怜。在医院的时候,她和三爷商量,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不是应该通知他的父母呢,是不是应该找个更好的医院。

三爷说,通知啥?长海的父母已经七八十岁了,通知了,让他们多一份担心,干着急。就是结婚的时候,也没告诉他的父母。咱们就尽力而为,长海能活过来,是咱小镇的福,如果就这么走了,说明咱小镇即将面临大的灾难。

三爷有的时候真像预言家一样充满神秘和玄幻,虽然有的人说他瞎白话,但是他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会应验。

五婶又说,小镇的医院水平有限,咱们要不要转到市里的医院去?再说了,小镇的医院曾经出现过事故。附近村庄的孩子因为玩耍跟在链轨车的后面,被链轨车碾了腿。送到小镇医院来,医生觉得是皮肉问题,上了点药消了消毒。没想到事后发炎感染,孩子的一条腿被感染,不得不被截肢。那个孩子也可怜,父亲早亡,看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故,看不到希望,于是母亲也改嫁了。留下年幼的孩子跟老奶奶一起度日。

三爷说,华医生来看过,说脉象还行,先不要挪动。咱就听医生的。

五婶说,如果小镇的医院能让长海活过来,以后,我天天来这里看病拿药,保准他们生意红火。如果治不好长海,我就永远不来了。

三爷坐在抢救室外面的玻璃钢坐椅上,闷闷地一声不吭了。五婶就走了出来。

傍晚时分,五婶走过来,看见路边躺着一个人。他走过来推了推孩子,一看是自强。赶紧让附近的人送医院。还没回家的五婶又因为自强的事情回到了医院。

华医生又被叫进了急救室,约十分钟后,华医生出来说,这孩子有点发烧,还像中暑。应该赶快降温,去买袋冰镇水吧。

华医生只管吩咐,五婶又去忙活着买冰镇水。三爷坐在那里却一动不动。

到卖冰镇水的医院附近的小卖部,五婶顺便给自强的妈打了个电话,让她快点来,说孩子出了点事。

在家里傻想的自强的妈刚才还在家里拣黄豆里的土坷拉,一边拣还在嘀咕右眼皮怎么使劲跳,莫非要出事?高成三临近出事前,她的右眼皮也使劲跳,但是她没往心里去,觉得是自己长时间睡眠不足的原因。那个骚妮子闯进来的时候,她也在家,进来的时候,那个骚妮子连看也没看她,只是把高成三绑起来,刀架在高成三的脖子上威胁道,交出四十万,否则要了他的性命。高成三保命要紧,于是告诉了他们保险柜的密码,那一帮子人拿出四十万扬长而去。而她站在一边早吓得尿了裤子,不会动弹了。

惊吓之后,高成三更不看她一眼了,她的右眼皮跳得更厉害,而她成宿更睡不着觉。高成三去掐死那个妮子之前,她的耳朵也奇怪地跳起来,两只耳朵像电动的,控制不住地跳。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得了一种怪病。

随着经济的发展,樱花小镇周围随之出现了很多黑势力帮派。有帮人要帐的,有帮人杀人的,也有非法报复的。总之为了各自的利益。帮人杀人的甚至有明码标价,砍掉一只耳朵要50元,砍掉一根胳膊要300元,砍掉一根腿要1000元。挖掉眼睛要2000元。像这种帮着骚狐狸精要钱的一般能分到要帐总钱数的10%。所以黑势力的发展也加重了校园里寻衅滋事事件的发生。有的学生之间打架,家长为了报复也花钱请打手到校园内闹事。

附近还出现了这样的一起失踪案。某人是国家干部,因为长期夫妻分居两地,所以,为了排除寂寞,他到附近的发廊去找发廊妹。两人一来二去勾搭成奸,发廊妹怀了孕,为他生了孩子。他回家离婚不成,干脆和发廊妹逃之夭夭。逃跑后放出风来说,发廊妹是hēi社会的大姐大,他是怕伤害无辜的妻子和孩子才远走他乡的。

所以自从高成三吃了官司之后,她很少出门。她怕人们指指点点,怕人家议论她曾经和另一个女人分别睡在成三的两旁。她也奇怪人们怎么消息就这么灵通,他们干了什么,其他的人怎么这么清楚。她已经木讷得觉得自己好象快完了。

接到五婶的电话,她的两只耳朵又像被电了一样扑扇扑扇动起来。所以她索性包了块头巾出了门。

五婶坐立不安地盼望自强妈出现,一看来了,怎么这么个模样,大热天包什么头巾?

你在这里,多亏了你呀。自强妈第一句话还像人话。我来了,不碍事吧。自强妈的嘴可能也不是自己的嘴了。

你来了是正事,孩子需要你。五婶觉得自强妈有点反常,怎么就像人们传说的那样,说自强妈在自家的床上看成三和那个骚妮子做事,自强妈就在一边看着说,我不碍事吧。如果是我刘真美这样的女人,我早把一对狗男女剁成肉酱了,还不碍事吧。做人怎么能那么窝囊!

自强死了才好,眼不见心不烦,他活该!如果是晕倒在路中央,让车碾死才好!自强妈的嘴唇哆嗦着说着这些气话。

五婶心想,当妈的说这些诅咒的话,还不如不来的好。于是说,自强就是有点中暑,不用太担心!

冰镇额头之后,自强苏醒过来,听到外面妈的话,一阵冰镇的凉意到达脚趾头。他知道自己伤妈的心太重,他对妈说的话太刻薄。妈就在外面,他如何去见自己的妈。

就听外面自强妈接着愤愤地说,和他爸一样的货色,以后死不出好死。

哪有这么咒自己的孩子的?五婶提醒自强妈。孩子再不懂事,总有懂事的那天,老了还得孩子孝顺呢。

我谁也不靠,我爬不动了,就到小镇公路上一趴,让车子碾过去一了百了。自强妈突然像火山喷发一样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懑,发泄着怨气。

五婶说,这是哪里的话,爬不动了,还趴什么。

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过来。我看反了这小子!老天爷替我惩罚惩罚他。谁说老天爷不开眼,你看老天爷在替我说话了。成三进了监狱,那个骚妮子被掐死了。成天咒我死的混蛋也中暑了,太好了,棒极了!漂亮!牛!

在这里咱不说这些话,让人家笑话。五婶拽住像要发疯的自强妈劝说着。

妈!妈,我给你跪下了。自强妈和五婶转过身来,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只见自强自己一只手举着吊瓶,趴在地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活得不如一只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