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2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被迫风流》

第42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六

银换一觉醒来,有些懵懵懂懂。她抬眼打量打量了周围,弄明白置身何处,忽然想起了自己是来干嘛的,接着冲出卧室,挨个房间找豆豆。

豆豆,豆豆,银换轻唤着。

豆豆听到银换的呼唤,越发不出声,害怕自己输了,躲在床底下攥紧一样东西。

银换把所有房间的门全部打开,找来找去。就是没看见豆豆。这个农村出来的姑娘着急得脸上出了汗,声音带了哭腔喊,豆豆,豆豆,快出来吧,姐姐输了,我输了。

好吧,豆豆从床底下一骨碌爬出来,头发上沾了些灰土,手里还紧紧攥着床底下摸到的东西。

银换赶紧去洗手间找了毛巾,打湿后,抚去豆豆头发上的土灰,又把毛巾洗了一遍,给豆豆擦了擦脸,然后对豆豆说,手脏死了,把手伸出来,姐姐给你擦一擦。

我不,我就不。豆豆那么大的姑娘仍然是四五岁小孩的语气。

好豆豆,擦擦手,拍皮球,皮球大,皮球圆,皮球皮球圆溜溜。银换顺口把在小时侯听隔壁的毛孩唱的顺口溜溜出来了。小时侯,毛孩经常和银换在一起,毛孩有一个当干部的爸爸,毛孩和妈妈住在乡下,毛孩的妈妈经常给毛孩讲故事,唱歌谣。毛孩懂得特别多。小镇上的人也特别喜欢毛孩。

毛孩姓毛,具体叫什么名字,银换并不知道。小镇人有这么个习惯,为了表示对外来人的友好,特别是小孩子,女孩,就叫人家张妮、王妮、夏妮。男孩就叫人家毛孩、朱孩。如果姓狼,就叫人家狼孩了。毛孩跟妈妈大约在小镇呆了两年多,然后毛孩爸爸又升了官,就把他们接到城里去了。

小镇因为距离市区特别近,小镇特殊的地理位置就成了某些人办调动的跳板。学校里是这样,乡镇干部也是这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在小镇体现得一览无余。因此小镇人和外面的世界接触得比较多,也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丁零零,来电话了。银换赶紧跑过去。有线的一头到底放在嘴边还是耳朵上。容不得银换犹豫,赶紧接。挂线的一头放在了耳朵上,银换说,怎么听不见呀?

银换笨死了,倒过头来。豆豆在一边提醒。

啊,是。银换赶紧掉过来。她没用过电话,不会用很正常。像他们家,安装一部电话就得一千多元,也安不起。

银换,我是方阿姨。中午,我和你于叔叔都不回家了,你们自己做午饭。

好的,我一定照顾好豆豆。放下电话,银换简直高兴死了,家里就是她和豆豆的天下。她不用担心被训斥了。豆豆,你想吃什么?

我不吃什么,你跟我玩这个。说完,豆豆伸出手,露出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呀?银换翻来覆去瞧个仔细。她不明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忙问,豆豆,你从哪里找到的这样东西?

那里,豆豆指指床底下。

两个大姑娘接着又钻到床底下,银换发现在床底下有一个隔板,不像床当初带的物品,好象是后来为了放什么东西,紧挨床板又安装上去的。再看床底下,都是小茄子、小黄瓜、小辣椒、小西红柿等蔬菜模型的工艺品。每个模型都有盖,盖就是它们的蒂,每一个模型都栩栩如生,颜色是蔬菜本来的颜色。惟有豆豆拿的那样东西,银换猜不透到底是什么。不像模型,为什么在见不得人的床底下呢?这么些好看鲜艳的东西应该把它们摆在书桌上。

于是银换自作主张地跟豆豆说,咱们把这些东西摆到餐桌上去玩吧。她觉得反正,大人不回家,孩子就当家。

于是,两个大姑娘一遍又一遍钻床底把那些玲珑可爱的小玩意摆到餐桌上,一摆就摆了一大桌子。那些东西是那么地可爱,如果能吃,银换早吞几个了。

银换问豆豆,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豆豆竟然摇了摇头。

这是黄瓜,这是西红柿,这是辣椒……银换一样一样拿起又放下,教豆豆说着蔬菜的名字。

看到这些模型,银换忽然想到,小镇人依靠卖菜为生,大热天出去卖菜,必须把蔬菜摆出来,可是时间一长菜就蔫,价钱上不去,弄不好人家就不买了。如果把模型摆出来,和菜一样大小的模型,不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费了吗。接着她就想起在街上降价出卖的香蕉,如果也有模型的话,香蕉也会有个不错的代言人。

想归想,她一个农村丫头能干什么呀。银换叹口气对豆豆说,咱们收拾桌子,准备午饭吧。

这个叫什么呀?豆豆忽然又把那样东西举起来,问银换。

这个叫,这个叫,银换灵机一动说,它叫魔罗果。

我要吃魔罗果。我要吃魔罗果。豆豆哭喊。

吃什么吃呀,我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吃了。银换有些恼火。

时针已经指向12点,豆豆还在刷脾气要吃魔罗果。

没办法,银换说,我到厨房给你做。

银换抓了几把面,打进一个鸡蛋,放了点盐,用一点水搅拌了一些谷渣猴,下到开水锅里。舀出来端到餐桌上,银换说,豆豆,咱们来吃魔罗果。

豆豆才听话地把那些辣椒、黄瓜、西红柿的模型开始往床底下放。

当桌子收拾还不到一半的时候,钥匙一扭,于局长进来了,没换拖鞋就直接奔卧室去了。

看见豆豆趴在床底下,他火冒三丈大声训斥,银换,银换,银换,你过来!你当的什么保姆呀?豆豆这个模样,你为什么不管?!

于叔叔,我错了!银换忙过来。

错了,就行了吗?你知道那些瓶瓶罐罐是什么东西吗?那是……于局长显得很生气,想说又停住了。给我原地放好,以后不许动。发完火,于局长拿了一样东西走了。

明明是些黄瓜茄子之类的模型,偏说是瓶瓶罐罐,有什么秘密?银换开始犯嘀咕。转而问豆豆,你爸爸平时这么凶吗?

我爸爸平时一点不凶。对我可好了。豆豆一副天真的模样。

人永远四五岁,生活在童贞之中,原来是这么美。银换忽然有所感悟。她摸了摸豆豆蓬松的头发,顺手从洗手间里把豆豆的发卡拿过来,给她卡到头顶上,说,吃饭。

银换,我吃饭之前,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呀,说吧。银换在豆豆面前觉得自己是饱读诗书的老师,没有她回答不了的问题。

街上那么多人,是从哪里来的呢?豆豆一只手拄着下巴等待银换回答。

地球上蹦出个大猩猩,大猩猩变成人,人就是你的妈妈,你的妈妈生下你,然后你从家里走出来,来到街上,街上就有了许多人了。

我妈妈是大猩猩变得,那我姐姐也是大猩猩变得吗?

你姐姐是你妈妈生的,不是大猩猩变得。

我也是妈妈生的,怎么不和姐姐一样呢?

姐姐穿新衣服,出去工作,而我只能呆在家里。

等你长大了,就能和你姐姐一样了。

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你吃了我的魔罗果就能长大,来吃一口。

豆豆舀起一个放进嘴里,若有所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金换的疑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