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3章:金换的疑惑

《被迫风流》

第43章金换的疑惑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七

金换又在无聊和期盼中度过了一天,冰箱中的东西仍旧满满的,金换没有心情吃,看日出又盼日落。

她不明白亮子的人生,成天打打杀杀,亮子卷入利益争斗中,还要殃及她金换,她抬起胳膊看了看,又看了看西天美丽的云朵,忽然她想到,人也许死后会幻化为云,她死后不知道会飘向那一朵。她忧郁地有些烦闷,长海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她的漠视给长海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她是否该受到诅咒呢?

夜幕降临,金换看四周的灯火,她忽然觉得自己困守孤岛,那么孤单寂寞,那么不快乐,谁会来救她?亮子,亮子,你到哪里去了?金换在心里一遍遍呼唤,眼角已经沁出了泪。

又是九点钟了,好吧,死亮子,把我藏在这里,恐怕我死在这里,我爹娘都不知道,如果你再出现,我一定裂你个八开。担心牵挂过后,金换恨恨地骂。

大约九点过一刻,亮子回来了,一进门就摁亮了灯,金换吃惊地望着亮子,一副墨镜,长衣长裤,扣子都扣得严整,屁股后面插了一把手枪。看到那把手枪,金换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地说,亮子,这两天你去哪里了?

亮子也不说话,径直走到餐桌边,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从冷水杯里倒了三杯水,一阵猛灌,喘口气对金换说,金换,给我捶捶背,我呀又酸又痛。

金换发觉今天亮子有点不对劲,原先即使劳累了一天的亮子也是那么温柔地给金换揉揉肩,捶捶背,从来不主动要求金换为他服务。都是金换被感动地非要一报还一报,才给亮子揉揉这捏捏那。于是金换走上前一边捏着亮子的肩膀一边对亮子说,把墨镜摘了吧。

我的眼睛有点痛,怕光。

咋了,又出去打架了?

家常便饭!

眼睛受伤了?

眼窝青了。眼睛肿了。

你饿不饿?

我已经吃了。你呢?

我没有胃口,也吃不下。这两天就担心你了,连跟头发也见不着。

不用担心,我也去阎王那里撕掉了生死簿,死不了。金换,对不起,我今天很累。早点上床睡觉吧。亮子兀自站起来先去了卧室。

还没等金换进去,亮子已经摁灭了灯。接着摘眼镜、脱衣。

黑暗中,金换忽闪着大眼睛,怎么就是觉得眼前的亮子不是她的亮子。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理由支撑着她的判断。

等亮子的鼾声响起,金换摁亮了台灯。看身边的这个人,用被单包着头,金换惊奇地发现亮子的体毛已经一干二净了。难道亮子已经去美容院做掉了?她还记得亮子的右肩膀上有块刺青,是一只雄鹰。恰好这时,亮子转过身来,那只雄鹰那么矫健,似乎展翅要向她飞来。

金换一边说服自己这人就是亮子,一边又在寻找此人不是亮子的蛛丝马迹。

她忽然想起亮子时常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就等起床后,看他有没有反应。

金换的大脑迅速转动,此人不是亮子,他为什么冒充亮子?对这里的一切如此熟悉,难道他原先来过?他冒充亮子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他不是亮子,那么亮子现在在哪里?平时亮子没有枪,这枪又是哪里来的,要干什么?

越想越怕,金换下意识地去拿枕头底下那把手枪。

亮子忽然搭过一只胳膊死死地压住了。

也许是用脑过度,也许是逃避担惊受怕,金换凌晨的时候睡熟了。再等她睁开眼睛,身边的人已经没了。

枕边还是一张纸条:

金换:

自己吃早饭,我晚上回来。

亮子即日

金换找出原先那张留言条,对照笔迹跟原先那张一模一样,金换一颗提留着的心放下了,她埋怨自己多心了。又没有对自己造成伤害,也没有过分的行为,仅仅一点直觉就否定那不是亮子吗?那岂不是对爱自己的人的亵渎和侮辱?

在金换熟睡后,大约凌晨4点半,亮子准时醒来,蹑手蹑脚准备好行头,走出房门的一刹那,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在配货站仓库边的一间装饰不错的屋子里,亮子观看着针孔摄相头拍摄的录象对亮子2号说,不错,不错。把那把枪交过来。

亮子2号立刻说,我一夜没睡,老板放假让我去睡觉吧。

去吧,去吧,这次训练算过关了。下一步,还有个特殊训练计划。亮子和亮子2号耳语了一阵,只见亮子2号,点头说,是,保证完成训练任务。

只是听说撒达姆有替身,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被人们认为的恶势力团伙的头目,也找到了替身。亮子找替身的目的是什么?他训练替身又是为他完成什么任务?目前,我们还不知道。

回到住所的亮子2号,从裤兜里拿出白花花的10张百元大钞,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去花那些钱?

他觉得人的相貌真的是赚钱的好工具,这不,什么也没破费,也没花任何力气,就是按照亮子说的演下来,模仿他的笔迹留一张条子,就赚来这么多钱,美死人!

时下流行的相貌模仿秀,其实只是模仿,跟真人比较相差甚远。也就是故去的古月,这个特型演员跟毛泽东貌似更神似。而亮子2号跟亮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

亮子见到亮子2号的时候,就曾疑惑自己的父母是否当年生了双胞胎,送出去一个。然后,又见到亮子3号,乃至4号的时候,他更疑惑自己的父母是否有生五胞胎的能力。可是回家一问,父母告诉他,没有的事。

亮子2号抽了一张钞票,先去了附近的美容院。一进门就喊,有没有[ch*]女?

多少钱?我给你找去。美容院的老板吐着眼圈晃悠着一根腿竖起两根手指头补充说,这个数!

2百。都说量入为出,亮子2号报出自己的要求。

NO,NO,NO,老板闭了眼摇了摇头说,是这个数。

两千?!亮子2号的好心情一下子泡汤了,心想,[ch*]女的市场价100元就搞定,你以为你卖黄金捣腾美元呀,还黑市价。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本章完结,下一章“水中开合(未成年人免进”↓↓↓更精彩哦!